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0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0885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資源e能找

議題文章

美工圖案

其他

阿倉 脊髓菜鳥慢飛

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超人之友 / 第26期
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志工 

美工圖案

如果說,受傷是脊髓損傷者另一個生命階段的開始,那麼,傷後七個月的阿倉,就脊傷年齡來說,正如一個七個月大的嬰兒,從頭學習吃飯、大小便,學習了解什麼叫做脊髓損傷,學習如何跟全身的麻痛相處,而最難的,應該是學習如何正視自己的情況,不管願不願意,就如同他不願意姓名被張揚,都是學習的功課。

從一家之主到坐在輪椅上,生活起居都需仰賴他人協助的殘障者,這個角色的轉換之大,又豈是天壤之別可以形容,尤其對一個經歷過生意失敗,靠著赤手空拳奮鬥了十幾年,才將大筆債務還清--生命字典中沒有「困難」這兩個字--的人來說,因發生意外而脊傷,與其說是生命的轉折,還不如說是老天的懲罰;家中生計、孩子教育等等問題,都是壓在眉睫的現實困境,而如果說,坐在輪椅是無法逃避的宿命,那麼,這個一家之主,又該如何在宿命中讓一家大小衣食無缺、生活無虞呢?

一個典型的脊傷初期患者,否認、憤怒以及掙扎,急於找回控制、安全、尊重、信任等生命要素,過去雖然曾經苦過,但只要肯打拚,困難不就迎刃而解嗎?殊不知這次碰到的,卻是無解的難題,而世俗眼光給他的「全無」或「全有」觀念,又在心裡嚴重的拉扯。他認為自己「坐在輪椅上,什麼都沒有了」,沒有謀生能力、沒有經濟基礎、沒有親子關係...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感,使他相信重新站起來走路,才是唯一能解決問題的方法,所以,他努力而積極地做復健,甚至以「復健成功之日,才是返鄉之時」來激勵自己;也因此,當有醫師直接對他表示不要對重新走路這件事抱太大希望時,他沮喪、流淚、甚至絕望;同樣的情緒,也可在他對治麻痛這件事情上看到,對於全身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的麻痛,他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他告訴自己,酸麻表示神經還在運作,但那頻頻發作、突如其來的痙攣、張力,卻往往像無情的巨錘,敲打著脆弱的軀殼,令他暈眩,時時想要大叫。面對這些情況,在他周圍的我們,不忍卻又無能為力,除了陪他,陪他走在這段死蔭幽谷中。

其實,他到中途之家,實具有重大的意義,對他而言,這裡的同儕治療,應該有某種程度可以讓他認清現狀、學習經驗;對中心來說,如何帶領這個「嬰兒」重新回到社會、建立人際關係,何嘗不是一個全新的學習機會。看著他的煎熬,除了不捨,也令我重新省思自己的不足,讓自己得以用一種更柔軟的角度去看這群輪椅上的朋友,也更了解到中心存在的必要,就如阿倉所言,他感到自己有進步,不管是吃飯的技巧,或是體力,尤其是臂力,看著他坐著電動輪椅,角度優美的切入到桌子旁邊就定位,實在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人,在幾個星期之前,頭低到幾乎要碰到桌面,苦苦哀求雷老師,是否可以不要參加校外教學...;不過,很奇怪的是,我對他卻有一種莫名的信心,以他曾有的堅強,只要能跨得過眼前的「心理關卡」,相信他會「走」得更穩,如同他自己所說:「倒是要留一口氣,看看老天要給我一條怎樣的路走」,語氣中透著些豪氣。是的,或許需要在走過山窮水盡、看到柳暗花明之後,我們才會恍然大悟老天的旨意吧,祝福他,也祝福所有還在煎熬中的朋友。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