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1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2929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資源e能找

議題文章

美工圖案

綜合

瞎子摸象

殘~但是我X得見 /
呂政達 

美工圖案

真實情況裡,當我們摸到一個大的東西,沒辦法一次就摸清楚,
我們不會無知地以為摸到什麼樣子,它就長那個樣子。
我們會盡可能地去找相關聯的資訊,在腦子裡建構出一個圖譜。



摸得到的藝術


巴黎的西區有羅丹的庭園,園內有座沉思者。

沉思者在想些什麼?站在沉思者的雕像前,每個年代的觀眾有不同的體悟。伍迪艾倫的電影《午夜巴黎》,就用了沉思者來發展導演的劇情。

如果下雨了,不能繼續停留戶外,或是意猶未盡,進到屋內,還可看到有較小尺寸的沉思者,供我們繼續保持沉思。

我們說的,是一個典型的觀眾可能做的事情,然而,如果是名視障的朋友,邀請他來「欣賞」沉思者,總不能要他爬上基座,對著經典藝術上下其手吧。幸好,在禮品展示部或各個藝廊裡,都找得到沉思者的縮小模型,讓視障者瞭解,沉思者到底長什麼模樣。

范飛雪接觸到羅丹的沉思者,不在巴黎,卻是遠在美國的某家博物館。她「摸」到了立體的沉思者,那次的經驗,讓她久久難忘。不過,摸到的只是外表和立體的造型,而讓沉思者一再陷入苦思的內容,卻仍無人得以捉摸。大概就像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的微笑》那樣,無人能知那抹神秘的微笑的由來。

現在科技大幅進步,已非文藝復興能夠比擬,要視障者理解蒙娜麗莎,並不是不可能的任務。只要把蒙娜麗莎也三D立體化。達文西那些偉大的發明,像是飛行器、戰車、齒輪,應該可以如法炮製,呈現出「摸」的版本。

除了沉思者,范飛雪也摸過體積更大的自由女神像,沒錯,就是矗立在紐約港口的那尊。那年,范飛雪和家人進入自由女神像內部參觀,他們從旋轉梯走上去,每當走到某個部位時,妹婿會跟范飛雪說明現在到達自由女神的哪個部分,譬如,走到長袍下襬的地方,他們就停下來一陣子。在自由女神像的內部,不管走到那個地方,都有諾大的想像空間。范飛雪忍不住把手張開,對她來說,這種動作就表示一種探索,她張開手臂,仍然只摸得到空氣,感覺就變得非常寬闊。那時,他們卻是在自由女神的內部,她感到一種深長且被包含著的感覺。范飛雪說,她曾經在蘇東坡的《赤壁賦》裡讀到類似的形容,卻是在異鄉的自由女神像內,才有了真實感受。

像自由女神像這種雄偉的人工建物,用「瞎子摸象」來比喻,那可是大象要疊羅漢好幾十層了吧。范飛雪當然不是用這種「放大」的概念來理解自由女神像,她說,那裡有小型的自由女神像的積木,一堆積木組成一個完整的自由女神像。她每次只摸到一塊積木,摸到自由女神的手,或是高舉的火炬,一塊塊的拼湊。這樣,來理解偉大的自由女神。

范飛雪說,羅丹的沉思者同樣也有積木,每次的「摸」索,都是一場探險,想像這是沉思者的頭顱,這是他支著的那隻手,另一隻以優美的弧度托起下巴。這是沉思者的思緒,「不好意思,」范飛雪說,「思緒怎樣也是摸不出來的。」

摸索


「摸索」本身是一個很有趣,也耐人尋味的詞句,拆開來看,對於事物的理解,我們總是先「摸」再去「索」,摸到一個事物的表面、特質,然後才能理解。「索」既是「要」,同時它又有著「線索」的意思。

摸索,摸索,從小到大,我們摸索過多少東西?有哪些事物,當我們回想起來,最先浮上心頭的,就是摸著的感覺。也許就是一顆海邊的鵝卵石,在手掌的觸摸間,感受那堅硬的質地。

除了自由女神象之外,范飛雪也「見」過太空梭。她是在美國一家可以摸的博物館內,實際「摸」著太空梭,了解這個能夠一飛衝天的飛行器。范飛雪很喜歡「可以摸的博物館」這樣的概念,對於想去「摸」的事物,她心中列出了一張清單,這天地間有趣的事務可多著呢,她心中最想去摸的,則是「清明上河圖」。「聽說這幅作品很長,裡面有好多人和好玩的事情。」目前「清明上河圖」已經推出了動畫版,未來或可研發立體版,把宋朝上京的熱鬧景象變為可摸的模型。

其實靠3D雕塑的技術,予以分解、組合,在現代的環境裡,讓視障者了解這個世界的事物一點也不困難。

關於用摸索來學習,趙鵬分享一則童年往事。在國中上「健康教育」時,教到精子和卵,老師說精子長得像蝌蚪,後來,就有個同學用肥皂雕刻出精子的樣子,他一摸也就瞭解了。

趙鵬說:「真實情況裡,當我們摸到一個大的東西,沒辦法一次就摸清楚,我們不會無知地以為摸到什麼樣子,它就長那個樣子。我們會盡可能地去找相關聯的資訊,在腦子裡建構出一個圖譜。」

我要翻案—關於「瞎子摸象」


「瞎子摸象」是句老生長談,在《涅槃經》有段故事,國王要一群瞎子來摸象,在問他們象像什麼樣子?摸到象牙的說像「蘿菔根」(應該就是蘿蔔根),摸到大耳的說像「箕」(畚箕),摸到腳的說像「臼」,摸到背脊的說像「床」,摸到腹部的說像「甕」,摸到尾巴的說像「繩」。故事於焉展開,演變成千古傳誦的成語。

依照後代釋經者的詮釋,大象象徵佛性,而盲者則象徵一切無明眾生。這句成語因而變得相當好用,譬如:「所有研究量子物理的人,其實都是瞎子摸象。」

很有趣的是,佛經來自古印度,這群瞎子所做的比喻,全來自當時的生活經驗,你要放到歷史的其他情境內,還不一定好懂。要一個生長在二十一世紀台灣城市的孩子理解什麼是「臼」或「甕」,可能比認識一頭大象還困難。

其實,「瞎子摸象」這句成語本身,就是非常生活經驗的。在泰國長大的人,如果從小就熟悉大象的型和聲,認出大象認是絕對不是難事。

「瞎子摸象」的基本概念是,用「小的」、「生活的」、「近的」事物來比喻「大的」、「非生活環境內的」和「遙遠的」事物。但是再大一點的,或更小的,小的如分子般的事物,又該怎麼去「摸」呢?

范飛雪根據自身經驗說道:「如果要用『瞎子摸象』來概括我們對事物的理解和認識,那是不夠的,這世界上總會有太大和太小的東西是摸不到的,在這句成語的背後,我看不到人的理解過程。」

用某個事物來比喻另一個事物,這是文學常用的表現手法,原本,人就是要用一個自己熟悉、有把握的事物,來理解另一個有距離的、不熟悉的事物,這種心態,一點也不足為奇,也不是視障者的專屬現象。

對於這個認識論的範疇,范飛雪說出了這番感想:「一般人對宇宙都不夠瞭解,對宇宙的認識,也許是聯想到木星或太陽系的樣子,但把所有行星和恆星加總起來,當然也不等於就是宇宙。」同樣的,把「繩」、「畚箕」、「甕」、「床」全部加起來,也不可能得到一頭活生生的大象,這卻就是人類認知、理解的特定方式。

對於視障朋友來說,他們感知這個世界事物的方式不是只有透過觸摸,也並非如同「瞎子摸象」中所形容的那般以偏概全,而是融合了各種感官以及現代科技的輔助,並透過相關資訊來建構這個世界,因此視障朋友所了解的世界可能比一般人更全面呢﹗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