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1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1249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資源e能找

議題文章

美工圖案

綜合

我能X得見妳最美的臉

殘~但是我X得見 /
呂政達 

美工圖案

從小到大,趙鵬摸過許多事物,有粗糙的表層,也有柔膩的紋理,但他很少去摸人的臉。有個說法是,一個女孩子長得漂不漂亮,只要摸臉就摸得出來。曾在某部電影中看到,最後的高潮戲就是男主角摸女主角的臉,說:「妳長得真美麗。」就此落幕。趙鵬說:「哎呀,那都是電影在亂演的啦。」

那麼,趙鵬怎麼知道一個女孩子漂不漂亮?漂亮這個特質,對趙鵬來說很重要嗎?趙鵬說,他靠的是這個女孩的聲音、身上的氣味、穿的衣服給他的感覺來判斷的。他也會聽別人說,這個女孩的長相如何,形成他自己的印象和想像。他以前認識一個女孩子,聲音好聽,他一直有著要去摸摸她的臉的衝動,卻開不了口,趙鵬說:「你怎麼跟一個剛認識的人說,讓我摸摸妳的臉,這是不太禮貌的,況且,我想對方也不會同意。」他摸過很多的臉,但都是很熟的人。

也許有人會有這樣的疑問:如果自己的眼睛看不見,那還需不需要裝扮?

本身是盲人的曾淑媛提到,她參加的合唱團要上台表演前,視障的團員會自己化妝,或是互相化妝。她們穿著素樸的旗袍,表現出整體感,也用同樣的化妝模式,所以並不難。大體就是撲一點點的粉,把頭髮紮起梳成髻,噴一點點香水,這樣上台就顯得高雅亮麗。

平時練合唱時,大家已經很熟,不會去注意有沒有化妝的問題,但到了正式的場合,曾淑媛說,有了化妝和打扮,感覺就變得很不一樣,整個心情也莊重了起來。幾次以後,熟門熟路了,化妝一點也難不倒曾淑媛。

此外,我們的另外一個問題,盲人的伴侶需不需要打扮自己呢?對於這樣的提問,我們得釐清的迷思是:盲人的伴侶,難道都隨隨便便、邋遢到家嗎?對於范梅,她大概就會第一個站出來投反對票。

「我要面對的不僅是家裡的先生,我會和他獨處,但我也要面對外面的世界。總不能出去讓人家說,我家有個黃臉婆。」

范梅的丈夫是名視障朋友,但她出門時,多半還是會化妝,范梅有句名言:「女人不化妝,跟沒穿衣服一樣」。她仔仔細細地化妝,一個步驟都不馬虎,粉底、胭脂、香水都是必備的。有一次,她陪丈夫出門,要丈夫等等,她要去補一下妝,她坐在梳妝檯前,這一補就讓丈夫足足等了一個鐘頭,差點就要遲到了。

范梅買了多種牌子的化妝品,每種的瓶子形狀和功能都不一樣,香氣非常的濃,常常吸引丈夫好奇地打開化妝櫃,摸摸這些瓶子,詢問每種香氣的來源和功能。丈夫對范梅兩頰的腮紅,非常的好奇。范梅曾跟他閒言一句:「擦了這種腮紅,臉頰兩側就跟蘋果一樣紅撲撲的。」想不到丈夫正色問道:「臉頰變成紅蘋果,這對女人很重要嗎?」范梅沒好氣地回答:「不是變成蘋果,我又不是華盛頓蘋果,是很像蘋果的顏色。」

其實,范梅平常化妝,也沒有抹得大紅大綠的習慣。有一次在宴會上,有位女士的嘴唇擦成接近紫色的暗紅,她就看了很久,忍不住跟丈夫說悄悄話:「看哪,三點鐘方向有位太太的嘴,就像過熟的蘋果。」丈夫啼笑皆非答道:「我又看不到,看什麼看?」

在一些正式的場合前,像范梅要出去見客戶,她會用眉筆畫睫毛,用整套的粉底在梳妝檯前忙著打扮。丈夫默默走過來,摸了摸她的瓶瓶罐罐,說了句評語:「喔,今天很慎重的樣子。」

丈夫對妻子的化妝,自有一番感受和接收的方式。最少可以分成十種方式:
第一,摸妻子的化妝品,就可以知道她今天的打扮程度。
第二,聞妻子身上的香味,也可以八九不離十。
第三,問妻子今天美不美,讓她自己評分,從一到十。
第四,聽聽別人對妻子的意見或評語。
第五,從妻子停留在梳妝檯前的時間長短,也可觀出一些端倪。
第六,注意妻子在衣櫃前停留的時間,會不會拿出幾件衣服來做搭配。
第七,聆聽妻子身上有沒有首飾發出的聲音。
第八, 和妻子一起出門後,聆聽別人的悄悄話。當然,別人若全無反應,那也是一種反應。
第九,留意妻子會不會去美容院做頭髮。
第十, 憑直覺。有位丈夫就說,妻子化妝後講話的聲調會變得不一樣,這種感覺很微妙,或許是因為變得有自信了,他不知道的是,其他女性是否也是如此?

品味--不一定用看的

尤喜則是喜歡老婆穿上平時不隨便穿的衣服。在那種場合中,老婆甚至連他穿什麼衣服,都會有意見。至於顏色怎麼搭配,衣著是否相襯合宜,就全由老婆大人來做定奪。

對尤喜來說,比較有感覺且重視的是衣服的質料。有些衣服軟軟的,穿在身上很舒服,他就問老婆:「這件衣服是什麼顏色的?」老婆跟他說:「藍色的。」尤喜便記起來。有一天,小姪子來看他,剛好尤喜要換衣服,要小姪子挑衣服給他,小姪子不知該選哪件,尤喜便說:「挑那件藍色的吧。」讓小姪子嚇了一跳。

尤喜有件衣服,質料是混紡的,感覺較粗,穿在身上總覺得燥熱。尤喜問道:「這件衣服是什麼顏色?」老婆說:「紅色,很艷的紅。」尤喜說:「難怪。」在他的心裡,始終覺得,每種顏色都是有感覺的,只是你要開發自己感覺顏色的方式。

盲人對顏色、氣味,也許真的有一種特殊的感受,就像昆蟲的觸鬚感官。艾爾帕西諾在電影《女人香》飾演的退休盲軍官,可以從女舞伴身上的香水,說出是何種牌子,逗得女舞伴芳心大亂。那不僅是艾爾帕西諾的個人魅力,其實,也是編導藉著這段劇情在向盲人的品味致意。如果,我說的是如果,跟艾爾帕西諾提起,台灣有句俗語說:「嫁給青瞑尪,抹粉無彩工。」他一定會從鼻孔噴氣地說:「我演過的那個角色肯定不會同意,至少,他會說,女人在我面前絕對不敢擦過於廉價的香水。」

愛無礙

艾信一直記得他和現任女朋友第一次見面時,嗅到的一陣淡淡的香氣,後來他才知道,那並不是香水,而是某種品牌的洗衣精。後來他在其他女孩身上也嗅到過,卻沒有第一次從女朋友身上聞到時,那樣的印象深刻,或者應該說,讓他如此得如痴如醉。那天,艾信並沒有過於在意打扮和衣著,他喜歡讓自己穿上顯得有自信的衣服。他相信在他注意到這個女孩前,女孩就已經看了他很久,然後才跟他說:「你這件衣服真好看。」他們的交往,就是這樣開始的。

談到未來感情的進展,艾信說:「我大學時代就交過幾個女朋友,但多半只是興趣相投,走得比較近,但後來也就自然而然地散了。和現在的女朋友雖然感情穩定,彼此認為還可以發展下去,但未來可以發展到什麼程度,能不能結成正果,我們都不敢打包票。」

現實裡,明眼女性嫁給盲人老公的比例,多過於明眼男性娶盲女的。尤喜說明這個現象時表示:「沒辦法,結婚不僅是兩個人的事,也涉及到雙方家長。」他不僅要獲得美人心,也花了許多時間和女方家長溝通。一開始,太太那一方的親屬都是反對的,擔心把女兒嫁給他,就是受罪的開始。「沒有辦法」尤喜說:「我們選人家,人家也會選我們。」

尤喜還記得,他未來的岳母曾說道:「我女兒那麼的愛漂亮,如果以後嫁給你,會不會連她今天打扮得漂不漂亮都不知道,會不會一朵鮮花插在……」雖然沒有說下去,但尤喜已經知道未來岳母的擔憂,他趕緊說:「在我心裡,她永遠都是最漂亮的,不管有沒有打扮,我每天都會讚美她。」

也許這句話打動了女孩的媽媽,以後他有機會到女孩家裡做客,女方家長待他就較為殷勤了。後來,靠著女孩的堅持、尤喜誠懇長久的溝通,讓他們相信,他雖然眼睛看不見,但並非是沒出息的。有了雙方家長的祝福,他們才一起攜手走上了紅毯。結婚兩年後,有一晚,尤喜勾動心弦地問道:「老婆,嫁給我妳覺得辛苦嗎?」

老婆笑道:「是啊,我是個現代的青蚵仔嫂。」

也許剛認識時,身體的條件會占很大的因素,但相處日久後,兩個人的個性合不合得來,才是決定能不能走下去的關鍵。尤喜現在會捏老婆的臉頰,對著這張他從沒有見到、卻這麼親近的臉說:「臉啊,妳到底漂不漂亮呢?」老婆就問:「說,你說啊。」他想起了幾年前跟丈母娘許過的承諾,正色說道:「那還用問嗎?在我心裡,這張臉永遠是最漂亮的。」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