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e能談 http://www.enable.org.tw/iss/index.php 中華民國殘障聯盟 zh-tw Copyright 2001 league@enable.org.tw Enable 中華民國殘障聯盟-議題e能談 http://www.enable.org.tw/images/index_04.gif http://www.enable.org.tw/ 殘障聯盟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1 2017年身心障礙兒少人權影展後記 身心障礙聯盟專員 李盈萱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1 障盟今年11月每週六於台北市身心障礙福利服務中心二樓展演區舉辦「身心障礙兒少人權影展」,以呼應同年台灣所舉辦的兩場重要的國際人權盛事,分別是10月30日至11月1日的《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以下稱:CRPD)國家報告審查,以及11月20日至11月22日之《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以下稱:CRC)國家報告審查。 為喚起社會大眾對身心障礙兒童處境與權利之認識,障盟精選了四部影片:《我的妹妹小桃子》、《聲之形》、《叫我第一名》以及《我想當第五名》,影片分別探討智能障礙、聽覺障礙、妥瑞人、以及肢體障礙兒童青少年的家庭與校園生活。除電影播放外,障盟也安排映後座談時段,邀請身心障礙倡議領域之專家以及身心障礙者真人與小真人,向觀眾分享台灣身心障礙兒少的處境。透過這四部影片與映後座談,我們可以看見CRPD與CRC兩個公約對身心障礙兒童權利所重視之面向,也反映了台灣在身心障礙者兒少處境的一些共通議題。 <h4 class="c_Blue">尊重並協助身心障礙兒童充分自主享受生活</h4><h5 class="c_Maroon">小桃子吃飯時手的力氣不足,食物被弄到桌上滾阿滾,卻撿不起來。雙胞胎哥哥阿力看她動作很慢,忍不住想幫她,小桃子卻堅持要自己來。媽媽語重心長的對阿力說,『媽媽希望小桃子可以跟阿力一樣,能夠做的事情都自己做,慢一點,沒關係的。』</h5>~2017.11.04播放之《我的妹妹小桃子》部分劇情 CRC與CRPD都強調,身心障礙兒童/者在享有各種基本人權時所面臨的挑戰,並非來自他們的身心功能損傷,而是日常生活中各種社會、文化、觀念等所造成障礙。部分身心障礙兒童/者確實有較多的醫療照護需求,例如有多重障礙的小桃子,肢體有些歪斜、肺部硬化須仰賴呼吸管、身體虛弱容易受到感染,常常進醫院。儘管如此,從人權的角度,醫療照護的需求不應作為阻礙身心障礙兒童/者社會參與的藉口,所有18歲以下兒童也都有對有關自己的事務表達意見並受到認真對待的權利 。影片中的小桃子喜歡唱歌、到公園散步吹風享受美景、喜歡畫畫、到操場上為哥哥賽跑加油。小桃子的父母親與哥哥在她健康允許的狀況下,陪伴與協助小桃子可以自己從事生活中各項活動。11月4日《我的妹妹小桃子》場次的映後座談我們邀請到智障者家長總會秘書長林惠芳,他們今年也組織CRPD讀書會,邀請心智障礙者青年討論並編輯CRPD的台灣易讀版,使心智障礙者能夠了解CRPD中身心障礙者的權利。與談人張秀貞也是這個讀書會的成員,她在座談中分享身心障礙者雖然會害怕受到歧視或是擔心健康惡化,但依然能夠自主生活、進行學習進修與工作就業等各項社會參與的活動。 <h4 class="c_Blue">跟身心障礙學生一起學習上課、跑接力賽</h4>由於教育體制以及各項社會活動,一開始僅為健全者所設計,對於身心障礙學生經常是不加思索直接排除,而非進一步去思考如何使所有人皆可充分參與。然而透過適當地調整空間、服務、活動的規則等,身心障礙學生也能一起參與學術與學生生活。此次影展播映的幾部影片當中,呈現了幾種調整方式。《叫我第一名》中的布萊德長大之後欲報考碩士班,請考試單位事先安排單人試場,他便能在不使其他考生受到干擾的情況下完成考試。《聲之形》一片中,學校安排了職員來邀請聽障學生硝子的聽人同學學習手語。硝子雖然原本就有佩戴助聽器,也使用筆談,但是透過手語,同儕之間能夠更直接即時與順暢地溝通。《我想當第五名》此片中的體育老師並未因為律子腳不方便,而不讓她上體育課,反而是透過適當地指導與鼓勵,讓律子發現運用手部的力量就可以撐跳過跳馬,這也使律子對自己產生自信。運動會時的班級接力賽,律子的同學們也想出多種不同的方式調整接力賽的規則,使肢體障礙同學依然可以參加接力賽跑。例如對身心障礙跑者進行加分,或是合理地縮短跑者的跑距等等。 今年台灣《CRPD》國家報告審查的加拿大籍委員黛安瑞契爾(Diane Richler),在審查會議中強調要區分隔離(segregation)與融合(inclusion)的差別,在教育的層面上應該要往全面的融合教育邁進,也就是身心障礙學生與一般學生在相同的班級中一起上課、並且全面地參與學術與學生生活。台灣民間各界多年來向政府建議應該要進行多項基礎工作,以落實融合教育、使身心障礙者能夠充分地進行社會參與。11月11日《聲之形》場次之主持人靳武龍為障盟CRPD委員會委員,以及聾人協會及台灣手語翻譯協會之常務理事,他在映後座談中特別提到「手語是聾人的語言」,呼籲在融合教育的趨勢下,應更注重手語文化不被教育體制所忽視。中華民國聾人協會近年來大力提倡應該將手語列入國家語言以及國民教育的選修本土語言課程,以使更多人從小就可以學習手語。另外,11月25日《我想當第五名》場次之主持人林鎮坤教授是台灣適應身體活動學會秘書長,他長期在數所大學教授適應體育專業,林教授提到,培養運動的習慣與健康、生命的維持息息相關。同場次的兩位身心障礙與談人余淑琪與小真人Woody也跟觀眾分享自身從事游泳、潛水、地板滾球等休閒運動之後,對自己也越發自信的經驗。參與的觀眾們也可以感受到,CRC與CRPD當中所明定身心障礙者參與休閒娛樂與體育活動之權利,不只跟身體健康有關,更能提升心理的健康。障盟多年來也不斷督促適應體育納入一般教育體系,社區的運動中心、公園以至兒童遊樂場所也應注重融合,讓身心障礙兒童無論是在校園中或是社區中都可以參與體育活動並且享受休閒與遊戲活動。 <h4 class="c_Blue">開放心胸認識身心障礙 豐富多元社會</h4>《聲之形》場次中一位聽障觀眾辜小姐,受到與談人郭&#32904;盛老師的邀請,與現場的兒童、青少年觀眾進行了一個教學互動。她請在場的觀眾兩兩一組各自寫下10個不同的聯想詞再相互對照。最後發現雖然大家看到的是同一個字,但是每個人所聯想發展到的詞彙差異性卻很高,這表示我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由於這場次的主持人、與談人整場座談皆使用手語,搭配手譯員口語翻譯以及同步聽打來與觀眾互動,觀眾們也藉此機會認識到人們之間的溝通也有手語、字幕等多元的模式。 11月18日《叫我第一名》場次的兩位與談人本身皆為妥瑞人,也都是妥瑞症之社會研究者。台北大學社會系研究助理詹穆彥就訪談台灣成人妥瑞成人的經驗發表過學術文章,引用國外學者的觀點指出「妥瑞症」是一種「觀察者之疾病」-許多妥瑞人的社會參與之阻礙,是來自別人看待他們不自主發出的聲音與動作,妥瑞症狀並不直接影響身體健康或壽命,卻遭受異樣眼光。另一位與談人曾柏穎,分享了自己因為明顯的肢體動作與發聲等狀況,與陌生人共乘計程車時,雖然完全沒有說話或肢體也未碰觸到另外一位乘客,卻被控騷擾。由於社會大眾對複雜多樣的身心障礙情況了解不多,許多身心障礙者跟柏穎一樣,為了好好生活,不得已只好培養出過人的人際應對能力,隨時應對各種不友善的對待。 「身心障礙兒少人權影展」四個場次共有近80人次前來觀影,其中三分之一的觀影者是兒童與青少年,有親子觀眾,有社工、老師、民間團體的工作人員,更有許多關注身心障礙議題或兒少人權的民眾一起共襄盛舉。透過此次活動,障盟希望讓更多民眾認識到社會組成的豐富多樣,CRC與CRPD要求國家與個人都參與意識提升的工作,使身心障礙者無須從小就被迫面對負面眼光,同時也要注重無障礙與合理調整的提供,才能使社會生活的各個面向都歡迎身心障礙者的參與,讓所有的孩子都有能力與信心探索世界、一起快樂長大。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0 台美日身心障礙者反歧視運動論壇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0 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簡稱CRPD)中清楚揭示,國家應促進身心障礙者充分及平等享有人權及基本自由,然而國內仍不時發生身心障礙者歧視事件,顯示我國需要更有效的身心障礙者反歧視與平權政策。美國身心障礙法案(簡稱ADA)於1990年設立,目的為確保身心障礙者在就業、公部門服務、交通、公共場所、通訊等層面免受歧視性對待,是為美國身心障礙權利運動的重要進展。日本亦於2013年通過「身障者歧視禁止法(障害者差別解消法,簡稱JDA)」,並於2016年4月實施。美日兩國推動身心障礙者反歧視法案的經驗,值得我國借鏡。 2017年11月25日由天主教中華聖母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Japan Abilities Association日本優能協會主辦;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優能福祉股份有限公司、台灣福祉股份有限公司合辦『 台美日身心障礙者反歧視運動論壇~「從美日 身心障礙者法案推行經驗 看台灣反歧視運動之未來」』。 一、講師介紹 <h4 class="c_Blue">John D. Kemp</h4>學歷:沃希本大學法學院專業法學博士 現職:美國Viscardi公司會長暨行政總裁 John D. Kemp博士為美國資深身心障礙權利推動者,他出生便缺少四肢,受到父親和兄弟的鼓勵,一路就讀主流學校,1974年獲得專業法學博士。畢業後,John D. Kemp博士於多所非營利組織、身心障礙團體擔任要職,亦為美國醫療照顧及身心障礙委員會的一員,協助國務卿及總統規劃和執行身心障礙相關政策。2007年開始,John D. Kemp博士成為全美第一家只雇用身心障礙員工的公司——Viscardi公司的會長暨行政總裁。John D. Kemp博士有深厚的法學知識及推動身心障礙權利的豐富經驗,將與我們分享美國身心障礙法案之反歧視運動實務概況。 <h4 class="c_Blue">伊東弘泰</h4>學歷:早稻田大學畢業。 現職:NPO日本Abilities協會會長 Abilities Care-net股份有限公司社長兼任會長 社團法人推動禁止、消除歧視障礙者日本全國網狀組織會長 NPO福祉論壇•JAPAN 副會長 伊東弘泰會長長期致力於日本身心障礙權利運動,在身障權利、長照服務、輔具開發等方面皆有許多貢獻。伊東會長是一名下肢障礙者,大學畢業前夕,他決心創立提供障礙者就業的公司,以「給我保障,不如給我機會!」為理念,設立日本Abilities協會和Abilities Care-net公司。1972年,為了讓障礙者能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和社會中更方便活動,Abilities Care-net轉型製作輔具和復健機器,目前已開發出許多支持障礙者自立生活的輔具。 2001年,伊東弘泰會長發起「身障者歧視禁止法(障害者差別解消法)(JDA)」運動,與其他障礙團體組成「JDA全國網」,致力於推動相關立法。在他的努力之下,2013年「身障者歧視禁止法」在日本正式通過立法。伊東會長是「身障者歧視禁止法」的重要推手,他將向我們分享推動該法的經驗。 二、資料下載 美國身心障礙法案ADA:<a href="https://www.eeoc.gov/laws/statutes/adaaa.cfm"> https://www.eeoc.gov/laws/statutes/adaaa.cfm</a> 日本身障者歧視禁止法JDA:<a href=" http://www8.cao.go.jp/shougai/suishin/law_h25-65.html">http://www8.cao.go.jp/shougai/suishin/law_h25-65.html</a>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2 「我們一起在一起」 身障童「話」圖書開跑 身心障礙聯盟專員 林恩淇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2 身心障礙聯盟於11/18舉辦【世界兒童人權日.身障小真人圖書館開館】記者會,今年在台北市牙醫師公會與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聯會的贊助下,完成第一階段六位小真人招募,順利推出【不異樣的對話~身心障礙兒童的童顏童語】小真人圖書館,也在10月及11月分別於三重正義國小、台北蘭雅國中、社子國小進行小規模實驗宣導活動,同學充分融入活動與身心障礙兒少對話,獲得學校老師的認同,認為這創新的兒少與兒少的對話模式對同學來說是正向的學習與人際互動。 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表示,刻板印象不是與生俱來,小朋友對障礙的既定印象,多數從大人口中獲知,導致一般小朋友與身心障礙小朋友的相處多了一些隔閡,甚至用錯誤的方式身心障礙小朋友相處。傳統社會觀念認為小孩子「有耳沒嘴」(閩南語),凡是由大人說了算,小朋友很難做自己的主人,障礙兒童又更是難以突破,身心障礙聯盟看見刻板印象如何影響身心障礙者一生,因此2014年推出成年身心障礙者「障礙密碼 真人圖書」,頗受社會大眾好評之下,決定向下扎根翻轉刻板印象,再度推出【不異樣的對話~身心障礙兒童的童顏童語】小真人圖書館。 <h4 class="c_Red">兩位大真人圖書 笑談「刻板印象」</h4>障礙密碼 真人圖書之一的周倩如小姐,大學時期有個綽號「趴趴走」(閩南語),當時她翻轉同學的刻板印象,同學認為行動不便不應該到處跑,而她卻跟著同學們到處去玩樂。2012年及2014年到挪威參加身心障礙營隊活動,發現對自己也存有刻板印象,形容「肌肉萎縮症」就像麻糬一樣,要如何去玩各種野外刺激遊戲,當地工作人員提供適當支持及安全措施,沒有因為風險高,而讓她沒辦法玩,那次活動之浩後,她開始思考障礙不是問題,是社會環境的問題,是大眾對障礙的想像存有誤解。刻板印象對一個人產生非常深的影響,身心障礙者的個人興趣及志向可能從小就被漠視,她強調在這多元社會裡,每個人都有豐富的故事,透過真人圖書館這個平台,可以接觸不同族群,了解或認識更多不同的人。 陳南廷小姐提到,體驗是小朋友成長過程最重要的事,尤其在身心障礙者,她在9歲生病後逐漸失明,家人對她沒有太多限制,仍要掃地、拖地、洗窗戶,甚至爬高弄屋頂,家人總是認為去做沒關係,頂多…,長大後「頂多哲學」成為她生活哲理,回頭想「頂多」這個態度,反而讓她有很多發展空間,就像桌上的立體城堡拼圖缺了一角,雖然把它弄壞了,但還是完成了,旅遊也是如此,視障者看不見旅遊電視畫面介紹及旅遊書籍上的圖片,唯有親自出國一趟,用自己的手觸摸、用嗅覺去聞、用味覺親口品嘗,加深旅遊景點的印象,讓自己的生活更豐富,把握機會體驗刺激的感覺,鼓勵家長們給小朋友更多空間去體驗與發覺自己。 <h4 class="c_Red">小真人身心障礙兒童「話」說自己</h4>身心障礙兒童小真人書之一馬灝,11歲,先天性脊椎側彎合併旋轉輕度,小學3年及學校體檢報告發現異常,經過精密檢查確診脊椎側彎,經歷漫長鐵衣復健之路,他以前穿著鋼鐵人般的背架,許多同學會在背後笑我,但他已經算是不嚴重,不像其他病童每3到6個月就要開一次刀直到18歲,身體外觀還會越來越畸形,自己現在情況比較好了,感同身受擔任各種小志工,陪著其他病童有說有笑,也會把自己的畫作拿去義賣捐並把錢捐出來,他說自己就是一個暖男,一個開心果,一個內向的人,所以同學給他的綽號是句點王,他希望分享脊椎側彎小朋友能在學校不受到欺負或歧視,他想讓大家知道脊椎側彎的辛苦。 10歲的秉澄,2歲時發現罹患慢性脫髓鞘多發性神經炎(CIDP),從小坐電動輪椅,會吹口琴、喜歡看電影、參加地板滾球運動,加入小真人圖書館是因為常遇到社會大眾誤解與不友善,想告訴大家他的需求是人權不是特權,希望讓社會大眾更友善,感謝爸媽細心照顧讓他白白胖胖,但不了解他的人總以為只是受傷行動不便,卻不知道是罕見疾病頸部以下神經受損,他的手部是沒有力氣,寫功課作業常常咬緊牙,累個半死,平常走在路上總是很多人盯著他看,有人會說”加油”,但會遇到一直追問他什麼病的路人,甚至懷疑媽媽太寵溺他或者認為他太懶惰,陌生人的態度經常造成他的困擾,學校有些同學會排擠他,因為家長跟他們說跟他在一起玩功課會變差,但其實他的功課比同學好,學校或老師給他的支持措施,同學認為他是耍特權,他想對不了解他的人說「如果有你的了解,我會過得更自在,社會會變得更友善與進步」,他聽說11/20(一)是CRC兒童權利公約審查會議,他對委員喊話,希望委員能夠重視身心障礙兒童權利部分。 <h4 class="c_Blue">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劉賢哲秘書長</h4>身為一位自閉症的父親,也經歷過辛苦的療癒復健時間,身心障礙者無論是大人或者是小朋友分享自己的病症與生活經驗,讓社會大眾可以更了解,如何跟身心障礙者在一起生活,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中華民國牙醫公會全國聯合會及台北市牙醫師公會支持這項計畫,只是杯水車薪,這是非常有意義的,能讓大真人書及小真人書繼續牢固社會價值是一件重要的事。 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最後表示,在世界兒童人權日(11/20)前夕,與身障兒童共同召開記者會,希望讓社會了解身心障礙兒童向來被遺忘在一般兒童政策及活動,甚至連兒童權利公約國際審查會議,身心障礙團體沒有受到邀請,相關報告沒有提到太多與障礙兒童有關議題,我們希望政府能夠重視,身心障礙兒童就是一般兒童的一部分,今日天候因素有兩位小真人臨時身體不適無法出席,今日記者會口號「我們一起在一起」,希望讓社會大眾知道,透過小朋友之間的對話,讓孩子自己建構對障礙的理解、包容與支持,進而達到身心障礙權利公約機會平等全面參與的精神,如同兩位小真人所述,我們不是要特權,身心障礙孩子能像一般孩子有能力分享經驗或幫助別人,希望不再因為刻板印象而受到阻礙,小真人圖書館希望明年能順利辦理巡迴活動,預計年底前將完成「不異樣的對話∼小真人圖書館」網站設置(http://www.enable.org.tw/),我們歡迎不同障礙類別的身心障礙兒少加入,期望明年能正式提供臺灣兒少讀者們多元的借閱模式!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9 節日專刊~身心障礙者的體育節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9 節日的意義通常是為了紀念某個人、某個族群、某個事件,或是宣揚某些希望社會大眾重視的理念,有些節日會有特定的儀式、習俗,現則多與商業行為結合。 不論是歡樂的慶祝,或是隆重的紀念,在過節的同時,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要帶著大家看看身心障礙者是怎麼過節的。2017年節日專刊主題訂為4月4日臺灣兒童節、9月9日臺灣體育節與11、12月臺灣閱讀節。 <h4 class="c_Maroon">為什麼要談身心障礙者過節?</h4> <h4 class="c_Blue">●身心障礙者不是別人,是我、是你、也是他</h4> 身心障礙是一種狀態,我們每個人在不同的生命階段可能會因為疾病、意外、老化等因素而導致身體結構或功能有暫時或永久性的損傷。 依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2011年的「世界身心障礙者報告」(2011 World Report on Disability) ,估計全球超過10億人或15%的世界人口伴隨某種形式的身心障礙而生活,且人數正持續增長。我國身心障礙者總人口於2007年突破百萬,自此之後逐年成長,依據衛生福利部統計資料顯示,2016年達1,155,650人,約占全國2,354萬人的5%。 <h4 class="c_Blue">●用另一種角度認識身心障礙者</h4> 《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敘明身心障礙是一個演變中的概念,所謂的身心障礙並非是個人的問題,而是社會態度與環境障礙互相作用產生的結果,舉例來說,使用輪椅作為行動輔具的身心障礙者無法搭乘公車,並不是因為使用輪椅無法爬公車階梯才無法搭乘公車,而是客運業者沒有提供低地板公車,以及社會大眾認為身心障礙者只要使用復康巴士就好。我們也要拋開用憐憫、同情的角度看待身心障礙者,因每個人都該平等享有所有權利及充分參與社會的機會,身心障礙者當然沒有例外。 <h4 class="c_Blue">●歧視多非故意,而是因為不了解</h4> 《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定義「基於身心障礙之歧視」是指基於身心障礙而作出之任何區別、排除或限制,其目的或效果損害或廢除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公民或任何其他領域,所有人權及基本自由之認可、享有或行使。 基於身心障礙之歧視包括所有形式之歧視,包括拒絕提供合理之對待。 實際上身心障礙者被歧視的案例不在少數,如 ◎運動場公告嚴禁輪椅進入 ◎展覽活動公告視障、聽障、身心障礙的朋友基於安全考量禁止入場 ◎展覽活動公告兒童若持身心障礙手冊購買優待票,禁止使用氣墊設施 ◎商家以影響生意為由,對於要購買冰淇淋的唐氏症女子,報警要求警方強制將女子帶走 ◎雇主以身心障礙為由拒絕僱用身心障礙者 ◎法令規定肢體障礙者不得報考大型重型機車,政府不修改法令的理由為肢體障礙者操控大型重型機車不如一般民眾靈活,容易危及其他用路人安全 這些歧視行為多是因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偏見與不了解,誤認為身心障礙者就等同體力衰弱、情緒不穩、沒有能力等,而預設身心障礙者就不適合做某些事、應該被保護或沒有參與活動的需求,但其實只要提供必要及適當的修改與調整,身心障礙者一樣可與其他人在平等基礎上行使所有權利,如職場上提供職務再設計(包含調整工作方法、改善工作環境、提供就業輔具等),就可以讓身心障礙者發揮個人潛能與工作能力;活動主辦單位提供手語翻譯、報讀、人力協助等支持措施,就可以讓身心障礙者平等參與。 期待今年度的專刊透過現況統計、法令規範、人物專訪與國際訊息等介紹,帶領社會大眾了解與關注身心障礙者兒童接受教育及參與娛樂活動之現況,以及身心障礙者運動與圖書近用之實際樣貌。 <h4 class="c_Red">身心障礙者的體育節專刊目錄</h4> 》<a href="pdf/0909-1.pdf">〔節日小字典〕體育節的由來</a> 》<a href="pdf/0909-2.pdf">〔過節趣〕體育節的活動</a> 》<a href="pdf/0909-3.pdf">〔現況大搜查〕身心障礙者運動生活狀況統計與調查</a> 》<a href="pdf/0909-4.pdf">〔知識補給站〕CRPD完全解碼</a> 》<a href="pdf/0909-5.pdf">〔人物專訪〕身心障礙者的運動生活</a> 》<a href="pdf/0909-5-1.pdf">專訪劉金鐘-脊髓損傷者運動挑戰項目、挑戰極限找回自信</a> 》<a href="pdf/0909-5-2.pdf">專訪朱明中-視障三鐵從健康、挑戰至充實的運動人生</a> 》<a href="pdf/0909-5-3.pdf">專訪黃淳偉-盲人棒球「打」出黑暗的團隊精神</a> 》<a href="pdf/0909-5-4.pdf">專訪郭嘉秘-生命中不能沒有運動的「拼命鐵娘」</a> 》<a href="pdf/0909-5-5.pdf">專訪黃于軒、陳倫中-混「障」游泳池唐氏症等各障別游泳者的悠遊空間</a> 》<a href="pdf/0909-6.pdf">〔國際訊息〕做運動,一點都不難</a> 》<a href="pdf/0909-7.pdf">〔扭轉現況〕大家一起做運動</a> <h4 class="c_Purple">》》<a href="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2">節日專刊~身心障礙者的兒童節</a></h4> ※編按: ◎2017年1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二次國家報告之審查,國際審查委員會就身心障礙人口比例提出以下結論性意見與建議 :審查委員會關切僅有5%人口登記為身心障礙者,遠低於各國平均的10%至15%。委員會建議中華民國(臺灣)政府進行全國普查,以查明包括高齡者在內的各項身心障礙者的實際數據。委員會進一步建議中華民國(臺灣)擬定與普查數據結果一致的相關政策,經身心障礙者充分參與,並提撥得以滿足身心障礙者需求的充足預算。 <h4 class="c_Red">◎本專刊電子檔已捐贈台灣圖書館,編排完畢視障朋友可於「視障電子資源整合查詢系統」中查閱。</h4>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6 身心障礙者體育節專刊報導三∼混「障」游泳池 唐氏症等各障別游泳者的悠遊空間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6 活著就要動,運動使人健康,對於身心障礙者更是如此,透過運動可增強身體機能並延緩身體功能的退化。但身心障礙者行動不便、有聽力/視力/智能障礙,該怎麼參與體育活動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的文章一探究竟。 <h4 class="c_Blue">混「障」游泳池 唐氏症等各障別游泳者的悠遊空間</h4> 「我已經不是唐寶寶了」!二十三歲的黃于軒很認真地說,今年六月從台北海洋技術學院健康照顧社會工作系畢業的他,協助身為牙醫的爸媽在診所擔任牙科助理,還陪爸爸推動在宅醫療,一起出診到身心障礙者的家中進行牙科治療。每週至少游泳兩、三天,還有彼拉提斯、TRX、直排輪課程,生活過得充實,他笑笑說,「我真的很忙喔」。 <h4 class="c_Blue">愛游泳的運動生活</h4> 唐氏症者常被稱為唐寶寶。黃于軒的身材比一般唐氏症者高,現在已經有169公分。有關體育活動,于軒媽媽陳南瑤說一路走來挺順利,于軒從小就讀一般學校資源班,其後在高工念綜合職能科,小時候的體育課幾乎沒什麼缺席。跑步、跳繩都學會,甚至,教會于軒騎腳踏車的也是資源班老師,因為功學社老闆特別捐贈,資源班幸運地有腳踏車可以學。 小時候剛學會騎車的黃于軒,「還想偷偷把腳踏車騎上學」,陳南瑤說,也因為擔心唐氏症的兒子肌肉張力、心臟功能較不足,陳南瑤希望兒子習慣、喜歡運動,小學五年級時就找上專門教導身心障礙者的游泳教練陳倫中。 臺北市五常國中的游泳池,教練陳倫中戲稱「混障游泳池」,每天早上六點、下午四點開放給身心障礙者游泳,自閉症、唐氏症、視障、肢障等障礙者陸續報到,自己著裝、暖身完成,對著陳倫中大喊「教練好」,有幾個人還加碼「教練好帥」,之後一個個噗通下水。 從小五就開始學游泳的黃于軒說,「想要一輩子都游泳」。拿出一本本厚厚的文件夾,裡面全是他從小到大參加各項比賽的獎狀,明顯看得出來,「仰式最厲害」!各項比賽的仰式金銀銅牌都拿過。 小學資源班的老師會特別安排于軒三點半就放學去游泳。一開始,教練就把媽媽「趕」回家,要讓于軒自己在泳池學會更衣自理、清潔,跟著教練下水,于軒從國小到高中每天持續練習,一步步地學會四泳式。如今也持續到五常國中或榮星花園的公立游泳池游泳,因為開放給身心障礙者或相對友善的泳池不多,他們也都只去熟悉的泳池「最自在」。陳南瑤說,游泳部分解決兒子肌張力低下、呼吸較短淺的健康問題,提昇肺活量。更重要的是,教練也藉此教不同障礙類別的身障者自理能力、清掃環境,不少一直跟著教練的身障者,都可以自行到泳池報到、出去參加比賽,或是跟著教練橫渡日月潭、南灣,不用父母太擔心。于軒很早就學會自己坐車。 一開始下水、出國比賽會不會緊張?黃于軒淡定地說「不緊張」,媽媽在一旁開玩笑說「不知道什麼是緊張吧」。十年前在扶輪社、牙醫師公會等各方贊助下,教練安排十多名選手組團,自費到愛爾蘭參加世界唐氏症游泳比賽,臺灣團取得前三名的佳績,之後也接受總統表揚。 當時也跟著出團的陳南瑤回憶,愛爾蘭相當重視這場比賽,盛大的開幕典禮有樂團演奏,警車陪同參賽團體隊伍遊行。相對而言,臺灣多是仰賴民間的支持,參與各項運動訓練或賽事。 已經是「老手」的黃于軒,偶爾也晉升為教練,幫忙教年紀較小的身障者拿著浮板踢水,捏鼻子示範憋氣,「游給他們看、手要伸直」。 <h4 class="c_Blue">「混障游泳池」:因應需求的教學與生活學習</h4> 「要經常練習、不然肚子會變大喔」,陳倫中跟于軒媽媽一樣,總是玩笑地提醒黃于軒要認真運動、注意身材,因為對唐氏症者來說,需要更多後天的鍛鍊,減少肥胖問題,才能減少心肺功能不佳、低張力造成的健康負擔、影響。 光是針對某一障礙類別的教學就不簡單,陳倫中的學生幾乎是什麼障礙類別都有。「其實都是一樣教(游泳),只是個別差異很大」。視障者的方向感很容易受身體狀況干擾,自閉症者必須先取得信任、理解其堅持及差異,唐氏症者則是頸椎短、肌肉低張力、脊椎脆弱,需留意動作及學習對身體的影響。 二十年前,五十歲的陳倫中辭去文化大學體育系教職,全心奉獻在身心障礙者的游泳教學上。開始這個念頭,主要是更多年前在日本、澳洲受訓獲得的啟發,一直在他心中萌芽。在日本學習游泳教學方法的他發現,日本非常重視、支持身心障礙者游泳教學;在澳洲,每到一個時段,泳池就開放八個水道特地保留給身心障礙者,還有不少志工協助及教學,他好奇一問,這些原本是醫師、律師的志工,每週一個時段請假、休業專程來當志工。 二十年前兩個女兒分別已經就業、快大學畢業時,他在家庭會議後獲得老婆、女兒的支持,他開玩笑說「所以我吃軟飯很多年、靠太太」。一開始只有自閉症、智障、唐氏症的學生,「當時身障者還很難走出來」。 陳倫中一開始大量閱讀相關文獻,去認識各樣不同障別的需要,也嘗試「改變」。例如一般教科書認為唐氏症者不能學蛙式、跳水,以免損傷脆弱的頸椎,然而唐氏症者也有各樣不同的身體狀況,他請振興醫院復健科醫師幫忙檢查,了解個別狀況,現在也有不少唐氏症者蛙式、蝶式、跳水照樣來。或者藉由不同動作協調,練習加強頸關節。 在水池中的陳倫中眼睛瞄向遠方的一個孩子,把他特別叫過來,要他看著教練打招呼,好好暖身下水游泳。在旁的我們本來以為是眾多打招呼的一名學生,經陳倫中解釋,才知道他注意到這個自閉症的學生今天動作不一樣,可能會有狀況,所以需要特別安撫。 1999年帕林匹克運動會時,陳倫中聽到廣播找中華台北團教練,原來是他們一位女選手遲遲不肯出廁所,八個水道上的三十幾名身障者都在等她出場參加接力賽。大會了解不同選手的狀況,原來是自閉症的選手堅持只使用同一間廁所,而寧願等待、延誤了出賽時間,但大家都能體諒,不過最後還是得由總教練出馬,才安然完成比賽。 <h4 class="c_Blue">最大的阻礙:欠缺適合障礙者的游泳場地</h4> 「有些不怕水、有的非常怕」,陳倫中說,那就需要慢慢進入泳池,從不同高度一步步入水。依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公共設施場所營運者需讓身心障礙者公平使用設施設備與享有權利,且游泳池的無障礙空間規範也要符合《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之規定。因此他說游泳池更要以高規格規劃設置無障礙的運動空間,除了無障礙出入口、通道與廁所外,泳池也要設置入水斜坡或入水升降椅等無障礙入水設備讓各種需要的游泳者可循序入水,也讓輪椅使用者下池。雖然目前幾乎各泳池均設置有無障礙入水設備,但有些入水斜坡的坡度設計不良,輪椅使用者進入斜坡後馬上就「滅頂」,而不論是入水斜坡或入水升降椅,在設置後未廣為宣傳,實際使用率低,或管理單位未妥善管理及執行後續維護維修計畫,就上述情形,亦有可能在要使用時已損壞,最後也僅能閒置,實在可惜。 不一定友善、又有限的場地,恐怕是多年來推廣身心障礙游泳最大的障礙。陳倫中說,當年臺灣還未廣為推動時,在還沒有高鐵的時期,甚至有人特別從高雄搭國內班機到臺北來上他的課。在前臺北市議員王正德等人爭取水電費補助,及五常國中校長願意協助下,五常國中游池成為臺北市有名的「混障」泳池,而高雄等其他縣市,仍有許多有心的教練卻找不到適合的場地。 多年前被邀請參加某場公聽會的陳倫中,也曾極力想推展身心障礙者游泳,對身心障礙者來說,游泳一方面是復健,也是很好的體能及生活訓練,他也從未向學生收錢,卻不經意聽到政府承辦人員說「這個人很雞婆」。他想想也是,這些身心障礙者到泳池,對管理人員來說都是麻煩,多數人擔心無障礙設備不足、容易造成危險。「我是真的比較雞婆」,他笑笑的說。 「我也是他們的鍾馗教練」,陳倫中開玩笑,「馴服這些小鬼」。其實看得出他的工作需要幽默、耐心也需要堅持。他希望父母親不要為身心障礙的孩子打理大小事,能持續、天天帶他們過來,重點是藉此學習團體紀律、自理能力、改變壞習慣。所以不少父母親在孩子不聽話時,就會祭出「那就打電話給陳教練喔」。 在泳池旁他的二哥、太太,也都下水當教練,從美國回來的女兒,也特別回來泳池看看熟識的老學生,泳池就像家一樣熟悉。陳倫中說,「只要肯學,沒有教不會」,面對的困難當然多,得針對不同身心障礙者的特質、需求,給予不同的輔助、工具協助教學,但多年學習也知道,不需要要求每個人做到標準動作,有些人就是手會彎,但只要不造成傷害,就維持個別堅持的姿勢。 「Give me five!」結束一天的練習,學生們都照例地跟陳倫中擊掌,黃于軒也開心地與教練拍掌,「要來練習喔」,接下叮嚀的于軒靦腆地說「真的很忙…好啦」。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7 身心障礙者體育節專刊報導四∼盲人棒球 「打」出黑暗的團隊精神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7 活著就要動,運動使人健康,對於身心障礙者更是如此,透過運動可增強身體機能並延緩身體功能的退化。但身心障礙者行動不便、有聽力/視力/智能障礙,該怎麼參與體育活動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的文章一探究竟。 <h4 class="c_Maroon">盲人棒球 「打」出黑暗的團隊精神</h4> 新北市的河堤公園,偶見一群很不一樣的棒球隊,揮棒、跑壘者帶著眼罩,比壘球還大的蜂鳴棒球「嗶嗶嗶…」,場上刺激奔跑與歡樂,絕不亞於一般常見的棒球賽,他們是盲人棒球隊。 現在擔任社工的黃淳偉很少缺席,在盲人棒球(盲棒)的團隊默契、精神中,他找到了熱情、安全及歸屬感。 <h4 class="c_Maroon">棒球:很厲害的人玩的運動</h4> 因早產,黃淳偉一出生在保溫箱待了好一陣子,由於視網膜剝離,在手術、冷凍療法後僅剩左眼看得到,右眼全盲。不過左眼僅剩下0.1的視力值,字小的招牌或菜單需要貼近才看得見,小學六年級時曾試著配戴眼鏡,不過即便一千度的矯正,也僅能達到0.2的程度,便放棄了眼鏡,醫師也不建議配戴隱形眼鏡,擔心影響角膜健康。隨著年齡視力仍有減退,目前依稀可見眼前人的輪廓。 「不過動態視力還不錯」,黃淳偉說他仍可靠著路邊騎腳踏車,工作需要家庭或職場訪視時,多是單車代步。從小就讀一般學校,視障輔導老師評估他功課跟得上,僅一個月輔導一次,國中、國考都是靠電腦打字與放大試卷完成。 從小就愛打球!黃淳偉除了羽球、排球無法抓準距離,其他球類多有嘗試,桌球、躲避球都有與同學一起玩,「只是很容易出局」,他笑笑地說。就讀板橋高中時,因為是視障重點學校,有不少視障生,有經驗的老師會安排同學陪全盲生散步、跑步,或安排鈴鐺排球、矇眼投籃的體育課項目。 小時候跟著爸爸一起看中華職棒賽,猶記得爸爸說這是「很厲害的人玩的運動」。國小五、六年級時,他們找出很舊的棒球手套,年紀較小的表弟拿出棒球軟球,在家旁的水泥廣場互投球,「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休閒娛樂」。 黃淳偉還可以參與一般的軟式棒球,因為很難遠方接球,主要是負責捕手位置。升高一的視障夏令營,他第一次接觸盲人棒球,將開關拔除的棒球會發出短音的蜂鳴聲,壘包則會發出長音以利區別,當時僅有摸球,卻也印象深刻。 盲棒的規則與一般棒球不同,是明眼人及盲人可一起參與的運動項目。明眼投手及打擊手是同一隊,投手目標是讓打擊手可擊球,高飛的蜂鳴球彈地,要由聲音判定、以側撲的方式擋球,雨天、晴天會影響土地軟硬,也就影響彈球的高度。 真正接觸盲棒,是大學三年級時,全盲的學長告知黃淳偉「閃電盲人棒球隊」正在徵球員。已經推展二十年以上歷史的盲人棒球,不是菁英式的競賽,而是為了推廣棒球。因為擊球率高,淳偉非常有成就感,只要練球就一定到,初期一個月練習一次(現為一個月兩次),考聽音辨位、丟球、接球以及確實地側撲球。 在臺灣,本來沒有特別的盲棒訓練,2015年為了出國參與盲棒世界盃比賽,當時練習得更頻繁,台灣紅不讓盲棒隊與閃電盲人棒球隊組成了兩隊至美國羅徹斯特參賽。 黃淳偉後來也參加視障路跑協會,跑步增加體能,因為視力尚可應付,他也不一定需要視障陪跑員。而與陪跑員志工的練習,彼此交換人生志趣還是「很有意思」。當時為了比賽,夥伴們相約重量訓練,回國後也繼續跑步,只是後來工作壓力大、去年腳受傷,暫停了練跑。 <h4 class="c_Maroon">盲棒的發展、推廣阻礙</h4> 盲人棒球隊在臺灣無法順利發展、推廣,最主要是經費、場地缺乏,多需要自己來。大家繳交隊費添購基本設備,例如球棒、壘包是球隊共用,球衣或其他裝備則「自己買自己的」,一顆蜂鳴棒球就得要台幣一千二百元,僅有美國進口,所以多是隊友去美國時順便買回來。球隊平時「很珍惜」,練打時多拿沒有聲音的球來揮棒。 閃電盲人棒球隊會不定期舉辦盲棒體驗活動,向獅子會等單位募捐,通常十萬、二十萬就可以讓球隊營運兩、三年。但若要出國比賽,就需要由志工、球員全體總動員一起對外募捐到更多的金額,以籌募出國經費。 平時的練習都在河堤邊或學校的空草地,雖然因地面不平,有時候也會遇到寵物或流浪貓狗的「黃金」。而多數場地都離捷運站很遠,更常需要隊員、志工一起搬運各樣重裝備,從河堤的階梯接力到河堤下,大家總開玩笑說走到場地「都暖身好了」。黃淳偉說,臺灣缺乏安全的場地,之前球隊也想過要認養場地,不過翻土、種植草皮、養草、除草的成本實在太高,他們又需要穿膠釘鞋,保養需要更多功夫,最後只能放棄。 在國外比賽,黃淳偉充分感覺國外練習、比賽環境的成熟。美國各州城市都非常喜歡棒球,各地都有社區棒球隊,當地政府、民間非常重視場地,棒球場地草長、密厚,可充分保護運動員。相對而言,臺灣棒球隊是以中華隊形式出賽,重視技巧,在比賽獲得佳績。加拿大一隊、美國等二十幾隊隊伍多是推廣型的球隊,出賽很熱情。 盲棒,相對而言是非常公平的運動。弱視、有光覺的視障者在這裡都與大家一樣,戴上眼罩全都是全盲者,明眼人也可戴眼罩一起參與。守備可以隨時補位,當站在守備位置沒有接到球,也無須懊惱,「是非常重視團隊合作的運動」,淳偉強調。 棒球隊的視障者多從事按摩,更多是學生。除了與各友隊比賽春季盃、聯誼,平時也會藉由球隊旅遊增進感情。他們也會透過推廣活動,邀請有興趣的人參加。例如一位球員在中途失明後,曾有一段時間大門不出,接觸盲人棒球後,身邊的人都明顯可見他逐漸外向、開朗,即便週日是按摩工作生意最好的時候,他也會特意在週日休息,一起玩球、練習。 <h4 class="c_Maroon">明盲、團隊合作的盲棒特性</h4> 明盲合作、團隊合作,是盲棒最值得推廣之處。黃淳偉說,觀測員、捕手、投手需要明眼人,也需要團隊合作,明盲之間會開啟共同的話題,大家會一起參加一般棒球賽、感受氣氛,或透過電視、廣播、手機等觀賞線上轉播。 棒球隊不可或缺的還有勞苦功高的志工,這些志工教練除了擔任投捕手、觀測員角色,還有很多志工是球員的親屬朋友,有同樣也是志工的球員媽媽會用休旅車載送裝備,特別是底座得裝大電池的壘包、棒球實在不輕,她也為球隊付出心力籌備、拉贊助,陪同球隊參加世界盃比賽,她最大的夢想就是籌得兩百萬元加上維護費,為大家爭取場地。還有志工教練特地從新竹搭高鐵陪同練習,模擬個人高度練球、規劃訓練課程。 如果教育部體育署等公家單位可以協助臺灣的盲人棒球當然更好。黃淳偉說,目前包括高雄盲人重建院的兩隊,臺灣已經固定有六個球隊在練習。有場地可大家共用,球員也不容易受傷,也不會跟人家借場地因為釘鞋將場地弄成好幾個洞而不好意思。 「希望打下去」,黃淳偉大力推薦他們的閃電盲人棒球隊臉書粉絲專頁,希望更多球員、志工加入,讓大家一起體驗在球場奔跑的成就與快樂。 <h4 class="c_Blue">小知識: 盲人棒球運動緣起1975年的美國,其規則主要是要讓盲人也能光榮有尊嚴的玩棒球。布雷里運動基金會於1976年成立國家盲人棒球協會(National Beep-Baseball Association)來推廣盲人棒球,美國已發展出400多支隊伍。臺灣由愛盲基金會引進,1996年正式成立全國、也是亞洲第一支的愛盲蝙蝠盲人棒球隊。(資料來源:愛盲基金會)</h4>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8 身心障礙者體育節專刊報導五∼脊髓損傷者運動 挑戰項目、挑戰極限找回自信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8 活著就要動,運動使人健康,對於身心障礙者更是如此,透過運動可增強身體機能並延緩身體功能的退化。但身心障礙者行動不便、有聽力/視力/智能障礙,該怎麼參與體育活動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的文章一探究竟。 <h4 class="c_Maroon">脊髓損傷者運動 挑戰項目、挑戰極限找回自信</h4> 三十歲那年,突發的車禍造成劉金鐘脊髓損傷,醫師起初判斷他再也無法自行翻身。積極復健、工作的他,如今是推動脊髓損傷者從事槌球、棒球等各樣運動項目,以及舉辦全國脊髓損傷者輪椅運動會的要角,曾擔任桃園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董事長,現為中華民國脊髓損傷者聯合會理事長與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常務理事。 <h4 class="c_Maroon">障礙者的自在:復健、運動及完善的無障礙空間</h4> 主動復健、運動及積極推動無障礙空間,從自身到所有障礙者的自在,是他理想與實踐的目標。 「民國72年2月3日」,這個翻轉他人生的日子,直到如今,劉金鐘還歷歷在目。他站在臺北二二八公園的馬路邊,路邊違規臨停車撞上他,原來是臨停車主匆忙發車,但車子居然未排在空檔。被撞的劉金鐘頭先著地、頸部折斷,後續不正確的緊急移動、救治,造成嚴重的脊髓損傷。 手術、住院臥床多日,劉金鐘仍無法動彈,半年後被醫院趕出院時,都還無法翻身,即便一年後,連手拿蛋糕、拿筆的力氣都沒有,醫師評估「應該一輩子都得臥床了」。 劉金鐘不相信這樣的評估,不服輸的他自己想辦法復健,一開始連大拇指都無力,他將魔術氈貼在沙包上,每天戴在大手臂上甩阿甩。本來坐半小時都極困難,訓練坐起一個月,每天僅能五度、五度的增加高度,因為血打不上來,總是會頭暈,吃完一頓飯就喘得受不了。 辛苦的主動復健的確有了成效。他看到復健師要求他們每天復健,將紙杯從一處拿到另一處,想到打麻將應該是不錯的復健,找來朋友週末一起打麻將、「陪我復健」,人家一次翻起一列牌,他就兩個、兩個擺牌。四、五年後,他還開始打桌球。 後來連臺大醫院的復健科都「覺得傻眼」,找來碩士生做記錄,了解劉金鐘怎麼復健,他隨手講三個自創的復健方法,當時的「教科書都沒有」。他開朗地笑說,「就是想辦法讓自己動起來」。當時他「表演」給研究生時,不但可以坐起來,還可以開始工作。 意外發生前,劉金鐘本來就熱愛各類型的戶外、球類運動,包括露營、登山、足球、籃球等,還曾經是桌球班隊。受傷後上桌球桌的前半年,「其實都是亂打」,一起對打的同學特別「餵」球。不過桌球的確讓他有效訓練全身肌肉,他在家中也負責坐在輪椅上拿拖把擦地,「因為這也是重要的運動訓練項目」。 不僅自己成為「成功個案」,劉金鐘擔任桃園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的董事長期間,也讓更多脊髓損傷的傷友發現自己無限的潛能,增加更多行動力。他說,曾有一位腰椎受傷者受傷七年,仍依賴母親幫忙洗澡。劉金鐘要求媽媽回家,讓受傷的兒子獨自在中心接受訓練,才第二天他就可以自己洗澡,甚至連洗澡椅都不需要。除了生活自理訓練,劉金鐘也要求所有人皆要選修體育課,射箭、桌球、撞球、槌球都可以,增加傷友的行動力。他也曾帶傷友一起坐輪椅舞龍、打太鼓,坐輪椅怎麼舞龍呢?一群年輕的原住民傷友,用大保麗龍球雕出龍頭,顏料漆上白布化成魚鱗,再用鋼管將輪椅串聯,龍頭就請廠商贊助馬力最大的電動輪椅帶著大家往前動,造就古今中外第一條輪椅龍,也去參加舞龍比賽。不過中心所有運動器材設備都是募來的,也只能請志工幫忙規劃場地,在過程中都是不斷的嘗試,他回想設置射箭場時,試驗時才發現箭居然穿得過鐵皮屋,他們趕緊將塌塌米立起、加強防護。 <h4 class="c_Maroon">體育活動:身體的復健、自立生活的實踐</h4> 對脊髓損傷者與其他障礙類別的身心障礙者來說,體育活動不僅僅是身體的復健,「是讓大家可以走出來」,推動自立生活最重要的一環,劉金鐘強調。 三年前,台北市脊髓損傷社會福利基金會推動「飛天躍海」活動,讓脊髓損傷者也嘗試潛水、飛行傘等一般人認為的極限運動,有人問劉金鐘「這是不是標新立異?」,他很認真的回答,所有活動的目的都是為了訓練自信,多數人在受傷之後選擇封閉,沒有自信坐在輪椅上面對人群。他也曾經因為心理負擔不願意出門,幸好老婆不斷地鼓勵、帶他出門。「當我們能做到甚至多數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才更有自信參與社會、回饋社會。 一開始與教練們接洽時,教練雖告知危險,也坦率地回應「你們不怕死、我們就奉陪」,教練團出動每人搭配三名教練的規格,共動員了七個潛水隊。劉金鐘嘗試潛水時,一開始因緊張用鼻子呼吸,完全忘了前半小時的教育訓練。然而所有參與者看到海底的瞬間,皆感到一切都值得,不僅僅是「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有人形容「他們因此看到了世界」,還有人想馬上再下海。飛行傘的起飛、降落需要更多志工協助,前者幫忙跑、後者協助接人。不少人分享,想像得到翱翔的鷹鳥在空中如此自在,「實在很過癮」。 關注身心障礙體育運動的劉金鐘也發現,相關的體育競賽、甚至是國際性的比賽,多是民間自己發展出來的,政府相關部門總是慢很多拍。例如在國際性輪椅撞球比賽取得佳績後,有關單位才會出來想參與。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國光體育獎金是一千萬元,帕林匹克運動會的選手拿冠軍卻只有兩百萬元,對同樣不能工作、辛苦練習的選手來說「很不公平」。 他再舉例,這幾年臺中市脊髓損傷者協會的總幹事自己出錢打國際桌球比賽,以累積積分,選手出國得自己找錢,國家是在有「業績」可能,才會撥些款項。還有每年舉辦的全國脊髓損傷者輪椅運動大會都由民間自行募款,本應大力推動各樣體育項目的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現改制為教育部體育署),僅補助十萬元,連賽事成本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 劉金鐘決心後半輩子都要貢獻在推動國內無障礙空間,就是因為2000年帶隊去比利時參加國際比賽的震撼。美國與臺灣同樣派出四人參賽,臺灣隊伍領隊、翻譯、教練加上管理,浩浩蕩蕩共十個人,但領國家經費的美國選手都隻身獨立參賽,因為即便是來自德州鄉下參賽的選手,都可以直接在公路上招手坐上無障礙的灰狗巴士,到大城市、車站、機場更是一路無障礙,一人就有辦法出國比賽,「但在臺灣連一個騎樓都走不通」。而德國頸椎受傷的選手則是開著賓士敞蓬車前來參賽,因為對他們運動員的收入來說並不昂貴。 他另外分享,中國是倚賴國家力量培育選手,從訓練中心、裝備到營養師齊備的營養餐點,全年無休的訓練,所以中國選手在帕林匹克運動會的表現都非常好。但反觀臺灣,他曾經看好一位頗具天分的脊髓損傷桌球選手,只要假以時日的訓練便可晉升國手級,但卻因為工作因素,僅能偶爾參加比賽。加上因為不同縣市提供給身心障礙選手的獎金差距很大,在全國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世界比賽等表現優秀的選手很容易被挖角,如在臺東訓練的選手卻幫臺北市比賽,形成扭曲的生態。 <h4 class="c_Maroon">運動風氣的形成、運動與比賽場地的限制</h4> 運動風氣的建立需要更多政府、民間的共同協力。然而政府相關單位,其實看得到民間發展的項目,卻沒有主動、經費的協助,民間團體、選手要經費反而得看臉色,許多人不是心灰意冷、就是完全靠自己。北歐等國家連國標舞比賽都有地域性的經常比賽,而臺灣政府主辦的比賽、活動往往是應付形式,畢竟有比賽才會有動力,要發展體育、培育頂尖人才,就需要經常性的活動、技術交流,即便補助、獎金不多,對選手而言就是重要動力。 運動、比賽場地往往也受限。劉金鐘說過去本來想要在桃園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設置靶場,也有民間俱樂部願意幫忙,但找到了錢,卻受限空氣槍子彈的相關法規,政府沒有協助就很難推展,國家級的場地也不願意在一般國手使用的空檔,為身障選手協調出使用時段,態度消極。體育場館的無障礙空間歷年雖有進步,但仍不到位,主要是因為無障礙空間需要懂得障礙者需求的專業。如一般網球場都有階梯,多數場地負責人都覺得只要用人力抬輪椅,與比賽無關便無關緊要,還需要行文長達一年才改善,甚至有球場不願改變,直接拒絕身障者入場。也有運動場管理單位以擔心PU跑道損壞而拒絕輪椅使用者入場,實際上這個理由並不存在,因為奧運場地也都開放輪椅使用者入場。劉金鐘近年想推展輪椅棒球,但最大障礙也是場地,因為最好是在水泥地上比賽,停車場最好用,但卻難尋空閒場地。他再提到,游泳是非常適合脊髓損傷者的運動,尤其是平時坐輪椅,身體是被擠壓的、肌肉僵硬,在水裡可完全釋放,但若泳池未設有入水斜坡或入水升降椅,身障者上下水池就十分困難,另外無障礙的更衣空間也非常必要,因為若無設置照護床,脊髓損傷者只能坐在輪椅上穿脫衣褲,實在是耗時、危險又困難重重。 「脊髓損傷者可以做的運動項目其實不少」,劉金鐘說,更多的問題是場地、教練進不來,不如國外舉辦許多可激勵、帶起身障運動風氣的活動、賽事。問劉金鐘帶著脊髓損傷者一起舞龍、潛水、飛行傘、打棒球後,下一個要挑戰什麼?還有更多的想像、可能,劉金鐘一直在動腦筋,開發新的運動項目。總有一天,這個社會可以進步到讓所有身心障礙者,都可自在的行動、運動。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5 2017身障潛水 夢想潛進~國際交流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5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Diving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in Taiwan 我國於2014年6月通過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施行法,同年12月3日正式施行。為凸顯身心障礙者平等參與戶外休閒之權益,並實踐CRPD的精神,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自2014年開始舉辦身障潛水考照活動,希望能藉由這個活動發展身心障礙者的多元能力,同時養成更多種子潛水員,發展並豐富身心障礙多元體育與休閒活動模式。 不同於一般「浮潛」,四年下來,共有264位身心障礙朋友報名,錄取73位,計有66位身心障礙學員順利考取初級國際潛水證照,並有11位繼續潛水長的訓練,往教練之路邁進;同時藉由此活動改善龍洞四季灣、墾丁小灣潛水訓練中心、後壁湖碼頭等無障礙環境與設備;促成身心障礙潛水員於2017年6月4日正式成立「臺灣身心障礙潛水協會」,以共同推廣身心障礙休閒權益,實踐CRPD之精神。 為增進國際視野與分享,本聯盟於今(2017)年舉辦「第一屆 身障潛水夢想潛進 國際交流座談會」,邀請國際推廣身心障礙潛水之相關組織、教練、潛水員等,來台進行專業交流。期待透過座談吸取各國寶貴經驗及分享台灣推廣身障潛水活動成果。 The League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R.O.C(Taiwan) has held scuba diving training course annually since 2014 when Taiwan government has radified and implements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hereinafter, CRPD).The objectives of this course are: 1.To raise awareness on rights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to participate in outdoor leisure activities for compliant with CRPD. 2.To empowe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developing different and multiple skills and hobbies despite their physical conditions. 3.To train scuba diving trainers and divers with disabilities and to remodeling the sterotype imiges of disabilities to the society. Moreover to enrich the life of sports and leisure activities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Our course aimed at assisting participants with disabilities getting diving license, rather than merely creating experience. From 2014 to 2017, this project has received 264 pessons registration and 73 admitted in total, 66 of them had successfully certified as CMAS divers and 11 of them, who are becaming certified instructors, have acquired 4-Star dive masters qualification. Moreover, this project also successfully makes Taiwan a more friendly enviriments for divers with disabilities. Several main diving training venues or places in Taiwan, for example, Longdong Four Seasons Bay, Kenting Xiaowan Scuba Diving Training Center and Houbihu Harbor etc., have improved their barrier-free environment and facilities when Last but not least, for the purpose of promoting disabled people’s right to participate in leisure and sports activities acknowledged in CRPD. Our trained divers with disabilities officially have founded Taiwan Disability Scuba Diving Association in June 2017. This year(2017), we host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Diving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in Taiwan and invite 3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12 professional instructors who promote scuba diving for peesons with disabilities. We are looking forward to learning valuable experiences in this field from the international experts and to share our progress in Taiwan with all distinguished guests. 座談會時間:2017年9月24日 座談會地點:台中南山人壽教育訓練中心 ●主講者講義speakers’power points 1.<a href="pdf/20170924-01-1.pdf">以行動實踐CRPD身障休閒、運動政策</a> <a href="pdf/20170924-01.pdf">How to make policy and implement it on leisure and sporting activities rights compliant to the Article 30 of CRPD</a> 王榮璋 立法委員 Wang,Jung-Chang. Legislator, R.O.C. 2.<a href="pdf/20170924-02-1.pdf">台灣推展無障礙休閒場域之政策與現況</a> <a href="pdf/20170924-02.pdf">The currently issues and circumstances on universal design for the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in mainstream leisure and sporting activities in Taiwan</a> 柯建興 交通部觀光局國民旅遊組組長 Ko, Chien-Hsing, Director of Domestic Tourism Division of Tourism Bureau,Ministry of Transport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3.<a href="pdf/20170924-03.pdf">香港推廣身障潛水之經驗 Experience on promotion of scuba diving for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a> 丘志財 國際傷健潛水協會(香港)秘書 Yau, Daniel, Secretary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and-In-Hand Divers, H.K 4.<a href="pdf/20170924-04.pdf">台灣推廣身障潛水之經驗 Experience on developing scuba diving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in Taiwan</a> 陳克誠CMAS課程總監、身障潛水夢想潛進教練團總教練 Chen,Ke-Chen, CMAS Course Director & Chief Coach, Taiwan 5.<a href="pdf/20170924-05-1.pdf">歐洲IDA訓練方式針對脊髓損傷人士在治療以及休閒潛水的效果 The effects of IDA Method in therapeutic and recreational diving for persons after Spinal Cord Injury (further on SCI) </a> Branko Ravnak 國際亞德里亞身心障礙潛水員協會 Branko Ravnak, Slovenia-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Handicapped Divers Adriatic (IAHD) <<資料待補>> 6.<a href="pdf/20170924-06-1.pdf"> 身心障礙者潛水其身體適應評估機制—以障盟潛水召募評估為例 </a> <a href="pdf/20170924-06.pdf">The evaluations of the health conditions for the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in diving</a> 黃坤崙 國防醫學院航太及海底醫學研究所教授 Huang,Kun-Lun, Professor of Graduate Institute of Aerospace and Undersea Medicine, Military Academy, R.O.C 7.<a href="pdf/20170924-07-1.pdf">潛水如何協助我處理讀寫障礙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a> <a href="pdf/20170924-07.pdf">How Scuba Diving helps me to tackle dyslexia and ADHD</a> 丘灝怡 國際傷健潛水協會(香港)會員 Yau,Geoffrey,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and-In-Hand Divers H.K 8.<a href="pdf/20170924-08.pdf">身心障礙潛水員潛水經驗分享 The experiences sharing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on diving</a> 林萬民 馬來西亞人助人慈善團體執委 Ling,Wang Ming, Executive Committee, Society of People Support People Malaysia(PSP) 9.<a href="pdf/20170924-09-1.pdf"> 由自我實踐到推廣身障潛水活動</a> <a href="pdf/20170924-09.pdf">From Self-fulfillment to Disabled Diving Promotion</a> 黃仁勇 台灣身心障礙者潛水協會潛水長 Huang,Len Yung, Chief diver, Taiwan Disability Scuba Diving Association (DSD)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3 身心障礙者體育節專刊報導一 ∼視障三鐵 從健康、挑戰至充實的運動人生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3 活著就要動,運動使人健康,對於身心障礙者更是如此,透過運動可增強身體機能並延緩身體功能的退化。但身心障礙者行動不便、有聽力/視力/智能障礙,該怎麼參與體育活動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的文章一探究竟。 <h4 class="c_Maroon">視障三鐵 從健康、挑戰至充實的運動人生</h4> 一開始接觸運動,是希望放鬆工作的壓力、緊張,如今運動已是朱明中生活的一部分,從游泳、路跑、協力車,參加鐵人三項接力賽,他還想繼續挑戰,藉由運動充實人生。 <h4 class="c_Maroon">運動 緩解工作疲勞</h4> 十九歲的朱明中,才高中畢業、準備提早入伍時,遇到了重大車禍,兩眼球被撞破、一眼摘除,他從此不再見光明。車禍八個月修養、半年後進入慕光盲人重建院學習,在女友家長「不是結婚、就是分手」的要求下,他們成了家,利用兩年的時間,老公學按摩、老婆學美容,打算自營按摩中心、建立事業。 「不過想得太簡單了」,朱明中說在臺東創業、消費人口太少,三年都沒有賺到錢,經由老師介紹,夫妻倆還是上臺北打拼,在一家生意不錯的按摩店工作,一工作就是十八年。後八年因為老闆退休,夫妻倆接下來成立較小規模的工作室。 十五年前,從小就頗喜歡球類運動的他,想要開始慢慢運動。最主要是工作太累,正想要找一個可以全身放鬆的運動,聽說臺北市文山特殊教育學校有針對身心障礙者開設游泳課,所有障別都可受訓。 朱明中過去只會「不標準」的蛙式,以前看到日月潭、海洋甚至溝圳都會「怕怕的」,沒想到看不見之後,對水有了完全不一樣的感覺,也許是「看不到什麼都不怕吧」。加上教練的指導,重新認識水的特性:不要掙扎地利用水的浮力,他慢慢地愛上悠游水中的自在。 教練透過動作示範,讓視障泳者互相摸索,朱明中在暑假就學會自由式,在朋友介紹下加入台北市身心障礙游泳協會的游泳隊,固定的練習不僅代謝所有工作的疲勞,他也開始積極參加比賽、海泳或橫渡日月潭等活動。一開始總是會撞到泳池池壁,為了減少撞到的機率,他也學會計算划手的次數,在自由式、蛙式、蝶式、仰式比賽衝刺時,就得仰賴岸上用長竿點視障泳者的頭,告知已經到了游池池壁。 剛開始學游泳時,朱明中參加2008年在花蓮的全國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取得游泳50公尺金牌,因為第一次非常興奮 ,後來每兩年都會參加,不過「只能拿第二名、第三名」,他笑著說。 現在雖然多數游泳池不會拒絕,但也常遇見不允許障礙者自己游泳的情形。理由是救生員無法顧及視障者,通常他都要有太太陪同才可入場,實際上到熟悉的運動中心游泳池,太太多半帶兒子去孩童游泳池,讓他自己游。只是有時候會意外碰到、或摸到其他泳者,但只要抱歉、說明自己看不見,多數人還表示不好意思。 <h4 class="c_Maroon">運動設施的城鄉差距</h4> 不過,運動設施的城鄉差距很大,例如全臺東只有一個公家游泳池,而在臺北市等都會區有非常多的視障陪跑員,如果他繼續生活在臺東,恐怕沒有這麼多便利的運動選擇。 相對而言,「臺北運動環境非常好」,朱明中說,志工也非常多,身心障礙者游泳、跑步都不需要花什麼費用。愈來愈多路跑賽支持,例如免報名費、提供更多的視障名額。僅有競賽協力車需要自費處理一些裝備,但也有不少人贊助車衣、手套。 視障者騎車是最近才風行,也是因為有協力車,才首次開放視障者參與三鐵。協力車由協會提供,所以平時有名額限制。例如他們去參加三鐵,借車子免費但需自己負擔修繕、運費,「不曉得以後是否有資源幫忙」。競賽、運動用的協力車與一般休閒協力車不同,同騎的兩人不協力是無法運作的,要同心、同腳、同速度,「是真正的協力車」。上次環台與美國視障者同行,看到他們有俱樂部支持,踩得是公路協力車,只要輕輕踩就可飆速前進,與臺灣相比,「應該是轎車比摩托車吧」。 另外,在身心障礙者的賽事上,可能會有些公平性的疑慮,例如視障游泳選手「詐盲」,部分失明者、弱視者偽裝全盲,跳到不對等的等級參賽。所以現在部分運動項目的障礙參賽者不信任臺灣體位鑑定,還跑去國際鑑定。 先前與視障夥伴橫渡日月潭,他們在二十次划手後,以蛙式浮出,聽指揮調整偏移方向。一開始救生員需要指揮、還得游泳,跟不上視障泳者的速度,後來救生員踩蛙鞋,視障者與小兒痲痺的泳者一起遊,逐漸找到「合作」方式,也有時候他們還是太快、就變成「拉著救生員」游。 除了游泳協會,後來接觸中華視障路跑協會、台灣阿甘精神發展協會,他也開始跑步、騎協力車,朱明中說以前因受傷、腳韌帶斷裂過,一開始不敢跑步,但參加協力車環台、連續騎九天,發現自己的腳很有力,才開始接觸跑步,陪跑員都很厲害,會根據視障跑者調整步頻,旁邊牽著陪跑繩輪流換。大小路跑賽都會盡量參加,總是不定期週六爬山、週日比賽。 今年四月,臺灣第一次開放視障者獨立完成鐵人三項。朱明中以前參加過接力賽,這次參加一個人完成游泳1500公尺、單車40公里、路跑10公里的三鐵項目,已經維持一週兩次游泳、兩次路跑,一個月一次協力車隊練習的他,並不是太大問題,「成績也還好」。因為多數視障路跑者不一定也游泳,所以這次參加三鐵的視障者,全國僅有三人。 <h4 class="c_Maroon">運動好處 比想像還要多很多</h4> 有了運動習慣,「反而不易疲勞、工作效率更好」,朱明中自己也成為運動代言人,按摩工作需要耗費力量、一天工作時間多長達十二小時。但因為運動習慣,他精神比沒運動習慣前好很多。更好的「副作用」是穩定生理時鐘,因為人體需透過眼睛、皮膚調節生理時鐘,視障者看不到,他以前每三個月就會生理時鐘大亂,半夜像是睡午覺,一下就醒,工作時常體力不濟。但固定跑步、騎車接收陽光,讓他生理時鐘變得穩定,「是意外的收穫之一」。 朱明中分享,透過運動、三鐵競賽認識不同領域的人,也是一大收穫,明眼或盲人的親朋好友也有不少受他影響,開始固定運動。他也協助教兒子游泳,假日時與老婆、兩個兒子全家騎車出遊,結合運動也增進了家庭感情。 偷懶,其實是運動最大的障礙。對他來說,每天運動前將東西準備好、預約好復康巴士,「一點也不覺得麻煩」,沒有不去運動的理由。朱明中透過騎車各地遊覽,明眼夥伴邊騎邊講人、地、事,他在環台之後,做夢又出現了畫面,包括他們在田裡摸到的稻穗、經過公路的天然地形等。在之前,雖然中途失明者往往都能想像得出畫面,但日常生活習慣的黑暗,也侷限他們想像畫面的能力。 現在的他,「可能比一般人、比自己十九歲前體力還好」,即便每天工作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他還是有體力應付每天的晨跑、晨泳,也可以在工作空檔、午休時稍稍補眠。實際上「不運動反而身體會不舒服」。下一步,他還想要登玉山,總之不會放棄好處多多的運動。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4 身心障礙者體育節專刊報導二∼一生命中不能沒有運動的「拼命鐵娘」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7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04 活著就要動,運動使人健康,對於身心障礙者更是如此,透過運動可增強身體機能並延緩身體功能的退化。但身心障礙者行動不便、有聽力/視力/智能障礙,該怎麼參與體育活動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的文章一探究竟。 <h4 class="c_Blue">生命中不能沒有運動的「拼命鐵娘」</h4> 「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運動」!聽障運動員「拼命鐵娘」郭嘉秘很篤定的說。即便一路走來傷痕累累,政策體制沒有保障,身障運動員之路更是困難重重,她仍不改初衷,如今工作之餘,仍是早中晚努力不懈的運動員「套餐」訓練,為得是下一次更好的表現。 <h4 class="c_Blue">丟擲鉛球「丟出」運動人生</h4> 因意外事件,二、三歲時「世界變成無聲」,從小好動、調皮的郭嘉秘回想,直到四、五歲,她才發現自己與其他人不一樣,也曾經感到自卑、怨天尤人。 由於父母工作忙,她總是與鄰居孩子比手畫腳地打躲避球、跳房子、跑步,小學就讀臺北市立啟聰學校(北聰)時,老師發現她過人的體能,邀她上國中後加入田徑訓練。同是聽障的兩個姐姐發現這個妹妹很聰明,已經會讀唇語,與父母溝通把郭嘉秘轉到一般學校石牌國中就讀。 本來興沖沖轉校的郭嘉秘,馬上就後悔了,因為不適應天天哭,心疼女兒的母親請教北聰導師,導師親自到石牌國中,向同學、老師說明聽障生的需求,希望同學多多幫忙。之後的郭嘉秘與同學打成一片,恢復原本的活潑。 國中二年級時,體育老師試探好動的郭嘉秘想不想推鉛球,本來什麼也不懂的她在老師說明下,逐漸產生興趣,但老師與教練又溝通了半年。擔心不好溝通的教練一開始很排斥,最後提出郭嘉秘與學妹比賽的條件。看著學妹示範,依樣畫葫蘆的嘉秘第一次丟擲鉛球就比學妹還要遠,刮目相看的教練馬上邀請她入隊。 鉛球練習不到二週,教練就要求郭嘉秘跨擲鐵餅,鐵餅是相對技巧較困難的項目,她不斷地丟擲直到學會技巧,國二下學期便參加臺北市中等學校運動會,鉛球取得第一名成績,鐵餅第三次投擲本已破紀錄,卻因興奮過頭犯規踩線。國三再參加比賽,終於取得鐵餅、鉛球雙破雙冠軍。 為了訓練,小小年紀的郭嘉秘一早就得四點半起床、五點出門,參加六點半開始的一個半小時練習,中午還得參加重量訓練。教練以唇語教學、動作示範,也都會由老師、同學陪同比賽,注意賽事大會的各樣廣播公告。後來以體育保送生進入臺北市立士林高級商業職業學校(北士商),為了早上六點到八點、晚上四點到七點的訓練,郭嘉秘被要求住校,她記得每天晚自習總是忍不住打瞌睡,高一體重快破百的她,再辛苦訓練後到高三瘦到了78公斤,不過「拿下的金銀銅,覺得很值得」! 就這樣,在一般國內外比賽、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聽障奧林匹克運動會(聽奧)、亞洲運動會一路過關斬將的郭嘉秘,堅持著信念,咬牙完成每一項訓練、每一次比賽。 <h4 class="c_Blue">聽障運動員的辛苦集訓與挑戰</h4> 「聽奧集訓是真的很辛苦」,兩百公尺跪地起跑二十趟,必須在37秒內跑完,重量訓練從三百公斤重物開始繼續再加、以挑戰極限,當時瘦得快、肌肉發達的郭嘉秘還被笑成「虎背熊腰」。因為在2009年聽奧罕見的「三棲」,跨足籃球、定向越野、鐵餅三項,甚至一天比完三個不同項目,也被稱為「鐵人阿秘」、「拼命鐵娘」。 然而在聽奧奪下金牌的郭嘉秘,卻未因此順遂。過去多次在國際賽事取得名次的她,也曾因傷在2005年聽奧比賽失利獲得第四名,深刻感受到行政官員只顧金銀銅選手的現實。在聽奧兩個月後,她因為機車車禍腳傷、膝蓋無力、無法走路,第一時間的醫學中心未發現她肩膀韌帶斷裂,直到教練請體育學會理事長紀政幫忙,推薦到中山醫院斷層掃描發現肩膀需手術、長期復健,半年之後才有辦法舉起手。 「要我休息我也停不下來」,郭嘉秘說她還是偷偷運動,用另隻手練習。雖然醫師說開刀復健後可能只能恢復八到九成,但她仍不願意放棄,在2016年赴日參加聽障女籃比賽時獲得冠軍。今年端午節時她參加划龍舟比賽(一般比賽),再來還有鉛球、鐵餅比賽、臺北市青年春季盃選手選拔。「不是一定要拿獎、只是自我訓練」,對郭嘉秘來說,未來計畫一如既往:保持運動。 <h4 class="c_Blue">國家不重視運動選手</h4> 即便是多次代表國家出賽的運動選手,政府一樣沒有給予任何支持,郭嘉秘說「不被重視、其實一般或聽障選手都一樣」。直到今天,郭嘉秘及其他選手夥伴,也都是繼續找以前的台北市立體育學院的教練協助,回到學校與學弟妹一起訓練,朋友們互通有無、告知或詢問各項比賽。 國際比賽時,政府出錢補助機票,「有得獎就掌聲鼓勵、但訓練只能靠自己」。至於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補助,需透過選拔、集訓、再選拔看成績才有補助,不過仍需要自我訓練。相對於國外對聽障選手、運動選手的訓練補助,是差得遠了。 畢竟要生活,「就需要靠工作」。郭嘉秘現在是臺北市政府環保局的員工,不過她是在聽奧之前、2008年就考上環保局,當初雖然擔心會耽誤到集訓,也有人勸她不要考試,但考慮之後的生活,「政府不能期待」,她是該屆唯一通過考試的聽障女性。 然而,政府承諾介紹工作給於聽奧獲得金銀銅的選手,反而沒兌現在郭嘉秘身上,因為她還在等待2008年考上環保局的缺,當其他選手都開始工作了,她反而失業好一陣子,還得自己去身障職業中心詢問,直到2010年下半年才開始工作。 因為是外勤的環保局清潔員,郭嘉秘每天晚上八、九點就得睡覺,六點開始工作,中午休息的一小時、及下午兩點下班時間後,就是她的訓練時間。由於公家單位集訓最多只能給七天、不能一次請,所以她也只能自己調整休假、特休加強訓練。 「一邊工作一邊訓練,其實奪牌機率不大」,郭嘉秘說,希望政府重視運動員、提供更多的福利,「給我們一些幫助」,包括復健的補助,不是出國比賽才有防護員,平時受傷只能靠自己。在國際賽事遇到的運動員,日本聽障選手補助每個月一萬元,尤其是烏克蘭、俄羅斯選手,基本生活費就有兩、三萬元,拿到金牌還有車、房福利,可以不需要工作、專心訓練,讓她非常羨慕。 先前代課回北聰教學生體育,也讓郭嘉秘感到頗有成就,除了聽障學生、還有智能障礙、自閉症、肢體障礙等其他障礙學生需要更多耐心,她很願意一個個用手語、動作解釋及親自示範動作,再個別為不同學生,加強、簡化動作,看到學生因完成動作開懷,她也非常高興。 「聽障者也是人」,郭嘉秘說,只要有興趣、有能力就可以參與體育運動或競賽,聽不到可以透過口語、寫字說明,增加理解,也可以進一步了解各項規則。入門不是困難,若需進階技巧、領悟,就需要專業教練引導、協助改進,尤其比賽集訓多有翻譯協助。「聽障,可以再多二、三倍的努力」。 如今她仍深刻記得,1997年在丹麥獲得鉛球第二名,才十六歲的她站在台上領獎,當看到自己國家的國旗在國外冉冉上升,感到非常感動。雖然運動競賽一路走來,受傷太多,家人看不下去一直勸她放棄。她也看到不少人因為生活壓力、體力有限,已經先行退休,已經是田徑圈元老的郭嘉秘說「我就是要持續運動」。 在環保局工作,遇到各類聽障孩子,或者年輕有潛力的選手,郭嘉秘「還是會鼓勵年輕選手繼續運動」,因為,對她來說:「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