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1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2815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資源e能找

議題文章

美工圖案

就醫

天使住我們家~AYA與陽光小天使的故事

瑞復季刊 / 82
啟能組家長AYA 

美工圖案

本文作者從事國際貿易多年,個人的「國際貿易輕鬆學」部落格,二年多來創造了五十六萬點閱人次,擁有各地眾多的粉絲。
去年12月,她將文章集結成書,每本333元,所得全數捐與中心!
「333夠書專案」目前已賣出一千多本書。
書中附錄「天使住我們家~AYA與陽光小天使的故事」
分享個人與孩子的故事,讀來令人感動落淚…


忙碌的午後,剛處理完趕著進倉結關的訂單,就接到女兒焦急的電話。『媽咪妳快來呀!哥哥在學校受傷了啦!』還來不及問清楚狀況,只知道是手指被校車的車門夾傷,我心急如焚,趕緊請了假驅車回家。一進門就看見兒子有點自豪的舉著右手,正在巷外婆和妹妹展示指甲已經全黑的無名指。『痛不痛啊?怎麼這麼不小心?』外婆心疼的問。
『不痛,不痛,宥廷勇敢!宥廷勇敢!』兒子的手越舉越高。
『怎麼回事?什麼時候發生的?』我看著兒子原本完美修長的手指突然傷了兩員大將,小指紅得發紫,無名指紫得發黑。
『今天一早就夾到了,當時宥廷一直說沒關係,我們也低估了嚴重性,下午又忙著開會,所以…真的很抱歉拖到現在。指甲全黑了可能必須拔掉,請媽媽趕緊帶他到醫院處理。』陪兒子回來的洪老師一臉歉意。
『骨頭呢?骨頭有沒斷呀?』我輕壓兒子的指頭,兒子雖然猛皺眉頭,卻還一直重複說著:『不痛,不痛,宥廷勇敢!宥廷勇敢!』
『骨頭應該沒斷,不過最好照一下x光。』
洪老師轉達學校護士的建議。
『媽咪快去醫院了啦,哥哥一定快痛死了。』女兒心急的催促著,大夥兒帶著宥廷趕緊上車往附近的朱外科疾駛而去。
『怎麼會弄成這樣?』我一面開車一面問坐在後座的老師。
『宥廷很熱心,他每天搭交通車到學校時,下車都會幫行動不便的同學開門和關門。雖然他自己的動作也不是很敏捷,但是他就是喜歡幫助同學。今天早上下車時,前座的同學沒注意到宥廷一隻手忙著開門,另一隻手扶著門緣,一下車就直接把門關上,宥廷的手就這樣被夾傷了。』洪老師詳細敘述受傷經過。
『一開始只是發紅,宥廷又一直安慰我說不痛,我們就先幫他冰敷。沒想到會這麼嚴重,真是……真是對不起。讓孩子受苦、讓家長心疼了』老師紅著眼眶一直致歉。
洪老師在瑞復任教已經超過10年,宥廷從啟智高中畢業,我便自費讓他來這裡就讀。雖然才剛一年,但是由於洪老師的用心,宥廷不但語言和生活自理能力都大有進步,就連在音樂節奏上的天份,也被老師發現,而特別為他增設打鼓課程,訓練手指的正確使力與打擊技巧。洪老師甚至藉口她自己需要減肥,一星期總有
有兩三天會主動來陪宥廷騎腳踏車上下學,以加強體力及平衡感。
這段溫馨接送情一直到她兩個月前發現了乳癌,必須動手術及持續做化療才停止。看著因為化療大量掉髮而理光頭髮、包著頭巾的洪老師,我實在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責備這樣一位病痛纏身仍然堅守崗位的好老師。
平常總是大排長龍的朱外科今天居然一個患者都沒有,可能是下午五點還不到看診的尖峰時間吧。迅速掛了號,進入診療室,醫生檢查完傷口,一臉嚴肅說道:『小指只是輕微紅腫,應該沒有大礙,不過這雙無名指的指甲已經全黑,指甲要整片拔掉。我們先幫他照一張X光照看骨頭有沒有碎裂再說。』
照完X光確定骨頭完整無恙後,護士早已備妥刑具,等著醫生登場,開始上演這幕令人不寒而慄的拔指甲驚魂記。雖說現在多了麻醉程序可減輕不少疼痛,但是沿著指甲邊緣打入麻藥可是針針鑽骨、痛徹心扉的酷刑呀。想當年我也曾有過類似切膚之痛,不過比起拔指甲,我的經驗算是小兒科,因為我只是指甲邊長了個膿到醫院挖掉,當場就痛得我聲嘶力竭、淚流成河,所以這次真怕兒子會挺不住。醫生終於拿起針筒,儲勢待發,我們每個人也有默契的各就各位,有的抓住、有的按腳,準備壓制可能耐不住疼痛而抓狂的20歲壯漢。
大家屏息以待,看著麻藥針頭狠狠沿著指甲邊連扎了好幾下,等周圍的肉色反白,
醫生便乾淨俐落的用夾子奮力一拔,指甲頓時活生生的血肉分離,眾人正在萬般驚恐不捨之際,卻見宥廷老神在在,除了臉部肌肉略有抽搐之外,全程連吭都沒吭一聲。大家面面相覷,連醫生也覺得不可思議。我難以置信的問著表情堅毅凜然的兒子:『宥廷,痛不痛呀?有沒有不舒服?』
『不痛 ,不痛,宥廷勇敢!宥廷勇敢!』他還是重複同樣的回答。
莫非這句話背後代表的意念,真的可以勝過麻藥?
指甲拔掉之後,才發現嚴重的還在後頭,因為指甲裡面的肉居然裂開了,血水不斷滲了出來,醫生考慮了30秒,決定先包上紗布叫我用力指壓20分鐘看能否止血,再來評估是否要縫合。我不敢怠慢,使出吃奶力氣壓得自己的指頭都快麻了,結果醫生檢查說不行,還是得縫個幾針才止血。這時另外一個問題又來了,剛才拔指甲的麻藥已經退了,現在要在肉上縫幾針,到底是打麻藥好還是不打好?由於病人沒意見,一付請大家放心,準備從容就義的樣子,我這家長也亂了方寸,不置可否。最後醫生決定直接縫合,因為打麻藥可能比縫合更痛。
於是護士小姐又開始忙著準備下一幕的道具,伺候醫生戴上消毒手套後,她不知從哪裡弄來一袋無菌針線包,再變出一塊破了一個洞的綠色棉布蓋在兒子手上,圓洞剛好露出兒子皮開肉綻,還在冒血的傷口。
『要開始縫囉,一下下就好了,弟弟要深呼吸,繼續勇敢喔!』護士小姐幫兒子加油。醫生先試探性的將像針一樣的黑色縫線扎進肉裡,確定兒子還是一樣沒有反應之後,就趕緊加快動作,三兩下就縫完三針,護士小姐上藥包紮,結束了這場扎在兒身,痛在娘心,血淚交織的親情倫理恐怖驚悚麻辣劇。
領了藥準備上車回家,我看見女兒跑在哥哥前面幫他開門,並將座位上的雜物移開,等哥哥坐妥後,再小心翼翼的將門關上。這跟她以前總是搶著哥哥先上車,甚至有時還會有點野蠻的把哥哥推開,自己先鑽上車佔個好位置的習性真有天壞之別。
女兒回家後,除了幫哥哥準備晚餐的碗筷之外,飯後居然主動送止痛藥和水到哥哥房間,藥吃完還坐在床邊,靜靜的陪著哥哥看電視,直到哥哥昏昏睡著才回房寫功課。在家也很少走進哥哥房裡,外出更是盡量跟她保持距離。她常抱怨哥哥身上有股的男生汗臭油垢味,有時還會突然出現一些怪異的表情,發出奇怪的聲音,或說出一些口齒不清、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讓她覺得很丟臉。
哥哥也經常”從事”一些她無法理解的活動,雖然哥哥不會傷害別人,只是在自己的世界裡玩著別人看不懂的遊戲,但是她從沒興趣去研究為什麼不認識半個字的哥哥,可以泡在誠品書店裡3個小時,專注地一頁頁翻完一本純文字的長篇小說。為什麼他的書包比大學生還重,裡面除了一瓶礦泉水之外,還裝了至少五本過期的雜誌和一堆摺疊整齊的廣告傳單。為什麼他對數字毫無概念,卻對仿寫號碼很有興趣,只要開獎日,電視新聞螢幕上出現樂透號碼時,,他就聚精會神的將中獎號碼一組組地抄在他的筆記本裡。
他感興趣的數字還包括職棒和職籃球賽的比賽分,他似乎對明星球員或賽況視弱無睹,卻只專注於記錄數字的變化。這些異於常人的行為舉止,讓女兒跟別人一樣覺得哥哥有點阿達,秀逗。所以雖然兄弟倆相差了7歲,但是妹妹其實對哥哥沒有崇拜和尊敬,反倒是有一些輕慢和鄙視。
有一陣子我甚至可以感覺女兒深以哥哥的智障為恥,經常不假辭色,對他頤指氣使、又喊又罵。但是兒子還是笑咪咪的看著這個從出生就每天牽動他視線的小甜甜漂亮寶貝。不論妹妹做什麼或說什麼,他都以為她像小時候一樣在跟他玩遊戲或開玩笑。也許妹妹的疾言厲色曾經讓他疑惑、甚至受傷,但是由於他的眼神總是飄忽不定,所以你很難從他看似失焦的目光中,讀出他的思緒與心情,不過我覺得他的腦子裡,必定有一套機制是能夠讓他很快釋懷的,也許沒有辦法用言語來抒發情緒,反而讓他有更多的空間自我沉澱
身為生他養的母親,雖然我也經歷過跟別人一樣的困惑,但是我想我應該是唯一最能貼近他的心,去解讀他的行為和死思考邏輯的人。我相信在他心理應該有一個程式在驅動著他,那就是「我也可以跟別人一樣」,所以他模仿周遭的人,試著演練跟大家相同的行為模式,或者做一些可以得到肯定的事, 希望藉此的到認同。即使他無力跳脫世俗設限的一道道藩籬,也不可能硬把智商從39提昇到93,他還是很努力的想用他的方式融出正常的社會,或是至少降低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程度。
我知道他終究無法逃避別人投注的異樣眼眼光,也永遠成不了所謂的正常人,但是他竭力的維護尊嚴,想活出自己期待中的樣子的執著讓我震撼,他的存在價值不該用一般人自己訂的標準來衡量,別人的否定也無法抑制他充滿朝氣的生命力。我很欣慰我的兒子用另外 一種價值觀,在自己的世界裡得到平衡與滿足,雖然我可能終此一生也無法一窺其中堂奧。
女兒做完功課,若有所思的走到我房裡,好像有話不吐不快。
『今天哥哥的表現有沒有讓你刮目相看呀?』我也很想知道她現在的感受。
『我覺得哥哥好勇敢喔!』我去年耳垂裂了一個小傷口縫了兩針,就痛的受不了,在醫院又踢又叫的,哥哥不但沒有叫反過來安慰大家說也不痛,他的肉應該不是特製的吧?』女兒在我床上躺了下來,兩眼望著天花板。
看來女兒今天感觸不少,她欲罷不能的又接著說:『剛才哥哥的老師還跟我說,他在學校上職業訓練課時,不管洗車、掃大樓、做代工,都是最認真、最仔細、最堅持要把工作做完做好的,簡直可以當實習工廠的領班了。尤其他自己手腳不是很靈活,卻老是搶著要幫助別人,有時真讓人替他捏一把冷汗。老師還說,雖然哥哥說的話常讓人有聽沒懂,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說一些很貼心的話。連校車司機都說哥哥在學校每天都笑嘻嘻的,讓人看到他就跟著快樂了起來,好像溫暖的小太陽,更像小天使。』聽到女兒以哥哥為榮的感覺真的好好。
『我剛才在哥哥房間陪他看電視,我好想跟他說對不起,我以前對他好兇,我………我好慚愧…………』女兒說著說著居然開始哽咽抽泣,眼淚撲嗽撲嗽地從眼角滾了下來。
我將女兒擁入懷裡,自已也止不住激動落淚。我驚訝於女兒的轉變,也終於在母女的淚眼中卸下多年的憂慮。一直擔心將來我老年或撒手西歸之後。。女兒會對她哥哥嗤之以鼻、不聞不問。雖然她是個很善良溫純的孩子,從小也一直跟哥哥有很密切的互動,但是進入青春期後她開始變的敏感、愛面子。有一次她為了為同學取笑哥哥是白癡而拒絕上學,甚至班上學生家長自辦的家庭聚餐她也再三猶豫,最後才勉強同意讓哥哥出席。還有一次她因為參加哥哥學校的活動而被誤認為智障的小孩,更讓她為之氣結,很想跟哥哥劃清界線。沒想到這次的事件竟能改變她對哥哥的態度。
如果年幼的妹妹因為曾經輕視過哥哥而覺得慚愧,那麼,一個曾經試圖遺棄兒子的母親,又該如何的無地自容?我想起那段塵封已久的往事,雖然只有短短的10分鐘,但卻是我人生最醜陋黑暗的時刻。
11年前, 一個無法承受丈夫背離打擊的棄婦,帶著9歲的智障兒子到了週末人潮熙來攘往的夜市,打算讓這個連父親都不想要的孩子自生自滅。她趁著兒子不注意時悄悄從他身邊溜走,她遠遠的看著兒子被人推擠著往前移動,她的手心冒著汗,胃因掙扎而嚴重痙攣,她想像著他會不會被有錢的夫妻撿去收養?還會在街頭四處流浪?或者像夜市裡的乞丐一樣趴在地上磕著頭,或是被不法集團李利用來賣筆賣抹布……兒子的身影或隱或現的在洶湧的人潮中載浮載沉,她的眼光始終緊緊盯著那個不知道自己己然成為棄兒,仍兀自東張西望的小男孩。突然,兒子在人潮中滅了 頂,她嚇出一身冷汗,死命的衝入人潮深處,驚濤該浪中,她終於抓到他的小手。她羞愧的抱緊這個全心相信她、仰賴她的孩子,快步逃離那個差點吞噬她靈魂的地方。
她慶幸沒有做出讓自己遺憾終身的事,兒子是她帶到這個世界來的小生命,即使有殘缺、必須付出一輩子為他守護,她也沒有任何逃避的藉口。她不再管的爸爸曾經帶給她的傷害,也不在乎眼前的路有很多難走,她只知道她一定要緊緊握著,握著這雙她再也不能放開的手。
我從不敢將這個秘密檔案拿出來攤在陽光下審視,就連多年後敘述這段過程時,也必須用第三人稱才說得出。我除了無法想相信自己當年竟曾有那樣齷齪的想法,甚至差點釀成悲劇之望,也深深體會每個人在拆下面具之後,都有許多的脆弱與不堪。我們在批判別人的同時,自己可能正走在或曾走過同樣的道路。
我感謝上帝安排了兩位小天使住在我家,讓我看到最純真的笑容、最誠摯的眼淚、最體貼包括容的心。尤其是兒子追求肯定的努力、超越障礙的執著和不怕痛的勇氣,在在讓我感動,我終於體質生命中一些不解謎,原來都蘊藏上天的美意。
『那……星期天的頒獎典禮……哥哥可以去看妳領獎嗎?』女兒的美勞作品得了社區比賽第一名,過幾天要在區公所頒獎。
『當然可以呀,我還要把獎品送給哥哥呢。』莫非女兒連小家子氣得也一起改了?
『那……如果到時又有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哥哥,妳會不會又生悶氣?』
『我不會生氣了啦,我也要像哥哥一樣每天笑嘻嘻的多快樂呀幹嘛讓別人的眼光殺死自己的好心情?』女兒的眼睛彎成兩道彩虹,嘴角上揚像一艘小船,笑靨像海上燦爛的陽光。
『而且……妳不覺得哥哥笑起來其實很帥的嗎?』
是呀,還有什麼比天使的笑容更可愛的呢?而且還是兩個天使哪!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