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0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1058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資源e能找

議題文章

美工圖案

綜合

身心障礙者的異想世界

 /
中華民國殘障聯盟/王幼玲秘書長 

美工圖案

自五月開始,台北的天氣開始燠熱潮濕,偶而的幾天下了雨,一整天有時霹哩啪啦的一陣,有時滴滴答答的好一回,聽到電視裡氣象女主播,以一向誇張的活潑音調說,再過幾天「壞天氣」就結束了;---我心裡想下雨天就是壞天氣,那麼什麼才叫好天氣?如果一年365天都是好天氣,地球上的生物會不會毀滅?我想無論是颱風還是豪雨,都是大自然的氣候現象,只要不要違反自然例行的運作法則,什麼天氣都是正常的,沒有好壞的區別,我們實在不能用人類(可能還只是其中的部分)自己的方便就來評斷。

我們被教導要尊重大自然,但是我們卻用自己的價值觀去分辨,接著就想把大自然規格化。台北市馬路上有許多分隔島,有的鋪上水泥,有的是泥地上面種上樹木及花叢,有許多野草在這裡冒芽生長,長長短短的各有樣子,它們不知飄越過多少地方,落在這個城市的一方之地,努力的深根,長成蒼綠一片,變成這個城市的風景,也挺有趣。有天發現它們都被剷除了,過幾天全部種上同一種草本植物,整整齊齊橫列對齊,心裡覺得真是了無生趣。

想到2009年台北電影節上映的一部片子「帶我去遠方」,由女導演傅天余初次執導,敘述有色盲的小女孩阿桂,因為分不清紅色跟綠色,看不懂紅綠燈,衣服的顏色亂搭,是別人眼中的異類。她最崇拜堂哥阿賢,阿賢一直急於想離開原生居住地,他有一張世界地圖跟滿書櫃的旅行指南,他告訴阿桂在遙遠的南太平洋有一座小島,島上沒有人能分辨紅色跟綠色,每個人都是色盲,她可以找到跟她一樣的人。於是色盲島成為阿桂最嚮往的地方,可是當阿賢說如果這個世界每個人都一樣,便不好玩,她開始覺得矛盾,色盲島成為她想要前往卻抵達不了的遠方。

在那個色盲島上分得清楚紅色跟綠色的人才是異類,他們的十字路口的交通燈誌一定不是使用紅綠兩色,(誰說交通號誌一定要用紅綠來顯示,不能用藍橘色嗎?),阿桂在現實環境裡是是少數,所以在考量多數人便利的設計邏輯下,就產生了障礙情境,阿桂成為一個障礙者。

我們所稱的身心障礙者面臨和阿桂同樣的處境,試想有一個地方的人,出生時兩條腿就是萎縮的,就必須靠輪椅或以手代腳,這個國家的道路或任何建築會有階梯或台階嗎?想必所有的桌椅、櫃臺一定都是低的,有兩條腿的人在這裡則會處處都有障礙。
或者有一個國家的人都看不見,這個國家不需要燈光,車子在上空穿梭,沒有馬路,不必在車陣中冒險,因為道路是屬於人民的,他們文字是點字,眼睛看的見的人在那裡會處處障礙。

我們說身體結構與功能有「損傷」,是站在我們的角度去詮釋正常,其實應該體認所有的人都是自然物種的一部份,需要去接納。我引用導演傅天余的話來作為結束:「太要急著下定義或歸類這個世界,其實每個人都有其獨特性,應該多去欣賞跟了解,少去論斷跟批評。」

在這部電影中我試圖呈現一個色盲女孩眼中以及她內心的微妙景觀。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我成長的台灣是個位居邊緣的島嶼,對於外面的世界總是有種被隔離在外的寂寥感,而台灣特殊的歷史處境,令它就像片中渴望尋找自我定位的女孩跟男孩。-傅天余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