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18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05962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資源e能找

議題文章

美工圖案

就學

營造友善校園—『賦權自己和他人,對抗霸凌』之一

牽引 / 267
文/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張正芬教授、王慧婷助理教授 

美工圖案

前言當校園霸凌問題震驚社會,引發舉國上下高度關注時,反霸凌運動 及相關措施陸續被提出,潛藏在校園已久的霸凌問題終於被認真正視。回憶兒時和翻閱歷史,其實霸凌問題一直都存在。在邁入超e民主時代的現在,資訊量大且以秒束被傳遞,網路讓公私領域模糊化,人們被鼓勵以各種形式分享生活、表達意見並參與政策的同時,也擴張了霸凌的舞台,讓一直以來潛在的霸凌問題,一件件浮出檯面,一件件被審視。雖然你我皆會毫無擬問地加入反霸凌的行列,但都也不得不承認在成長過程中有霸凌別人的經驗,例如言語諷刺或搞小團體排擠、中傷他人等的行為。而我們之中很多人不但沒有受到懲罰,而且不乏成為很有成就的人。

近來被媒體披露的校園霸凌事件頻傳,繼台北市八德國中教師因校方未積極處理霸凌事件而集體陳請罷免校長,新北市也傳出國中女生疑被同學帶至樓梯角落恐嚇、性侵;雲林縣一名妥端氏症的學生因病失控而口出惡言,遭到五名學生帶到廁所圍毆;一位化名小玲的國中生因不顧配合討厭某位同儕,原本的好朋友竟然聯合排擠她,除了分組不願和她一起,還辱罵「妓女」、「婊子」等難堪字眼,甚至集體製造謠言讓她惡名遠播。

事實上,現在的校園霸凌已不限於口頭或肢體上行為,近年網路上出現許多「霸主」,匿名在公共發言區或受害者的部落格、私人信箱發送惡意辱罵的訊息或字眼,類以例子幾乎天天都上演,讓校方、家長更難以鍵入處理。因此,全臺各校陸續發起「反霸凌」宣導活動,教育部也擬將霸凌教材列入必選課程,希望能因此減低校園霸凌的出現。這是個好的開始,但在這樣開始重視霸凌的氛圍之下,目前仍發生新竹六名女夜校生圍毆一名女國中的事件,霸凌者拍下整個過程放在網路上流傳,甚至有自稱黑道者在網路上公開力挺霸凌者而引起網友公憤,致使總統與內政部長皆出面要求徹底查清。另有不願霸凌他人的旁觀者因為選擇做對的事情而變成受害者,對其價值觀的傷害,對其價值觀的傷害與影響更加劇霸凌行徑在校園中為所欲為。

校園中相對弱勢的具有特殊需求學生,如自閉症類學生,常成為霸凌的受害者,他們可能因本身的障礙或症狀,無心做出或說出「令人不爽」、「白目」亦或「小霸凌」的事情,而同儕也因不了解、不能體會該障礙進而進行他們認為「合理性的報復」,而產生難以招架的「大霸凌」。如同多數研究霸凌現象的文獻所示,霸凌者常有長期被霸凌痛苦經驗。自閉症學生在筆者輔導經驗中,被霸凌與霸凌他人事件交互出現的個案並不少,形成一種難以處理的連銷反應,直得大家更加重視此問題。以下舉四個例子作為後續討論的褉子。

例一:小四的小耀
「上週三,兒待在家裡兩天後又想去上學了,結果和導師又有了衝突。因為兒子總是聽寫來不及抄,常會要求導師再說一次,班上某些看不順眼我兒子的同學,只要我兒子問一次,他們就在台下叫鬧要我兒子閉嘴不要影響上課進度。事情一再的重複,甚至會傳來罵五兒子是笨蛋的聲音。老師不處理那些同學,卻處理了忍耐不住的我兒,於是師生衝突又起,隔天我兒就不想上學了。我覺得在學校常因環境的不接納而情緒大受影響的我兒,在校難有有效的學習。

---摘自一封來自媽媽給我的信

例二:高職畢業的江同學
「他說,社會陰部了解特殊兒,不知道該如何幫忙,有時甚至會作弄、為難這些小孩,他的小孩也不例外。回憶兒子在小學一年級時,放學後在校園中玩跳格子,卻因同學將他脫下的鞋子藏起,兒子哭著堅持非找到才肯回家,『當時校警打電話來通知我,不管我怎麼說都勸不動,我們父子把整個學校都找翻了,終於在臭水溝中找到那隻鞋!』。不料,這樣的情形到了國中仍屢見不鮮。江宜樺敘述,兒子上國中,班上有個又高又壯同學常在放學途中,『堵』他兒子,要他叫聲爸爸,自閉兒只單純地回應『可是你並不是我爸爸』
,完全無法面對處理,江宜樺無奈地說,我們都知道同學欺負他,但身為家長也無法改變」

---摘江慧真 (中國時報,2010/05/21)

例三:高職的小陽
「當時全班同學又看不起我嘛,所以我就覺得人都是很現實,然後又對我又是很討厭的那樣子,所以我再也不信任任何人了。同學就當我是異端份子,就把我冷凍在一旁啊,所以那個時候我早就認定人是很現實的東西,…然後很自我防護,因為我再也不信任同學了。………,走到我的世界裡面的話,我看你恐怕要細細體驗我那九年來的怨恨,有誰願意做?……….,九年喔,國小六年級、國中三年級、九年來、一直都不被給人當人看的那種感覺,看看你怎樣?很像變成孤魂野鬼那種,還做牛做馬作狗的那種感覺,你有辦法承受那種感覺嗎?」

---摘謝易芬 (中國時報,2003,p.111)

例四:一位普通生的媽媽
「 今天,我們探討的是身心障礙兒童在學校被霸凌的議題,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在融和教育情境下,也有可能普通學生被特殊生霸凌?舉我自己的親身經驗來說,我女兒讀國小五年級,他們班上就有一位亞斯伯格學生,常常在教室裡發脾氣,對同學大吼大叫,還拿東西丟同學,我女兒回來常常告訴我他害怕,班上很多同學也害怕….」


---摘自一場學術討論會的對話。

上述例一、例二,是身為母親、父親對自己的自閉症子女在學校受到霸凌卻未能得到適當協助的沉痛而無奈的心聲;例三是一位高職生在受訪時陳述自己九年義務教育期間受到排擠、嘲諷;肢體攻擊等不當對待下的感受,未滿怒吼、悲憤、防衛與無助。例四是在一場霸凌議題的輪文發表會上,一位學者針對女兒班上亞斯伯格症學生造成班上同學恐懼、不安事情有感而發的一段話。在這個四例子中,有自閉症孩子親口述說的自身經驗與內心感受,有自閉症孩子父母期望孩子能被瞭解,被接納進而免受校園霸凌威脅但希望落空的深切感概,也有一般兒童家長站在同樣想為孩子爭區取友善而安全校園的剴切心聲,這四個案例都相當程度真實反應了自閉症學生、自閉症學生家長、一般學生家長的處境與期望,也同時讓我們看到融合教育中自閉症學生,老師、同儕、家長(自閉症與學生與一般學生)與行政,在同一議題下面臨的困境。雖然友善校園、生命教育的口號與運動在教育界已推動多年,但距離尊重殊異、相互接納、彼此平等友善對待的安全校園仍有一段差距。在討論防制校園霸凌,營造友善校園的現階段,如何透過「賦權自己和他人,對抗霸凌」的學習,學生、老師、同儕、家長與行政共贏的局面,是我們撰述本文中的深切期望。有鑑於此,本文先從國外相關研究中,整理並概述霸凌的定義、校園霸凌中角色的關係與特質(包含自閉症與霸凌議題的關係),再介紹SWPBS預防介入的架構,並提出教師、家長、同儕及孩子本身實質對抗霸凌的作法。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希望汲取國外的經驗,期望做到拋磚引玉給予國內教育工作者及家長一個參考,筆者也可以提供淺見,思量未來在教育場可行的策略與機制。(未完持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