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0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1037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資源e能找

議題文章

美工圖案

其他

國際智障者組織運動的方向與未來展望

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 推波引水 / 32期
松友 了著 林南犬鐘翻譯 

美工圖案

序言

大家好,我是全日本攜手育成會的常務理事松友,非常感謝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的邀請。以前貴國的家長們來日本訪問智障者福利時,曾在東京與諸位見過面。我是第一次來台灣的,曾從許多人那裡聽到有關台灣的輝煌發展,早就想來拜訪,這次能如願以償,真是感激不盡。
首先要請大家諒解的是,本來要來演講這題目的人,是全日本育成會副理事長、東京都育成會理事長–緒方直助先生,他認為這題目符合台灣現況,必能有所助益。緒方先生在去年9月被選為國際育成會連盟的理事(INCLUSION INTENATIONAL,簡稱I I)。年事已高,再加上忙碌的行程,導致身體違和,至使不能出席今天的盛會,因此由我來接下這題目,並跟浦野女士一起演說下個題目「日本家長會運動」。事情演變至此,還望請大家諒解為禱。

先來自我介紹,我是一個智障者的父親,以父親的身份來參加家長會的活動。我的長子到今年夏天就滿31歲了,他誕生時,我與妻子二人都是22歲的大學生,所以是所謂「學生結婚」,且又是「學生生產」,在那時代是不多見的事,因此到現在也常被以前的同學們提出來談論著,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情。但更加令人驚訝的是,孩子的障礙。

出生時健健康康的兒子,在出生後四個月,身體開始不停地抽動,並出現了不可思議的動作,且急速地停止了成長,身體變得虛弱。四處奔走求醫,都得不到正確的診斷。等到他開始得到適切的治療時,已是發病後約一年的事了。病名為「點頭癲癇」(別名為「West Syndrom」),是在幼兒期才會發病的,且是極其惡性的一種癲癇(Epilepsy)。症狀是每次發作時,腦細胞就會受到破壞,因為在發病一年中沒有受到適當的治療,結果是我的兒子成為重度的智障者。

經醫師宣告是智障者後,隨即收到東京都寄來的「療育手冊」(即心智障礙者的認定書,又被稱為愛的手冊),我就在當時居住的杉並區參加了智障者家長會。這是兒子二歲前,即是我24歲時的事。自此之後的30年,我都是家長會的會員。如今我住在國分寺市,也是本市的家長會會員,同時擔任顧問,又因為兒子在機構施設裡,所以我也是這機構施設的家長會會員,目前擔任副理事長一職。而在四年半前,擔任全國智障者家長會全國組織的「全日本育成會」專職有薪俸的理事。(註:台灣地區社團法人的規定與日本不同,在台灣理事是不能給薪的)
在成為全日本育成會的常務理事前,曾做過二種職業。大學畢業後,在東京都就職,成為智障兒通園施設的指導員,因為既是施設的職員,也是家長的身份,在這二種不同的立場下,我選擇放棄職員身份而擔負起身為家長的責任。因為時間不足,所以不能詳細來談,簡言之就是福利服務的「提供者」與「使用者」之間的立場不同。對當時的我來說,要超越兩相不同的立場是很困難的事。

離職後,我與其他癲癇兒的家長們組織了家長會,而後發展成「日本癲癇協會」(Japanese Epilepsy Association),我擔任了20年的常務理事,這期間也擔任國際癲癇協會的副會長(International Bureau for Epilepsy),也參與國際間有關障礙者的討論。
長子在普通托兒所中待了6年、而後小學6年、中學3年就讀於特殊班(Special Class)中,高中3年則是在養護學校(Special School)。其中有4年的時間,是從家裡通勤上學。現在,他在九州施設所經營的「團體家庭Group Home」生活著(即厚生省或自治團體為智障者經營的公寓)。九州是我的故鄉,因為是自己的親友在經營這施設,於是就把兒子委託他。

對不起花了這麼長的時間來介紹了自己,因為是智障者家長總會,我又是智障者的家長,因此希望大家能了解。我對這些心智障礙的孩子們所受的對待,一直感到憤憤不平,為了要改變這不應當的狀況,因此把它當成畢生的事業而努力著。因此,能在這說話感覺到無上地歡喜。5年前,我曾出版過一本書「父親的怒吼–與智障的兒子一起」,我真的一直不停吼著,直至今日。

現在,讓我們進入今天的主題。

智障者的家長會的運動範圍廣達全世界,且是在障礙者的運動中,數目最多、最熱心的團體,在世界各國都有家長會與國際育成會連盟(INCLUSION INTENATIONAL,簡稱I I)、並連結成國際的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卅非政府組織)活躍著,就像麥當勞一樣,是世界上最強的組織。

但是,在這麼強力的運動背後,是因為智障者嚴酷的生活實態,及被迫害、被輕視、差別待遇的漫長歷史之故。

一、智障者的悲哀歷史

不論在任何國家,智障者的歷史都是悲哀的經歷。
輕視、嘲笑、虐待,被當成最低等的國民,過著非人的生活。在台灣不知是如何?在日本,除了部份例外,被記錄下來的歷史是常存在著民眾的輕視、嘲笑與虐待,表現在對障害者的稱呼當中。

像我的哥哥,現齡57歲,也是心智障礙者。我從小開始,就是以一個智障者的弟弟來生活。以我實際所見,當時的日本智障者只能用「悲慘」來形容。這些人生病了也不能得到充分的治療,不能上學,連憲法所明示的國民應享的權利都不能得到保障。在這麼惡劣的生活之下,有些人是被親人關在家中的庫房,也有不少的人是居無定所,四處流浪,也有不少人被強制收容在精神病院。真只能用「地獄」來表現這種情形。

後來,才開始在各地設置收容機構,現在的日本,有超過10萬人被收容在這樣的施設中。這些施設與病院的環境也是非常地差,也常常發生虐待等侵害人權的事,加添大眾新聞的熱鬧。在地方上,也有因為是家族的負擔,而發生年老的母親殺死智障孩子的新聞。

在醫學上與教育學這專門學科中,開始來關注智障者,這還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有一半的人認為這是「遺傳」、「是威脅社會的犯罪預備軍」。另一半的人認為智障者「可用治療來減輕症狀」,這二種見解都犯了很大的錯誤。這些被稱為「治療教育」的嚴苛訓練,雖然過了青年期也反覆不斷,而「不能治療」就成為被強制收容在收容所中的理由。智障者只是成為治療教育、訓練對策的對象而已,根本就不被視為「一個活活的人」來看待。

近來歐洲最大、最有名的悲劇就是希特勒率領的德國政府對障礙者的「安樂死」計畫,這是政策性的集體虐殺。彷如是被傳說有數百萬猶太人死亡之前的預演一般,有詳細記錄留下的有7萬數千人之多,實際上應有5~10倍的障害者,在「消滅社會負擔」、「消滅劣等污血」等名目之下被有計畫地殺害。而這些障害者多半是智障者與精神障礙者。這是德國又一樁的「人類犯罪」,跟「活體實驗」一樣,這虐殺是以醫師作中心,多半是醫學福利專家的參與之下進行的。

這樣的虐殺背景是以「障害者等之劣等人類必須淘汰」的「優生思想」。當時,這世界充滿了以這思想為基礎的政策。當時希特勒就是以此思想為中心,積極地建立第三帝國,而對猶太人的殺害,也是以此思想為根基。但也有這樣的傳說,殺害障礙者的是因為重度障害者家長的「提案」。被殺害的是收容在醫院與機構施設中的障害者,在家中的障礙者則不受影響。

以優生思想為中心來迫害障害者之後,擴大施行絕育手術,當被證明戰後的各國仍施行這政策時,便成了很大的世界新聞。而在瑞典等國家,在全國大調查後對被害者做出賠償,但大多數的國家仍不承認事實,甚至認為這樣的行為是正當的。

二、家長會運動的誕生

大部分國家的之家長會,是在二次大戰後誕生的。這是因為民主主義的廣傳,權利意識的確立,提高了保護智障者人權運動,同時也是因為智障者的生活狀態過於惡劣。為了較不容表報自己的心聲,呼喊主張的弱勢智障者,因此家長便成為代言者站出來了。

要理解智障者,就不能不把民主主義的特性考慮進來。一般而言,不論在任何時代或國家,都有對障害者的抗拒感與嫌惡感這樣的排斥意識存在。就是所謂「異類排除」,對不同樣子的人產生恐懼,因而要把他們趕走,這樣的想法與行動,在歷史上是很多的。如果再加上了宗教意識,便會出現太過激烈的排拒與迫害,例如把身體的畸型跟痲瘋病當成是「懲罰」等等。但這其中,對智障與精神障礙者,都因加上了其它的意思而被嚴苛的排斥。

特別是到了近代,在對智商能力的評價提高時,相反地,對智商能力低的人應該要去理解其障害,接納他、寬容他,但是這社會卻很難做到這點。在這以理解、判斷,來決定事物的社會裡,這方面能力弱的人,就被否定了人格,而這成為一般社會大眾的想法。結果就是對智障的嘲笑、侮蔑等等對障害者的不寬容。同樣生為人類,權利意識雖然提高了,但被一般人排除、忽視,因此當智障者的家長會沒有誕生時,父母親基於對子女的愛,因此對兒女的被放在何種狀況發出了怒氣,逼迫了家長會的誕生,成為障害兒的代言者。

前面已經說過,智障者的生活狀態,太過於惡劣。因為他要發出自己的聲音,主張自己的權利的能力不夠,需要家長來保護他,代他發言,以後浦野先生會告訴我們「家長會的歷史」。學校教育成為家長的希望來源,但如果是重度障礙,那就連基本的學校義務教育都不能享有,只能被放在自家任憑浮沉。

在歐洲,家長會的開始和其它的國家是一樣的,再加上德國政府的暴虐而發出了公憤並對曾經容許這樣事情進行了反省。戰爭終了,集體虐殺的事實顯明於世時,引起了世界的驚愕,並對容許這樣事情發生的背景進行了深刻地討論。今日以醫療為中心所討論的「Informed-Concent」與自己決定的「Self-Determination」的想法可說是從這發出來的。

從家長會運動產生「正常化Normalization」的原理。丹麥國家的公務員帕克麥坎爾薩氏,曾因接到智障者家長會的控訴而去視察所謂的「收容施設」,對其慘狀感到愕然。就如同與當初德國的強制收容所時一樣慘,因此向國家政府提出改善施設的計劃書,其上書寫其理念「NORMALIZATION」(丹麥語),傳到瑞典,由米奈爾氏把理論深刻化,並反映到法律與制度上。米奈爾氏是瑞典的家長會事務局長,這思想就從北歐傳播到北美而成為現在世界共同理念。

三、國際育成連盟(I I)之活動

1960年,世界的家長會集合結成了國際育成會連盟(I I),至今已有40年的歷史。在各種障礙者團體中來說並不是很久,但同時就展開了擴大的活動。在當時是命名為「國際智障者育成會連盟」(International League of Societies for Persons with Mental Handicaps卅ILSMH)。至1995年才改用現在名稱(INCLUSION INTERNATIONAL,簡稱I I)。前年在印度新德里召開第11屆世界會議時決議的,但因出席數不足,後來再郵寄給會員團體確認而決定,因採用融合Inclusion的理念,所以放在會名裡,而舊的名稱較為詳細,被當成名稱的內容而同時被使用著。

I.I高舉著尊重智障者的人權,自稱為「權利擁護團體」。以終止悲哀的歷史,讓智障者能過著豐富人生為目的,如同文字所表示地站在最前線的努力活動。為了確立人權,一再地揭露權利被侵害的實情。最大的功績是在1968年第4屆世界會議(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市)之特別決議,這決議提到聯合國,於1971年以「智障者權利宣言」得總會決議。這宣言以「智障者權利宣言」發展到後來在聯合國有關障害者各種的法案。

4年1次的世界會議(WORLD CONGRESS)發行了各種小冊子、報紙、雜誌。通過各種的宣言、聲明、決議的發表給與世界很大影響。特別世界會議是情報與意見交換的重要的場所,各種的決議與問題提案討論的重要埸所。1982年第8屆會議(在肯亞的乃路比市)初次要求障害者本人參加討論會。1981年國際障害者年之行動計劃,障害者主體被高舉,1981年組成了障害者本身的國際組織(DISABLED PERSONS INTERNATIONAL)簡稱D.P.I.。對「智障」的人來說,這是個很大的衝擊,其後障害者本人參加世界會議的事,再度被積極看待。

II.怎樣說也是國際的聯合組織,具體活動的實踐,也在各國進行著。各國有強力的家長會的組織,在英國有「MENCAP」美國有「ARC」瑞典有「FUB」法國有「UNAPEI」,紐西蘭「IHC」等隨時可浮顯在腦裡的團體名,這些團體各具有各個的歷史,組織與事業很活躍的進行工作。I.I.之旗下有組成「地區性的協議會」,也有開各洲際區域的會議,但很遺憾沒有看見「亞細亞地區協議會」,至少在記憶中沒有開過任何會議,因為除了複雜的政治狀況之外,還有不少財政困難國家之故。

與I.I.宛如車子的兩輪一般,在世界舞台上活動的是「國際智障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ME SCIENTIFIC STUDY OF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簡稱IASSID是在1964年成立的與I.I.一樣為不重複但每4年召開1次「國際學術集會」個研究團體組織。

四、連盟活動(I.I.)與聯合國動向

第2次世界大戰後的世界動向受很大的影響的是聯合國(UNITED NATIONS)的活動,聯合國設立的經緯主要是由第2次世界大戰戰勝國,作為維持戰後世界秩序的色彩很強,因此背負了許多的問題,特別是東西冷戰構造起因的紛爭、民族、宗教等問題到今日成為調整困難的局面。

但是ILO與WHO、UNESCO、UNICEF等的活動可說有重大的意義。I.I.是特別以WHO與UNESCO為中心,透過聯合國的活動,對各國政府之施策給與很大的壓力。

聯合國如其在「憲章」與「權利宣言」的表示,以「和平」、「支援開發中國家」為平行,重視人權的尊重。障害者的問題也和這三個課題保持著密切的關係。因此如前述所說的,1971年決議了「智障者權利宣言」,再次決議了「障害者權利宣言」。前者是以I.I世界會議的特別決議為基本,關於後者則是關乎I.I.積極的活動。以這兩個「宣言」為源頭,聯合國決定1981年為國際障害者年,這成為後來的世界障害者施策轉機的很大影響。

「國際障害者年」與「兒童年」、「婦女年」,同樣是聯合國所訂定的特別年,有互相運動關係。是為集中世界推行特別的目的,藉著這活動影響各國的施策。1981的前一年,1980年WHO採釋「國際障害分類」(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IMAPAIRMENTS,DISABILITIES AND HANDICAPS)簡稱ICIDH,開啟了新的障害概念,強調障害個人與環境的關係,強力打出政府與自治體的責任,並強調障害者本人主體性的尊重。向著標語「平等與全面參與」的實踐而努力。

但是世界規模的實現推進只靠障害者年一年的活動是不充分的。因此訂定了1983年~1992年的10年為聯合國訴求的障害者10年。歐洲諸國感覺到「國際年」的限制於是開始摸索「障害者權利條約」,但因為成立的可能性低,就斷念沒有提出來。這些一連串聯合國的活動是與北歐諸國政府一同對I.I.積極的活動所成就的。爾後,在亞細亞太平洋地區,另有「亞細亞太平洋障害者10年」的實施,從1993年起實施。這10年可繼續到2002年,這年會在日本的界市舉行N.G.O.大會特別組織活動。

先進諸國政府與I.I.後來在聯合國積極的進行活動,在1993年聯合國總會決議了「障害者機會均等化有關的基準規則」。又在1994年在「西班牙」為需要特別教育的孩子,召開了有關教育的世界會議,揭諸了稱為「沙拉曼加聲明與行動大綱」,明確的指出新的理念,也可說是把「21世紀--共生時代」之策略向各國明示出來。「基準規則」為的是要使參加的社會除掉「障礙」,是向各國政府邀請提出報告書,迫使它實現形體的方式。又「聲明」是對所有的孩子的教育(EDU COTION FOR ALL)策略的一環,指出要以需要特別教育的孩子來看待障害兒,提起了這新的概念,提示實現的方向性。這都是「理念的提示」並非對各國政府的強制力,因此是否需要以條約來約束各國的法律及施策,其必要性的主張,及從障害關係者提出來的主張,可以以後再詳細來說明。

如此I.I.是積極的針對聯合國的活動作出了積極的回應,凡有關障害者權利的事,均代表各國的家長會向世界組織行動。

五、連盟(I.I)之理念與組織發展

與世界動態連動的影響,I.I的理念與組織發生變化發展下來,從正常化原則NORMALIZATION轉變為融合INCLUSION的理念發展,並形成以此為根基的施策推進,因此連盟的名稱也變更,特別為了要擴大教育改革的推進,展開了全球活動。

在1994年的世界會議中,提示出當時的政策方針包括(1)、INCLUSION融合 (2)、完全市民權(FULL CITIZENSHIP)(3)、自己決定(SELF DETERMINATION)(4)、家族支持(FAMILY SUPPORT)四個。在這一貫的思想下指出的是「自立生活」的思考,訴求智障者本人與家族在地方上能明朗地生存下去的環境整備與確實的支援提供。

這些理念是根源於基督教信仰之歐美思想。因此I.I.是以歐美為中心的家長會的連合體,在其領導之下進行的。但是這些理念,現今也讓住在我們的亞細亞地區,具有亞細亞的價值觀者也可接受,因此I.I.的理念與政策方針是普遍的能容納入世界的。現在I.I.有114國,是由192團體的會員所構成的。正會員有78國的82個團體,其他的則是準會員。日本的正會員是我們的「全日本育成會」而施設團體的「日本智障者福祉協會」為準會員。亞細亞的會員有巴基斯坦、中國、香港、印度、印尼、日本、韓國、馬來西亞、尼泊爾、菲律賓、斯里蘭卡、泰國、新加坡、蒙古等14個國家,而台灣的智障者家長會因國際政治問題不能入會是使人感覺可惜的事。

這個組織以15人構成理事會進行運作,其中一人是日本育成會的緒方副理事長,現在也有二位智障者本人參加在內。理事長是「紐西蘭」的家長(G.DONALA WILLSQSO),理事中有過半數是智障者的家長擔任。理事會每年開會一次,因財政上的理由,I.I 只能負擔單程的旅費,所以這旅費的負擔是很大的問題。

雖然固定在七區域應有區協議會,但如前面說過的,在「亞細亞」沒有亞細亞地區協議會,在區域協議會的功能被重視的今日是個很大的問題。「會員資格問題的調整」正是我們重要的課題。

組織裡有「本人活動委員會」與「專門企劃」,「本人活動委員會」以後再說明。這「專門企劃」是課題外的檢討委員會,是在1994年成立的。因「課題別」及擔任「事務局」的國家不同而有各種不同的專案。

最高決議機關是總會。每2年召開1次,在每4年1次的世界會議時與其中年間召開的。在世界會議中間年開的會是「區域協議會」大會,與總會以外的活動平行的展開。去年9月在愛爾蘭(IRELAND)的古都CORK市開會我也出席參加了。總會以「規約的改正」等議題,熱切地討論,因大家議論不斷,在「討論與交流會」中都有深刻的意義。

總會的英文名稱本來的「MENTAL HANDIEAP」改為「INTELLECTUAL DIABILITIES」。在英語圈內其他還有許多名詞如「Mental Retardation」及「Learning Difficulity」等,但總會(I.I.)基於理念上仍決定用「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

六、「INCLUSION」之理念

一視同仁的理念成為世界的政策基本思想在聯合國的聲明、宣言等也大大地被提出來,在此以本人所理解的這新理念,提出說明。這「INCLUSION」---包括一切的思想與「正常化NORMALIZATION」是不同的。究竟是在何時由何人所提起的並不明確,但是是從「INTEGRATION」與「MAINSTREEMING」回歸主流等教育實踐中產生出來的概念,並超越了他們的限制的。同樣的是不從社會中排除(EXCLUSION)障害者,並以生根實踐以社區為本的復健為目的。

「INCLUSION」與「INTEGRATE」有些許不同,所指的概念並不是先分開再統合起來,而是從頭就不分開之意。統合含有被視為「拋棄」(DUMPING)再由支援給予中解放出來,其結果還是孤立。對這一概念的反省,提供了重視支援的準備。只是這樣的支援並不是如施設或病院等是特別的從地區,隔離的場所中來提供,而是在一般的環境中提供的,所以定義為在「通常場所提供支援的共生策略」。重新強調的「通常場所」是極力要避開特別準備的場所之意。

即是在地方,在普通班級,在一般雇用,都要以生活為前提,如果因他無力虛弱或體弱為理由排除他,這社會就不自然、不能說正常的社會,也不是人居住的社會。在一般的人居住的普通場所,障害者能繼續存在是當然的事,人出生當初誰都沒有想到幾年後要住在病院,或過著施設的生活,為什麼有障害就不能生存在通常的場所呢?

有了障害,就是表示他有特別的需求(SPECIAL NEEDS),所以需要特別的支援(SPECIAL SUPPORT),因此通常的場所,必須要有提供支援的準備(WITH SUPPORT;SUPPOTED)是極其重要的事。

對「障害」新的理念想法有著不同的解釋。就是障害並非是指其個人心身上的不完全狀態,而是指以它為起因在環境與關係所造成的狀態。換句話說是指限制行動的障礙與參與社會的支援有無與支援種類而言,以這些程度來決定其個人的障害狀態的。因此因應障害,並非治療其「欠陷」,而是要以對他所需求的支援為強調的重點不可。

強調的就是在地方上與障害者共存的社會準備,最重要的是對它的支援並非障害的程度與種類。因此教育上要有「提供支援的教育」(STPPORTED EDUCATION)。雇用方面有「提供支援的雇用」(SEPPORTED EMPLYMENT)。
這並非叫障害者求適應社會,而是社會要準備去接納他們的。確實,教育與訓練是很重要的事,因為他們自己有限制而又被期間限定,所以要提供各種不同的支持,這是我們的目標與努力的方向。這是被稱為提供支持的社會的原因。為使他們有保障及豐富的生活,家長會就必須更強化不可。

七、當事者主體的發展

障害者運動與施設所強調的是以障害者本人自我倡導(SELF AUOCATE)他們自己所作決定(SELF DETERMINATION)的重要性。各國的家長會也對「本人活動」之發展盡力。I.I.有「本人活動委員會」與「事務局」的設置,相信將要更受到重視。

與障害者相關的六個國際性的當事者團體在去年2月組成「國際障害者同盟」(INTERNATIONAL DISABILLTY ALLIANCE)簡稱IDA.。參加的當事者團體有「國際育成會連盟」(I.I.)之外,還有以「重度肢體障害者」為中心的國際組織,「障害者D.P.I.」、「世界盲人會連合W.B.U.」、「世界聾連盟W.F.D.」、「世界聾盲連合W.F.D.B.」也有「精神障害者國際組織」、「精神醫療利用、生還者網路W.N.U.S.P.」等。

去年3月又在北京市開了「有關障害者的世界N.G.O首長會議」,同步向聯合國總會要求決議要訂定對各國施策有拘束力的「障害者權利條約」。發表了「北京宣言」。這首長會議「當事者團體」國際復健協會(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 )簡稱R.I.等的專門人員組織也參加了。像這樣專門人員組織與當事者團體的攜手合作對今後的施策推進成為重要的起點。將以對等關係為前提。

對於「當事者」之概念在國際間也有議論分歧。只有障害者本人所組織的團體是主張障害者本人為「當事者」的。但我們並不這樣想,因為如「智障者發達障害」與「精神障害」是障害者本人與其家族為「當事者」不能視為圈外。要更重視障害者本人的主體性是不可否定的事實,但是能適切反映障害者本人的主張的「家長會」運動,是不能沒有的。「國際性的智障者本人的組織」與「國際育成會連盟」之「本人活動委員會」,以美國、加拿大為中心有「PEOPLE FIRST運動」是從家長會育成而獨立的團體運動。如孩子長大成人離開父母親去一樣。障害者本人的活動經過一定程度與時間後,運動成熟時,離開家長會組成獨自的組織,這是必然的事。家長會必須以這為前提來育成「本人活動」不可。但是到要離開獨創前程,需要相當的時間,在日本也經過10年的時間。但還沒有成為獨立的運動。

最後要提及智障者組織與體育有關團體的接觸。智障者體育的國際性組織分有二大區分,即是美國的甘迺迪財團為母體,以提倡生涯體育為基本的「特殊奧運會」(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及,與以國際競賽為宗旨目的的「國際智障者體育連盟」(INAS.—FID.)。這兩者關係從以前就呈現很緊張的狀態。令國際智障者的運動選手(ATHLETE)感到很頭痛。亞細亞諸國的相關團體很多都是保持與雙方都有關係,有些國家把這兩個組織合在一個事務局裡經營著。

昔日「雪梨」國際身體障害者奧運會中,智障者(I.D.)級籃球比賽獲勝後,發現西班牙男子組的選手沒有一個是智障者,因此「I.P.C.」決議把「INAS—FID」除名處份,也有這樣的事。這到底是什麼?有接觸到體育的人都知道其實問題是是根本沒有障害者本人,在體育的領域中有表達意見與選擇與得到適當支持所造成。這次的不祥事件也是這樣的背景為起因的。我是這樣想。

結語:
「對國際智障者組織運動的未來與展望」之演講應該也要終結的時刻到了,「過去與反省」成為主題,我自己的價值觀過於深入又變成難解的話題,真是抱歉,對不起請諒。我們家長會未來的運動全擔負在家長的意識裡,為何開始這運動的?何為目標?有何期待等等?我們總不可忘記出發的原點。那就是孩子被宣告為障害之時的衝擊以及對具體所遭遇到的各種困難之憤怒而渴望孩子平安過日的雙親懇切的願望。這困難大部分都是被以障害為理由,無視人權的機會所制限,從社會來的排除,我們稱它為差別,而開始與它的鬥爭。在這「衝擊」與「各種困難」與差別的鬥爭裡,家長的心結合在一起就是世界家長會,國際育成會連盟的存在。

明年9月23日~27日要在澳大利亞開第13屆世界會議,希望你們也能來參加,務必邀請你們,但是因國際政治問題關係你們的團體沒有得到入會,在亞細亞地區也沒有設立(I.I)的「亞細亞協議會」,為了要改變這種狀況我們「全日本育成會」或者可以有任何負擔來促進此事。

亞細亞有「亞細亞智能不足連盟」(THE ASIAN FEDERATION FOR THE MENTALLY RETARDED/AFMR)與I.I.的相關團體組成,每2年開1次會議,這是亞細亞獨特的組織與I.I.及IASSID有強力的連攜關係但獨立經營著。1973年在馬尼拉開了第一次「精神遲滯會議」,組織是在那時設立的,每2年開1次會,由會員國輪流來開。1985年第7屆在台灣開過,會員有14個國家的團體,除了一國以外其他會員國都與國際育成會連盟有重疊。

這會議(ACMR)今年11月11日~17日要在馬尼拉開第15屆會議。2003年8月在日本茨城縣筑波市開第16屆會議。盼望你們有多人能來參加,特別是2003年第16屆會議的企劃準備營運等與我們全日本育成會有關,想藉著這次機會把「亞細亞地區協議會」組成。因此希望能使智障者本人以及家長能快樂參加,而成有意義的會議。以上大散漫沒有結論的話,請原諒,再次謝謝大家使我有機會來台灣參加盛會。謝謝!!

松友了
?158-0012 東京都國分寺市本町2-22-2-203
TEL:042(328)3320
FAX:042(328)3321
E-MAIL: VEZ02377@nifty.ne.jp
大哥大(攜帶): 090(3108)0358
社會福利法人 全日本育成會
事務局 常務理事 松友了
?105-0003 東京都港區西新橋2-16-1
全國TA-BA-CO CENTER 大樓8樓
TEL:03(3431)0668
FAX:03(5578)6935
E-MAIL:IKUSEIKAI@POP06.ODN.JP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