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e能談 http://www.enable.org.tw/iss/index.php 中華民國殘障聯盟 zh-tw Copyright 2001 league@enable.org.tw Enable 中華民國殘障聯盟-議題e能談 http://www.enable.org.tw/images/index_04.gif http://www.enable.org.tw/ 殘障聯盟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2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9-【人物專訪】從障礙者的角度出發,易讀促進融入社會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2 <h5 class="c_Blue">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h5> 雖然看得到、聽得到,不過心智障礙者仍是閱讀量較少的族群,這與他們認知和識字能力較差有關,因此心智障礙者很少主動閱讀大量純文字,看散文、小說的機會少,對於影片或圖片多的雜誌則較感興趣。 為了鼓勵他們閱讀,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以下簡稱智總)進行服務時,會透過圖文繪本幫助智能障礙者理解文字,或是透過讀書會的「任務」,讓他們去搜尋相關資訊。智總秘書長林惠芳舉例在辦理文化深度旅遊時,負責介紹奇美博物館的智障青年,就必須為了達成賦予的任務而去找資料閱讀;有次任務則是檢視文化場館的無障礙設施,就會請智障青年從自身角度出發,針對幾項重點去觀察,比如出入口是否有無障礙設施?服務台可以借用哪些輔具?場館的簡介是否讀得懂? 心智障礙者在就學時讀課文也常遇到困難,必須靠老師協助解說,以更淺顯易懂的說明讓他們理解,如果本身障礙程度沒那麼重或有語言優勢,或許只是動作上比一般學生慢點完成,還能在普通班跟大家一起考試;如果障礙程度較重者,就有賴老師依據其需要另外出考卷。 <h4 class="c_Maroon">參照歐洲經驗 資訊易讀化引入臺灣</h4>《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CRPD)第2條,將傳播定義為應包括淺白的語言,也就是易讀的資訊。「易讀」(Easy-to-Read)已在聯合國、歐盟及多個國家推動,包括美國、英國、澳洲、紐西蘭及鄰近的日本、韓國,都已經在推動資訊易讀化,其中日本與韓國已經製作完成易讀版的CRPD,試圖將此關乎障礙者權利的重要資訊,傳達給身心障礙者本人。 歐洲包括蘇格蘭、芬蘭、法國、愛爾蘭、德國、葡萄牙、奧地利、盧森堡等8個國家,自2007年至2009年費時2年共同擬定「Information for All」的易讀資訊製作指南,智總取得翻譯為中文的同意權,於2014年底將易讀的理念與精神引入臺灣,並正式宣告與邀請社會各界來共同推動資訊易讀化。 林惠芳指出,過去社會大眾一直認為智障者的認知不好,事實上這個環境也沒有花力氣讓他們了解,希望透過鼓勵易讀,降低他們理解資訊的障礙。除了內容的難易度,障礙者的閱讀理解和自身經驗也有很大的關係,比如智總要製作CRPD的易讀版,除了翻譯聯合國的版本外,她強調必須讓障礙者一起參與討論,從他們的角度看如何呈現才能幫助理解。 智總帶著智障青年一起編寫自立生活學習指南,就是希望智障青年可以自己閱讀、參與操作,書的主題會依據他們的生活需求,比如他們在意從別人眼中看到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就會帶著他們去量身高體重,計算自己的BMI值;又例如智障青年很想交朋友,就透過合作拍影片的方式,用故事的橋段讓他們學會怎麼去判斷、注意陷阱。 智總編寫的自立生活學習指南已經出版兩冊,主題分別是健康與人際,還有一本的主題是介紹金錢觀,讓智障者學會如何記帳、提存款、使用ATM、預防詐騙等,林惠芳笑說這個主題討論非常熱烈,光是介紹錢幣,有些人認為應該簡單介紹即可、有些人認為必須完整些,要介紹國外貨幣、信用卡等等,還沒有共識,且文字內容還需要修改得更精簡,目前還沒正式出版。 圖書館是大量提供閱讀的場域,不過目前的圖書資訊服務,心智障礙者並不好使用,他們很難理解成人圖書館的書目分類,因此多半去兒童圖書館,開架式的書比較方便拿取,如果真的要找特定的書,通常會找櫃台服務人員協助。 <h4 class="c_Maroon">宣導品易讀版 增進障礙者的社會參與</h4>林惠芳以鄰近的日本為例,任何宣導品都大量的易讀化,如文化場館內一定有兩種簡介,一種是一般版本、一種是圖文易讀版,日本還有一份報紙專門給心智障礙者看,以簡單易懂的文字讓他們也能社會參與。 此外,日本的心智障礙團體有自己的畫家、寫手以及印刷公司,長期主動提供心智障礙者可理解的資訊,每個不同主題就做一本小冊子,比如講身心障礙鑑定,就做成一本圖隨文的書,「不僅讓障礙者理解,就算我不懂日文,這樣看也能了解」,甚至有的書沒有任何文字,比如教障礙者製作糕餅的書,全部都是以照片呈現。 從臺灣推行易讀的經驗來看,目前心路基金會的刊物開始易讀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很積極要達到文化的無障礙,鼓勵障礙者走出家來逛博物館,因此與智總合作把簡介易讀化,並提供易讀導覽,後來發現這樣不僅對心智障礙者有幫助,中文不熟悉的外國人也可以使用,效果甚至優於各種語言翻譯的版本。 去年起各縣市政府開始對易讀有興趣,比如臺南市政府透過教育訓練,將易讀概念推廣給身心障礙福利團體、身心障礙個案管理中心、文化場館、區公所等,此外包括臺北市政府、新北市政府也開始回應易讀這件事。 林惠芳指出,歐盟對易讀的規則已經有標準,比如一句話不要超過多少字,換行斷字或斷句要完整,圖在左、文在右的呈現等,智總一直希望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做華文的易讀定義規範,這樣社會各界在推動易讀時才有依據,不會各自解釋,自認已經把資訊簡單化,障礙者卻仍然看不懂,不過這項提議還沒有得到回應。 一旦普遍推廣,大量製作易讀版本需要釋出圖庫來配合,是否需要付費?收費能否合理負擔收費?都還需要討論。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3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10-【國際訊息】閱讀。世界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3 閱讀,不只是閱讀圖書,也包含閱讀生活各領域中的一般資訊。在介紹國際推動身心障礙者閱讀及平等獲取無障礙資訊的法令、指引與現況前,先看看我國《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著作權法》、《圖書館法》等相關法令的簡要說明。 《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於2014年修訂時,第30條之1原訂中央教育主管機關應規劃成立一視覺障礙者專屬圖書館,配合《圖書館法》第9條之修正及《馬拉喀什條約》,修訂為中央教育主管機關應規劃對視覺功能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障礙者或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特定身心障礙者成立一身心障礙者專屬圖書館,並也依本條文之授權訂定《身心障礙者數位化圖書資源利用辦法》。另,參考日本《為障礙兒童及學生教科用特定圖書等之普及促進法》及考量身心障礙者學生之受教權,增訂第30條之2,政府可強制向教科書發行業者徵集以教學為目的之教科書電子檔,以利為視覺功能障礙者及其他特定身心障礙者進行重製,此條文一樣適用各級政府機關出版品。 除此之外,第30條規定了身心障礙學生在學校所需的各項學習需求,包含點字讀物及相關教育資源應該依其障礙類別、程度等提供,以利其公平合理接受教育;第52條則提到各級及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辦理公共資訊無障礙,以協助身心障礙者參與社會,而所謂公共資訊無障礙意旨網路、電信、廣播、電視等設施提供視、聽語等功能障礙國民無障礙閱讀、觀看等;第52條之2規定了各級政府及其附屬機關、學校設置之網站應符合無障礙網頁的規範;第61條則規定了應針對聽覺功能或言語功能障礙者提供手語翻譯及同步聽打服務,以利其參與公共事務。 《著作權法》於2014年參酌《馬拉喀什條約》之精神,修訂第53條、第80條之2及第87條之1。第53條歷年修正從僅關注視覺障礙者,到增加聽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至今則修改為各單位為專供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障礙者或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障礙者使用之目的,得以翻譯、點字、錄音、數位轉換、口述影像、附加手語或其他方式利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而障礙者或其代理人為供該障礙者個人非營利使用,亦準用前項規定;第80條之2則規定著作權人所採取之防盜拷措施不應限制為視障者接觸已公開發行著作之利益,以落實保障視障者接觸無障礙版本之權益;第87條之1則規定各單位為身心障礙者以各種方式重製之著作重製物,雖未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而輸入著作原件或其國外合法重製物者,準用第53條,不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 至於圖書館相關法令,則有不少保障身心障礙者取得圖書資訊權益的相關內容,包含《圖書館法》第9條於2015年修訂時,將原訂圖書館應提供視覺及聽覺障礙者等特殊讀者服務,擴及為對視覺、聽覺、學習及其他閱讀困難障礙者等提供讀者服務,並增訂中央主管機關應訂定特殊讀者所需之圖書資訊特殊版本之徵集、轉製、提供與技術規範,而教育部則依此授權訂定《特殊讀者使用圖書資訊特殊版本徵集轉製提供及技術規範辦法》;除了圖書特殊版本的相關內容,在《圖書館設立及營運標準》第9條第3項則規定,圖書館建築設備要參考公共圖書館建築設備之國家標準,並應考量特殊讀者之需求。當然身心障礙者取得圖書資訊的權利要獲得保障,有了對應與充足的館藏資源及無障礙的硬體空間,圖書館員如何服務身心障礙讀者也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國立臺灣圖書館在2015年進行「圖書館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指南研究」,並於2016年正式出版《圖書館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指引》22,內容就人員知能、館藏發展、讀者服務、網站服務、典藏管理、行銷推廣、設施與設備、研究發展等內容進行介紹,雖無法規強制力,但可協助各圖書館工作人員了解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應推展之工作事項,並作為規劃執行之依據。 看完了臺灣的法令介紹,讓我們一起看看國際圖書館協會聯盟推行的身心障礙讀者服務、韓國推行無障礙資訊近用與身心障礙讀者服務,以及國際間推行易讀的現況。 <h4 class="c_Maroon">※註:各項法令之條文內容及法條沿革、立法說明,可於「全國法規資料庫」(http://law.moj.gov.tw/)與「立法院法律系統」(http://lis.ly.gov.tw/lglawc/lglawkm)中查閱。</h45>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4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11-【國際訊息】國際圖書館協會聯盟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4 IFLA(註1)於1927年在英國愛丁堡成立,目前已有來自全球140多個國家超過1400名會員,是個獨立、跨國的非政府及非營利組織,會員包含全世界各地的圖書館、資訊服務機構、圖書館協會與資訊服務協會等,聯盟目標是為了促使圖書與資訊服務提供的品質提升,以及鼓勵人們廣泛了解圖書與資訊服務的價值。 I F L A 下設了好幾個專業部門以推行各種不同主題的活動,其中包含「圖書館服務閱讀印刷文字有障礙的讀者部門」(Libraries Serving Persons with Print Disabilities Section, LPD)(註2)以及「圖書館特殊讀者服務部門」(Library Services to People with Special Needs Section, LSN)(註3),並也制定了許多相關的指引,以下簡要介紹。 一、LPD:任務是為了閱讀印刷文字有障礙的讀者倡導更為平等與無障礙的圖書館服務,對象包含因全盲、低視能、感知或認知障礙無法閱讀標準印刷文字,以及因肢體不便而無法拿著書籍的讀者。制定了三個相關指引:《設計與建置整合數位圖書館系統指引》(Designing and Building Integrated Digital Library Systems - Guidelines)(註4)、《資訊時代的盲人圖書館發展指南》(Libraries for the Blind in the Information Age- Guidelines for development)(註5)、《點字使用者的圖書館服務指南》(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 to Braille Users)(註6)。 二、LSN:任務是關注因為生活狀況、生理、心理或認知障礙導致無法使用圖書館服務的人,對象包含但不一定僅限於以下,如在醫院及監獄的人、遊民、在療養院與護理機構的人、聾人、閱讀障礙者與失智症者等。制定了以下幾個與身心障礙者相關的指引,重點摘要如下: ( 一)《閱讀障礙者的圖書館服務指南》(Gu i d e l i n e 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rsons with Dyslexia、IFLA 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rsons with Dyslexia –Revised and extended)(註7):以下簡要介紹2014年修訂版中「歡迎閱讀障礙者到訪我們的圖書館」宣傳單張。 1.介紹何謂閱讀障礙者(特性、常面臨的閱讀困難、人口比例、有閱讀障礙的名人)。 2.具備適合的資料與設備:包含有聲書、DAISY、易讀資料、關注娛樂(影片、音樂、遊戲)、數位資源、電子書與電子書閱讀器、閱讀工具。 3.空間與資料展示:清楚的標示與圖像、資料與資訊科技工具(閱讀筆、閱讀/書寫軟體)的擺設要靠近服務台、每台公用電腦都要有語音及書寫軟體、電腦要與有聲書及相關易讀資料放在一起、設置一個啟發易讀的區域、在圖書資料與書架上要貼上易讀標誌、書本與其有聲版本要放在一起、書籍/光碟的擺放要以封面展示。 4.圖書館工作人員及合作夥伴:提高認識、訓練工作人員知道如何接待閱讀障礙的讀者、開發「可預約你的專屬圖書館員服務」、館內與館際合作、服務整合與擴充、在資料/工作人員/行銷策略等層面提供充足的資源。 5.市場行銷:製作一個易讀且提供有用訊息的傳單(包含印刷品與數位格式)、無障礙網頁、透過技術建置一個無須預約的對談窗口、在當地新聞報撰寫圖書館服務相關文章、整合訓練課程與活動。 (二)《聾人的圖書館服務指南》(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Deaf People 2nd Edition)(註8) 1.圖書館員:圖書館員要接受培訓以了解如何向聾人社群提供服務, 當然若能聘請聾人圖書館員會更好,圖書館學系的課程也要納入如何提供聾人讀者服務的相關課程,而國家級的圖書館也需有一個專責部門向各層級圖書館提供如何服務聾人讀者的諮詢。 2.溝通:圖書館員必須接受訓練以了解聾人的多元溝通方法以便與其有效溝通、圖書館應善用科技輔具與聾人溝通、影像資料提供字幕/手語、圖書館活動方案須提供手語翻譯/即時聽打服務、設置視覺/閃光緊急訊號裝置。 3.資料蒐集:圖書館應蒐集聾人文化的相關資料、蒐集/保存聾人接受教育的相關資料、蒐集與維護字幕/手語影像並提供播放設備。 4.服務:圖書館所提供的各項服務與活動方案都要讓聾人可以參與,且這些規劃都要事先徵詢聾人社群的意見,並可活用網路宣傳服務。 5.方案宣傳: 因普遍來說聾人造訪圖書館的頻率較低,圖書館應積極向聾人社群宣傳他們的方案與圖書館設備、資料等都是便於聾人參與及使用的。 (三)《失智症者的圖書館服務指南》(G u i d e l i n e s f o r Library Services to Persons with Dementia)(註9) 1.圖書館員要服務失智症者必須要:了解失智症以及他們會有的反應、諮詢相關領域專家、參加相關課程與研討會議、花時間在照顧單位與失智症者接觸。 2.與失智症溝通的注意事項,包含眼神接觸、注意對方反應、說話清楚與緩慢、使用簡單語言、使用重複與一致的用語、給對方足夠的時間回應等。 3.提供給失智症者的閱讀素材,包含圖像書(照片)、有聲書、當地歷史書、音樂、影片、電動遊戲、懷舊材料等。 4.圖書館對於居家的失智症者可透過郵包提供服務,對於在機構的失智症者,則要定期造訪,並與機構工作人員討論要準備何種閱讀素材、主題,也可舉辦說故事等特別的方案。 5.目前有關注失智症服務的圖書館很少,若有提供服務,務必加強宣導。 ( 四)《圖書館服務醫院病患、居住在長期照顧機構的高齡者與身心障礙者的指南》(Guidelines for Libraries Serving Hospital Patients and the Elderly and Disabled inLong-Term Care Facilities)(註10) 1.醫院圖書館(hospital library)是指一個專為病人提供休閒閱讀資料且常與健康資訊相關聯的圖書館。型態多樣,可以由母機構完全支持、由母機構與外部機構共同支持、當地圖書館的分支、由志願組織建立與維護等等,但不論型態如何都需有自己的預算與工作人員而可以獨自運作。 2.硬體環境: (1)應位於醫院中心以便於造訪, 且須設置清楚標示。 (2)進出口:門口無高低差、設置自動門、寬度便於輪椅與病床進入、使用全片或半片玻璃門以邀請讀者進入(但須設置告知標示避免撞上)、大門易於開啟等。 (3)空間:提供一個安靜且獨立的空間,不與其他部門共用。座位規劃要考量可容納個人與團體。不同類型的機構要依其住院人口設置不同比例的座位,且須注意臥床病人需要更大的空間。有關空間配置可依其規模、類型、目標群體等規劃閱讀/學習區、視聽區、電腦區、參考區、無障礙廁所、互動區、兒童區、辦公區、志工休息區。 (4)其他:光線儘量用自然光但應避免直射、桌椅的設置要考量多元使用需求、地板的材質要考量感染控制、書架間的距離要讓使用不同類型行動輔具的讀者都可安全通過、考量預算設置輔具/電視/影印機/電話等設備。 3.工作人員:人數會因為機構規模、預計使用圖書館服務的人口數、提供的資料/方案/服務而有所不同,但必須注意的是向住院病人提供圖書館服務,尤其是針對無自理能力的高齡者與身心障礙者,是極需要密集人力的。對於每個館員,包含負責行政庶務的館員、直接服務讀者的館員與志工都有不同程度的資格要求,並需持續接受在職教育訓練。 4.圖書資源:通常包含印刷與非印刷的休閒閱讀資料以及健康資訊資料, 資料的選擇最好考量以下原則,狀況好且品質佳的資料、書籍要輕方便拿取、考量視覺障礙者需求提供一定比例的大字書/CD/點字等資料、非小說與健康相關的資料必須是最新且權威的(需有一定比例以不同格式提供)。 5.方案與服務:除圖書館資源外,醫院圖書館一定需要規劃些活動方案,如定期預約書車服務、館際互借服務、參考服務、讀者諮詢等。 (五)《易讀資料的指南》(Guidelines for Easy-to-Read Materials)內容請查閱以下對於國際間推行易讀之指南的介紹。 另外,考量到許多國家的圖書館之物理環境與服務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可近性仍然不足,故於2005年出版了《讓身心障礙者可無障礙進入圖書館的檢核清單》(Access to libraries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 CHECKLIST)(註11),以供各類型圖書館參考。內容包含物理環境的無障礙、資料與服務的無障礙、媒體格式(有聲書、大字書、易讀書、點字書、字幕/手語影像、電子書、觸覺圖像書籍)、圖書館員的訓練、對於各類型身心障礙者之服務型態、網站無障礙、與身心障礙組織的合作等。 註釋 1.IFLA <a href="https://www.ifla.org/">https://www.ifla.org/</a> 2. IFLA –LPD <a href="https://www.ifla.org/about-lpd">https://www.ifla.org/about-lpd</a> 3. IFLA –LSN <a href="https://www.ifla.org/lsn">https://www.ifla.org/lsn</a> 4.《Designing and Building Integrated Digital Library Systems - Guidelines》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90?og=72">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90?og=72</a> 5.《Libraries for the Blind in the Information Age - Guidelines for development》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86?og=72">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86?og=72</a> 6.《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 to Braille Users》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guidelines-for-library-service-to-braille-users?og=72">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guidelines-for-library-service-to-braille-users?og=72</a> 7.《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rsons with Dyslexia、IFLA 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rsons with Dyslexia – Revised and extended》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node/9457?og=50">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node/9457?og=50</a> 8.《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Deaf People 2nd Edition》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62?og=50">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62?og=50</a> 9.《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rsons with Dementia》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104?og=50">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104?og=50</a> 10.《Guidelines for Libraries Serving Hospital Patients and the Elderly and Disabled in Long-Term Care Facilities》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61?og=50">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61?og=50</a> 11.《Access to libraries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CHECKLIST 》 <a href="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89?og=50">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ifla-professional-reports-89?og=50</a>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0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8-【人物專訪】易讀易懂,創造包容互助的社會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20 <h5 class="c_Blue">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h5> 「易讀」(E a s y-t o-R e a d)是指容易閱讀與容易理解的訊息,已在聯合國、歐盟及多個國家推動,目的是讓處在有障礙情境的人,可以無障礙的獲取各種資訊,進行任何活動。 <h4 class="c_Maroon">ICF重新定義身心障礙者</h4> 傳統對障礙者的定義, 認為是「個人」有看不見、聽不到&#8943;&#8943;等身體功能問題,不過自從聯合國WHO推動ICF,也就是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Function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的簡稱,不將身心障礙侷限於個人的疾病及損傷,同時納入環境因素與障礙後的影響,藉由這兩個部分的評估,幫助身心障礙者能獲得更貼近自己需求的服務。 愛盲基金會主任李英琪指出,這是一套重新看待身心障礙者的方式,要求任何處在有障礙情境的人,透過改變環境因素(科技、輔具、無障礙環境或更好的通用設計、友善態度及支持、政策)與服務可以讓他機會平等地去想去的地方、做想要做的事。為了更了解這套制度,原本在臺北市勞工局身心障礙就業資源中心視障組擔任執行長的她,毅然前往法國念書與工作,前前後後一待就是5年多。 <h4 class="c_Maroon">易讀易懂資訊是國家基礎建設</h4>法國2005年採用I C F的障礙定義重新調查,結果是很衝擊的,根據2015年法國易讀易懂政策白皮書報告,法國國家經濟研究與統計局(INSEE)公布法國居住人口為65,585,857人,其中各類身心障礙者/處於障礙情境的人口有2300萬、老年人口2600萬、勞動人口950萬、學齡人口700萬,顯示出身心障礙者與健康 (及亞健康)老人是社會的主要人口,一般上班族和學生族群才是少數人(25%),基於人口結構的質變,因應高齡化、少子化的趨勢,會有愈來愈多人口會老、會生病,形成更多障礙者,和更少可服務障礙者與老人的勞動人口,故「易讀」、「簡便行政」因此被提出來,以提昇自主性和生活品質。 為了讓所有人都敏感到易讀的重要性,生產更多「給所有人」的資訊,法國以絕大部分都是非身心障礙者與本國人進行調查發現,85%受訪者指出易懂資訊可減少溝通的問題,至於取得資訊的管道,高達86%的人透過上網,尤其是35歲以下的年輕人;對於資訊的選取,有40%的人認為手寫字或字體太小、藝術字體很難懂,38%資訊過多過密集、84%指出資訊若附上易讀圖示或照片會比較容易閱讀,82%指出若編排統一有好的格式很有幫助。 李英琪表示,調查的受訪者其實多數都是一般人,想像一下我們的受訪者若是身心障礙者,那結果呢?可見易讀易懂的原則是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幫助得到想要的資訊,不管以書面、電子或視聽等哪種形式,目的是要讓心智障礙者、閱讀障礙者、自閉症者、文盲、老年人、新移民、聾人、盲人、中風後失語症患者、注意力缺損/過動及一般兒童等多樣的人都能懂,幫助創造包容與互助的社會。 只是目前推行資訊易讀化的國家主要運作組織都是心智障礙團體,很容易把易讀解讀成只為心智障礙者服務的無障礙資訊需求,不過法國在推動的時候,很清楚是要確保社會裡各種差異的人都得到包容互助,有助於減少社會鴻溝,因此把易讀當成「通用設計」,也就是「給所有人的資訊」來推動,而且他們把生活中最常用的資訊分領域來推動,比如門牌經過系統化的設計,讓許多中年後才失明的視障者,也能運用邏輯推論找門牌。 「隨著人口快速老化,以及愈來愈多人罹患失智症,勢必將有更多人面臨障礙處境,易讀易懂應該成為國家基礎建設。」李英琪指出,關鍵在於預防疾病,法國發現推行易讀易懂的自我照顧醫療網,可增進民眾健康促進及預防的概念、也便於通知回診及遵守醫囑的習慣,幫助他們照顧自己的健康。 易讀對身心障礙者來說尤其重要,李英琪舉例比如政府單位做的身心障礙者生活需求調查,最需要知道調查結果的是當事人與其家人,但目前報告只有一堆統計數字,且頁數太厚,減少一般人閱讀的興趣,更何況是許多面對生活中的吃喝拉撒就已經焦頭爛額的身心障礙者和家屬,因此應該製作易讀版本,只要說明結論就好,句子盡量短、用淺顯易懂的文字並附上圖示,如果有不同主題則應該分冊介紹。 <h4 class="c_Maroon">政府各部會應帶頭推廣易讀</h4>此外根據教育部特教通報網,身心障礙學生目前增加60%進到大學就讀,李英琪表示這麼多障礙大學生要寫報告、上網找資訊,易讀易懂變得更加重要,而且也需要獲得租屋、交通、育兒、法律方面的易讀易懂資訊,以利未來出去自立生活,「不同領域應由各部門編列預算,提供易讀易懂資訊,臺灣還沒有跟上腳步,有待提升。」 臺灣引入易讀是2014年底,由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翻譯歐盟的資訊,後來在部分心智障礙的機構做內部試驗,把教案做成易讀易懂版,2015年底成果發表後,2016年臺北市陽明教養院開始採用,目前官方運作較快的是臺北市,2017年9月還成立臺北市易讀俱樂部 (easy r e a d c l u b),包括衛生局、社會局、文化局、觀光傳播局、體育局、交通局等各局處均共同參與來推動易讀。至於中央,目前僅有文化部針對轄下20個場館,提出整合資訊網站的標案要提供不同障礙者需求的資訊,和所屬的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國立臺灣美術館較積極投入心力資源。另,未來還需持續監督《藥事法》第75條的落實狀況。 註:《藥事法》第75條內容提到,提供藥品資訊易讀性之輔助措施: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公告之藥物,其標籤、仿單或包裝,應提供點字或其他足以提供資訊易讀性之輔助措施,以利弱勢族群讀取藥品資訊。 <h4 class="c_Maroon">減少障礙情境帶動外國觀光財</h4>至於超市貨架的側面,會設置一個掃條碼的機器,一掃就會語音報讀出商品品名、金額等資訊,讓視障者或有老花眼的老年人,很容易得知手上拿的是什麼。其實包括觀光、運動、學校、住所等各部分,法國都有如何製做易讀易懂的範本。 取得資訊的障礙也很常發生在外國人身上,法國推行易讀易懂後,促使更多國外觀光客願意前來,賺到觀光財,歐洲有些城市開始跟進,比如布拉格也推行很多無障礙措施,市府官方網站把無障礙和易讀資訊分為輪椅使用者、視障者、聽障者、行動不便老人等不同分眾,給予不同資訊。這些資訊具雙向互動,若發現有障礙情境,比如哪邊無法通行,也可以通報處理。 這時代真正的出版是在網路上,也是大家主要擷取資訊的來源,易讀易懂第一步措施是把資訊公告在網路上,李英琪分析法國成功推行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先帶頭做易讀易懂的資訊,把範本放上網路讓想做的企業可以參考,另一個原因是法國的身心障礙者有生活津貼,具備很好的消費能力,加上易讀推行成熟後成為一門專業,進而發展收費服務,考量是這麼大宗的人口,企業當然願意購買易讀服務去賺他們的錢。 李英琪指出,法國2005年執行ICF修改身心障礙定義,花了10年倡議教育如何做,及宣導易讀這件事是跟大家有關的,發展出條列式步驟的推廣方法,2015年後從倡議變成規定,不做就是違法,她認為臺灣也會經歷這樣的政策階段,也就是先經過長期的宣導,許多人知道如何做後,再變成法令規定。 所謂易讀易懂,就是要讓資訊接收得到以及資訊簡明易懂,她建議學習法國的經驗,政府一開始應該先做易讀易懂的原則推廣,最好用範本的形式放在網站上,範本要包含各種領域,比如路牌的易讀易懂原則,與原本提供的資訊對照來看應怎麼修改。 推行時需掌握3個原則: 1. 要做到國小五年級的學生都能懂的程度,不過若能做到小三就可以懂、就不要做到小五才懂的版本。 2. 有文字就要附圖片。 3. 可以看得到就要能聽得到。 至於民間團體,各自有不同類型的障礙者要服務,不要把易讀看作只是心智障礙者的特殊需求,而是要當成有效溝通的所有人需求,李英琪建議第一線專業人員要從自己的服務內容去思考,如何用更簡明的方式,讓障礙者就能自己掌握訊息,不用一直倚賴專業人員做解釋。此外,若做出不錯的範本應分享在網路上,因為電子化是無障礙的第一步,也利於彼此互相學習。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7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5-【現況大搜查】身心障礙者閱讀狀況統計與調查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7 我國官方的出版、圖書館館藏、圖書館資源使用統計並沒有以身心障礙者與圖書特殊版本作為調查對象,故難以了解身心障礙者閱讀的全貌,以下僅以國立臺灣圖書館之出版品、《圖書館年鑑》、《文化統計》及《身心障礙者生活狀況及各項需求評估調查報告》等資料,初淺介紹身心障礙者閱讀之現況。 <h4 class="c_Maroon">一、圖書館提供身心障礙讀者服務之現況</h4>依據2016年《圖書館年鑑》(註1) 中圖書館統計顯示,全國圖書館共計5,344所,其中包含1所國家圖書館、616所公共圖書館(國立圖書館及分館5所、直轄市立圖書館及分館290所、縣市立圖書館及分館23所、鄉鎮市立圖書館及分館218所、私立公共圖書館80所)、181所大學校院圖書館及28所特殊學校圖書館。 依據2015年《圖書館年鑑》(註2) 中「國內圖書館視障讀者服務發展」專文以及相關視障服務單位之介紹,目前提供視障讀者圖書資源與服務的單位包含: ( 一)7所公共圖書館: 國立臺灣圖書館、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臺北市立圖書館啟明分館、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高雄市立圖書館新興分館、桃園市立圖書館視障資訊室及臺南市立圖書館中西區分館。 (二)4所大學校院圖書館:國立清華大學(盲友有聲書籍服務委員會)、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圖書與資訊處視覺障礙資料小組)、淡江大學(華文視障電子圖書館)、國立交通大學(數位愛盲有聲書網)。 (三)2所特殊教育學校:臺北市立啟明學校(數位圖書館)、國立臺中啟明學校(紙圖書館)。 (四)5個民間單位:財團法人普立爾文教基金會(雙視點字童書)、愛盲基金會(線上有聲書、點字書)、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線上DAISY圖書館)、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點字數位有聲書光碟寄送)、中華光鹽愛盲協會(數位有聲書)。 顯見提供身心障礙讀者圖書資源與服務之單位與一般圖書館存有顯著落差。 <h5 class="c_Black">※註:各國在推行身心障礙讀者圖書資源與服務多是從視覺障礙者開始,因為其無法閱讀傳統紙本出版品,故因應其閱讀特性而提供點字書、電子檔格式、有聲書等等。以國立臺灣圖書館為例,1973年改隸中央(原名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後籌設視覺功能障礙者之專責單位、1975年設置全臺首個「盲人讀物資料中心」、1976年開始自行製作出版點字書與有聲圖書、2011年被教育部指定為視覺功能障礙者之專責圖書館、2013年建置視障電子資源整合查詢系統、2014年被教育部指定為身心障礙專責圖書館。〔資料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2015年)。超越視界 共創精彩:101-104年「強化視障者電子化圖書資源利用中程發展計畫」成果專輯。新北市:臺灣圖書館〕</h5>2016年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林巧敏教授在國家圖書館館刊發表了一篇《臺灣地區圖書館身心障礙讀者服務現況與意見調查》(註3),以國立及公共圖書館、大學圖書館、特殊教育學校圖書館、設有圖書館之身心障礙團體等92個單位為對象,就其基本資料、營運管理現況、圖書資訊特殊版本館藏資源、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情形、對於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意見與建議等五部份進行調查,共回收49份問卷。 49個回覆單位僅有19個單位表示已提供身心障礙讀者服務,填答摘要如下: (一)營運管理現況:服務人力以志工為最多、僅4所編列年度預算、身心障礙讀者服務(辦證、館藏、到館)人數以視覺障礙者為最多。 (二)圖書資訊特殊版本館藏資源:多數未建立特殊版本館藏永續經營政策、多數每年會平均增加1 至500種特殊版本館藏、特殊版本館藏徵集來源以採購為大宗、特殊版本館藏媒體類型以數位有聲書(DAISY、MP3)為最多、特殊版、本館藏總數以類比有聲書(錄音帶)為最多、徵集特殊版本館藏遭遇的困難以採購與製作經費不足最為嚴重。 (三)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情形:特殊版本館藏資源檢索方式以併入一般館藏公用目錄為多、最常被借閱使用的館藏為有聲書(DAISY、MP3)」/數位點字書(含雜誌)/「雙視圖書(含雜誌)、9所之網站通過無障礙網頁檢測規範、11所已設置身心障礙讀者專用閱覽區、約三成六的建築完全符合內政部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提供身心障礙讀者使用之閱讀輔助設備以提供盲用電腦及其輔具(如點字觸摸顯示器等)/放大鏡(手持或照明式)為最多、提供身心障礙讀者服務事項以設置電子圖書館提供線上閱讀或下載內容為最多。 49個回覆單位對於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意見與建議的填答摘要如下:提供身心障礙讀者服務以欠缺專業人力最為困難、期許未來與專責圖書館合作發展之事項以輔導各館辦理身心障礙讀者服務最為重要、發展身心障礙讀者服務以辦理圖書館員專業培訓課程提升服務知能為最優先應進行之事項、尚未提供身心障礙讀者服務以缺乏專業人力為最主要因素。 <h4 class="c_Maroon">二、一般書籍與圖書資訊無障礙版本之間的落差</h4>(一)每年書籍出版數量與圖書資訊無障礙版本製作數量之間的落差依據文化部2015年《文化統計》(註4),2015年計有5,030個出版單位出版了39,717種新書,平均每591人就擁有一本新書,平均每千人擁有1.69本書。 目前並沒有國內製作各種圖書資訊無障礙版本(紙本點字書、電子點字書、有聲書、雙視圖書等)之統計資料,以下僅以身心障礙專責圖書館–國立臺灣圖書館之資料,來說明一般書籍與圖書資訊無障礙版本之間的落差。 依據國立臺灣圖書館2015年出版的《超越視界 共創精彩:101-104年「強化視障者電子化圖書資源利用中程發展計畫」成果專輯》顯示,臺灣平均每小時有4本書被出版,而一本視障圖書的製作卻需要4,320小時的等待時間。國立臺灣圖書館於2012至2015年間新增3,266種電子點字書、2,620種DAISY格式有聲書、632種MP3格式有聲書、309種雙視圖書,總計新增6,827種視障資源。 <h5 class="c_Black">※註:1.由於紙本點字書與錄音帶借閱需求較少,故暫停製作。2.新增之視障資源包含委外製作、館員自製、各單位贈送等。</h5>(二)一般圖書與圖書資訊無障礙版本之間的圖書館館藏落差 1. 實體書 依據2016年《圖書館年鑑》中圖書館統計顯示,2015年國家圖書館之館藏量5,340,716冊/件、公立公共圖書館之館藏量45,211,354冊/件。 依據身心障礙專責圖書館—國立臺灣圖書館網站(註5)之資料顯示,2016年館藏量總計1,814,915冊/件、其中圖書計1,491,597冊、視障資料僅有151,627件。而設有聽視障資源中心的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依據其網站資料(註6)顯示,館藏統計截至2017年8月,圖書計1,202,675冊,視聽障資料僅有2,611冊(點字書763、有聲書831、雙視書822、其他195)。 2.電子書 我國主流的電子書格式為PDF與ePUB兩種格式,由於PDF為固定排版如同紙本書一樣,出版單位多偏好此種格式,依據2015年《臺灣出版產業廠商經營成果概況調查報告》(註7),2015年電子書出版數量為 2,658 種,超過六成採用PDF格式,採ePUB格式者約占二成。 但由於PDF固定排版多不是文字格式,故無法語音朗讀,視障者並無法透過輔具閱讀,故現行視障者閱讀之電子書多要求為可放大字體與重新排版的ePUB格式,依據國立臺灣圖書館視障電子資源整合查詢系統之統計資料(註8)顯示,截至2017年10月,電子書ePUB格式總計601冊、電子書PDF格式總計0冊。 <h5 class="c_Black">※註:國立臺灣圖書館視障電子資源整合查詢系統是一個整合國內重要視障服務機構書目資訊且提供單一介面整合查詢服務的系統。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障礙者或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障礙者均可註冊成為會員,並借閱圖書資料。</h5>三、 身心障礙者平常主要的休閒活動,閱讀書報雜誌排名第六 依據內政部2011年《身心障礙者生活狀況及各項需求評估調查報告》(註9)顯示,身心障礙者主要的休閒活動以「看電視、錄影帶」重要度為53.79最高,其次是「散步」重要度19.18,再其次依序為「玩電腦、電視遊樂器」重要度9.37、「聊天」重要度7.02、「聽音樂」重要度6.33、「閱讀書報雜誌」重要度3.70,幾乎以靜態活動為主。 若以障礙類別來看身心障礙者「閱讀書報雜誌」之情形,視覺障礙與智能障礙者的重要度都不到1(視覺障礙0.9、智能障礙0.55),雖報告中並無說明理由,但或可推測因目前圖書版本適合其閱讀的點字、電子格式、易讀版本等較為欠缺,故重要度較低。 <h5 class="c_Black">※註:《身心障礙者生活狀況及各項需求評估調查報告》2016年起改由衛生福利部辦理。</h5> 註釋 <a href="http://www.ncl.edu.tw/periodical_304_951.html">1.2016年《圖書館年鑑》</a> <a href="http://www.ncl.edu.tw/periodical_304_851.html">2.2015年《圖書館年鑑》</a> <a href="http://nclfile.ncl.edu.tw/files/201706/2276d0c4-eccd-40dd-8ee1-5f74f394c3e6.pdf">3.《臺灣地區圖書館身心障礙讀者服務現況與意見調查》</a> <a href="http://stat.moc.gov.tw/eBook_List_Dtl.aspx?RID=2015">4.2015年《文化統計》</a> <a href="https://www.ntl.edu.tw/ct.asp?xItem=61518&ctNode=1801&mp=1">5.2016年國立臺灣圖書館館藏統計</a> <a href="http://www.nlpi.edu.tw/FileDownLoadShowC613.aspx?CategoryID=0b388e76-649b-4eb6-ad78-f7baa63ec638&ListType=Level0">6.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館藏年度統計表</a> <a href="http://tpi.culture.tw/files/324/2CF4D8CC-DA96-41A2-A6A6-978DB5121299">7. 2015年《臺灣出版產業廠商經營成果概況調查報告》</a> <a href="http://viis.ntl.edu.tw/sp.asp?xdurl=mp1ap/ResourceList.asp&mp=1&ctNode=723">8.國立臺灣圖書館視障電子資源整合查詢系統—各項資源數量統計</a> <a href="http://dep.mohw.gov.tw/DOS/cp-1770-3600-113.html">9.2011年身心障礙者生活狀況及各項需求評估調查報告</a>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8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6-【知識補給站】CRPD完全解碼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8 2006年聯合國通過《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CRPD),這是第一部以身心障礙者為主體且保障其權利的國際公約,強調身心障礙者與其他人享有一樣的權利。 公約中不少條文提及在訊息傳播時要提供不同格式、淺白語言或各種輔助方式以利於身心障礙者接受資訊,在教育階段及參與文化生活時亦同。 我國雖非聯合國會員,但已於2014年8月20日制定《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並於2014年12月3日起施行,第2條規定公約所揭示保障身心障礙者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律之效力,不但使身心障礙者權利與國際接軌,也讓全體政府機關之作為均受民間與國際監督。 <h4 class="c_Blue">以下摘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中與閱讀、訊息接收相關的內容:</h4><h4 class="c_Maroon">第2條 定義</h4>「傳播」包括語言、字幕、點字文件、觸覺傳播、放大文件、無障礙多媒體及書面語言、聽力語言、淺白語言、報讀員及其他輔助或替代性傳播方法、模式及格式,包括無障礙資訊及通信技術。<h4 class="c_Maroon">第9條 無障礙</h4>1.為使身心障礙者能夠獨立生活及充分參與生活各個方面,締約國應採取適當措施,確保身心障礙者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無障礙地進出物理環境,使用交通工具,利用資訊及通信,包括資訊與通信技術及系統,以及享有於都市與鄉村地區向公眾開放或提供之其他設施及服務。該等措施應包括查明及消除阻礙實現無障礙環境之因素,尤其應適用於: (a)建築、道路、交通與其他室內外設施,包括學校、住宅、醫療設施及工作場所; (b)資訊、通信及其他服務,包括電子服務及緊急服務。 2.締約國亦應採取適當措施,以便: (a)擬訂、發布並監測向公眾開放或提供之設施與服務為無障礙使用之最低標準及準則; (b)確保私人單位向公眾開放或為公眾提供之設施與服務能考慮身心障礙者無障礙之所有面向; (c)提供相關人員對於身心障礙者之無障礙議題培訓; (d)於向公眾開放之建築與其他設施中提供點字標誌及易讀易懂之標誌; (e)提供各種形式之現場協助及中介,包括提供嚮導、報讀員及專業手語翻譯員,以利無障礙使用向公眾開放之建築與其他設施; (f)促進其他適當形式之協助與支持,以確保身心障礙者獲得資訊; (g)促進身心障礙者有機會使用新資訊與通信技術及系統,包括網際網路; (h)促進於早期階段設計、開發、生產、推行無障礙資訊與通信技術及系統,以便能以最低成本使該等技術及系統無障礙。<h4 class="c_Maroon">第21條 表達與意見之自由及近用資訊</h4>締約國應採取所有適當措施,確保身心障礙者能夠行使自由表達及意見自由之權利,包括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通過自行選擇本公約第2條所界定之所有傳播方式,尋求、接收、傳遞資訊與思想之自由,包括: (a)提供予公眾之資訊須以適於不同身心障礙類別之無障礙形式與技術,及時提供給身心障礙者,不另收費; (b)於正式互動中接受及促進使用手語、點字文件、輔助與替代性傳播及身心障礙者選用之其他所有無障礙傳播方法、模式及格式; (c)敦促提供公眾服務之私人單位,包括通過網際網路提供服務,以無障礙及身心障礙者可以使用之模式提供資訊及服務; (d)鼓勵大眾媒體,包括透過網際網路資訊提供者,使其服務得為身心障礙者近用; (e)承認及推廣手語之使用。<h4 class="c_Maroon">第24條 教育</h4>3.締約國應使身心障礙者能夠學習生活與社會發展技能,促進其充分及平等地參與教育及融合社區。為此目的,締約國應採取適當措施,包括: (a)促進學習點字文件、替代文字、輔助與替代性傳播方法、模式及格式、定向與行動技能,並促進同儕支持及指導; (b)促進手語之學習及推廣聽覺障礙社群之語言認同; (c)確保以最適合個人情況之語言與傳播方法、模式及於最有利於學業及社會發展之環境中,提供教育予視覺、聽覺障礙或視聽覺障礙者,特別是視覺、聽覺障礙或視聽覺障礙兒童。<h4 class="c_Maroon">第29條 參與政治與公共生活</h4>締約國應保障身心障礙者享有政治權利,及有機會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享有該等權利,並應承諾: (a)確保身心障礙者能夠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直接或透過自由選擇之代表,有效與充分地參與政治及公共生活,包括確保身心障礙者享有選舉與被選舉之權利及機會,其中包括,採取下列措施: (i)確保投票程序、設施與材料適當、無障礙及易懂易用;<h4 class="c_Maroon">第30條 參與文化生活、康樂、休閒與體育活動</h4>1.締約國承認身心障礙者有權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參與文化生活,並應採取所有適當措施,確保身心障礙者: (a)享有以無障礙格式提供之文化素材; (b)享有以無障礙格式提供之電視節目、影片、戲劇及其他文化活動; (c)享有進入文化表演或文化服務場所,例如劇院、博物館、電影院、圖書館、旅遊服務場所,並儘可能地享有進入於本國文化中具有重要意義之紀念建築與遺址。 2.締約國應採取適當措施,使身心障礙者能有機會發展與利用其創意、藝術及知識方面之潛能,不僅基於自身之利益,更為充實社會。  3.締約國應採取所有適當步驟,根據國際法,確保保障智慧財產權之法律不構成不合理或歧視性障礙,阻礙身心障礙者獲得文化素材。 4.身心障礙者應有權利,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被承認及支持其特有之文化與語言認同,包括手語及聾人文化。 我國依據《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第7條之規定,於2017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邀請長瀨修(日本:主席)、Diane Kingston(英國)、Adolf Ratzka(瑞典)、Diane Richler (加拿大)及Michael Ashley Stein(美國)等5名熟悉公約審查作業之國際專家來臺進行「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初次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國際審查專家針對我國施行CRPD首次國家報告提出的結論性意見中(註1)就第30條參與文化生活、康樂、休閒與體育活動之條文,提出「數位書籍有限,視覺障礙及其他印刷品閱讀障礙者難以取得出版品」之疑慮,並建議國家「依世界智慧財產組織(WIPO)所管理的視覺障礙及其他印刷品閱讀障礙者近用出版品馬拉喀什條約,推廣無障礙格式出版品。」。<h5 class="c_Blue">※註:《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中文版、施行法、一般性意見等資料,可於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官網http://www.sfaa.gov.tw/SFAA>主題專區>身心障礙福利>身權公約專區>身權公約 下載查閱。</h5><h4 class="c_Maroon">◎同場加映:《馬拉喀什條約》</h4>全名為《關於為盲人、視力障礙者或其他對印刷品閱讀障礙者獲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的馬拉喀什條約》 (Marrakesh Treaty to Facilitate Access to Published Works for Persons Who Are Blind, Visually Impaired or Otherwise Print Disabled,MVT),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WIPO)於2013年6月27日在摩洛哥馬拉喀什的會議上通過,該條約採用了《世界人權宣言》與《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的相關內容,是首部納入人權概念的版權條約。由於該條約需要20個締約國批准或加入才能生效,因此在第20個締約國加拿大加入後,2016年9月30日才正式生效。(註2) 條約全文20條(註3),重點為(註4): 一、將已出版或通過任何形式公開的作品,包含文字、符號、相關圖示與有聲讀物的作品製作成無障礙格式,以利無法閱讀印刷作品的身心障礙者能受益,如視覺障礙者、閱讀障礙者或因肢體障礙不能持書或翻書者等。 二、締約國應在國內版權法規中針對已出版作品製作成無障礙格式之複製與發行訂定相關規定與例外條款,並允許為身心障礙者服務的組織可跨境交流這些作品。 加入條約的益處有(註5): 一、有助於提高對於無法閱讀印刷作品的群體所面臨困難的認識。 二、提供無障礙格式的教育教材,以提高無法閱讀印刷作品的群體接受教育的機會。 三、加強無法閱讀印刷作品的群體之社會融合與文化參與機會。 四、減少無法閱讀印刷作品的群體落入貧窮的機會,並促使出版業者對於版權產業的投資。 註釋 <a href="http://crpd.sfaa.gov.tw/BulletinCtrl?func=getBulletin&p=b_2&c=D&bulletinId=261">1.國際審查委員會2017年11月3日就中華民國 (臺灣) 施行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首次報告之結論性意見</a> <a href="https://www.tipo.gov.tw/ct.asp?xItem=599998&ctNode=7124&mp=1">2.2016年9月5日經濟部智慧財產局 為視障者解決書荒的《馬拉喀什條約》將於今(2016)年9月30日生效</a> <a href="http://www.wipo.int/wipolex/zh/details.jsp?id=13169">3.WIPO《關於為盲人、視力障礙者或其他印刷品閱讀障礙者獲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的馬拉喀什條約》各語言版本</a> <a href="http://www.wipo.int/treaties/zh/ip/marrakesh/summary_marrakesh.html">4.WIPO《關於為盲人、視力障礙者或其他印刷品閱讀障礙者獲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的馬拉喀什條約》(MVT)(2013年)提要</a> <a href="http://www.wipo.int/edocs/pubdocs/zh/wipo_pub_marrakesh_flyer.pdf">5.WIPO《馬拉喀什條約》(2013年) 主要條款和益處</a>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9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7-【人物專訪】盲用系統支援變廣,盼法定授權增加圖書來源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9 <h5 class="c_Blue">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h5> 光線夠亮時才能看到一些影像,這是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李秉宏從小以來的視覺經驗,他是早產兒、視網膜沒有發育好,導致視力障礙,不過之前他去眼科檢查又得到另一個答案,醫師認為他的視力在出生後急速退化,是因為夜盲症,然而不論哪種原因,從有記憶以來他的視網膜就有問題,「有太陽光時我才能看到完整影像,但仍不如一般人清晰,若光線不足就看不到,我的視力和光的強弱有直接關係。」 <h4 class="c_Maroon">有聲書是求學時的閱讀管道</h4>他接觸閱讀一開始是學點字,從小學到高中都在啟明學校就讀,因為盲校的老師都學過點字,因此學習教科書都是用摸讀,如果要讀課外讀物比如金庸小說,才使用有聲書來聽,當時主要是向清華大學或彰化師範大學盲友會借閱,從錄音帶到光碟片他都經歷過。大學時一方面教授們多半不懂點字,另一方面他學法律,母校臺北大學對視障學生提供法律書籍的資源,也是以有聲書為主,成為他閱讀的管道。 「大學時我要盡快把書單送去資源教室,請他們錄成錄音帶,比前輩幸運許多的是,很多教科書早就有錄音帶,但如果是新出的書就無法第一手取得,必須等錄音的時間,感謝學校的支持,若真的很急迫,還可以申請工讀生的時數來幫我錄音。」 此外,李秉宏上課時也會錄音,有些老師教學時就說得很清楚,因此他應付學校考試不是問題,真正困難是準備律師考試時,有些考試要念的書,資源教室沒有那些有聲書,加上他已經是畢業生,沒辦法再用學校資源協助轉錄製這些有聲書,那時他只能就手邊有什麼資料就念什麼,加上聽補習班的錄音帶,最後順利考上取得律師執照。 其實早在國二時,李秉宏就接觸盲用電腦,不過那時候只能用DOS系統,一直到他大學畢業後,大約2002年盲用電腦開始支援Windows系統,才能用盲用電腦讀WORD檔,不像其他同學大約在高中、大學時,就普遍使用Windows系統的電腦,因此學生時代他閱讀主要是透過摸讀與聽有聲書,寫報告才用盲用電腦。 <h4 class="c_Maroon">多重管道讓閱讀資源能同步</h4>對於明眼人而言,可直接透過觀看螢幕顯示的內容與訊息操作電腦,視障者則需要一套將內容與訊息轉換成語音或點字的軟體,才能操作電腦,導盲鼠就是目前國內視障者普遍使用、運行於Windows作業環境下的螢幕閱讀軟體。 李秉宏過去也使用導盲鼠,但最近他開始轉用NVDA,因為這套系統在閱讀網頁或PDF檔更為容易,「導盲鼠針對先天失明者,學點字者用導盲鼠很順;NVDA主要適用對象是中途失明者,電腦鍵盤是一般的鍵盤,操作方式完全不同於導盲鼠,我還在適應。」隨著盲用電腦可支援的範圍愈來愈廣,在職場工作後他幾乎都使用盲用電腦,除了可快速從網路尋找資源,用電子檔和他人互動也比較不會有落差。 他認為要讓視障者的閱讀資源與一般人同步,應結合三種管道:一是盲用螢幕報讀軟體,要找支援範圍夠廣的;二是使用的掃描器辨識率要夠高,可方便將紙本書籍掃描成電子檔,但若是手寫的資料或是有照片、表格,就要請人幫忙打成電子檔;三是申請視力協助員,幫助資料轉檔、校對、繪製表格或圖形、分類書面資料等,以提升工作效率。 李秉宏很喜歡閱讀歷史類的書籍,他發現中國常常在網站上就有書籍的電子檔可取得,尤其近年推廣通俗講史,有很多網路寫手會在論壇發表連載文章,之後再集結成書,他就在論壇上看一篇抓一篇,用這樣的方式取得新書。「我很常用的工具是博朗聽書機,有USB的傳輸線可以連接電腦下載檔案,很多格式都可以支援,這台還可以錄音以及播放MP3,坐車時候可以聽,回家沒事時也可以聽,就好像我的行動圖書館。」 回顧過去的閱讀經驗,李秉宏表示小時候課外讀物的選擇很少,因為不論點字或有聲書,都必須經過二手轉製,而非市面上就直接發行點字或有聲書的版本,相當費時;至於電子檔雖然可提升轉製的效率,但最大困難在於出版單位有顧慮而不願提供。 <h4 class="c_Maroon">解決電子檔取得困難的門檻</h4>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說,由於作品權利人不一定是出版社,若與作者的合約只有授權印刷出版,電子檔就不是出版社可提供的權利,因此雖然盲用工具進步許多,然而書的來源卻嚴重缺乏的原因。 其實《著作權法》與《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曾經修法,納入馬拉喀什條約的精神,把資源共享的觀念入法,讓非營利團體的資訊權範圍擴大、格式更多,比如A團體已經轉製的資源可直接提供給B團體,不須再經過授權;或是國外輸入的書籍,臺灣的視障團體可以向日本的視障團體取得已經轉製的版本,只要再翻譯就好,不用從頭取得作者授權。 然而不論是條約或是上次的修法,都沒有提及出版端是否要提供電子檔,沒有解決書的來源問題。李秉宏表示要顧及出版社和作者的經濟利益,又要讓視障者資訊平等,法律上若能對出版社和作者明定法定授權的範圍,或許是一個解決方法。 「如同賣多少的紙本書要給作者一定比例的授權金,我的概念是出版單位將電子檔提供給視障團體,也可以把提供多少電子檔視為授權行為,比照紙本的授權金,讓作者的權益沒有受侵害,出版社也不會因超過當初授權範圍而有違法疑慮。」 不過實務面還有個問題,在於出版單位擔心電子檔在授權時可能外流出去,造成經濟上的損失,李秉宏認為要防止這個弊端,或許可以讓相關團體共同坐下來討論,他強調要去解決作者和出版社的難處,才能打開取得第一手書籍的管道,當出版端能安心提供電子檔、非營利團體可減少轉製成本、視障者也更快取得圖書資源,這才是三贏的做法。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6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4~【人物專訪】聽讀工具躍進,助視障者開啟閱讀大門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6 <h5 class="c_Blue">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h5> 一般提到閱讀與校對,都認為是很耗眼力的事情,不過對於視障者來說,這並非是完全無法觸及的領域,國立臺灣圖書館就有一位全盲的館員廖翠玲,透過摸讀與聽讀,她的閱讀量遠高於許多人。 廖翠玲在9個月大被診斷眼睛有黑細胞瘤,一隻眼先進行手術,3歲時又摘除另隻眼,回憶起來,她對於3歲前單眼視力並沒有留下印象,這個世界的樣貌只能用想像的。 唸幼稚園時,住在鄉下的她以為大家都跟自己一樣,「跟我一起的小朋友沒有讓我認為與他們不同,當時鄉下沒有車,跟著小朋友走,一路走都會唧唧呱呱,我就跟著聲音走。」 <h4 class="c_Purple">從摸讀開始愛上「看」課外故事書</h4>直到小一時帶鉛筆紙本上學,她才發現同學看著黑板就能寫字,但是她卻辦不到。這時她的巡迴輔導老師出現,教她學點字,「摸讀」成為她主要的閱讀習慣,尤其感謝的是小四轉學到花蓮就讀時遇到的輔導老師,幫助她愛上「看」課外故事書,利用教育廳的特製點字版本,她開始大量閱讀。 能夠減少閱讀的障礙,媽媽也是重要推手。廖翠玲表示媽媽是雙視圖書的始祖,小一閱讀時,原本她不大會摸點字,由於摸讀慢對閱讀有影響,輔導老師建議媽媽在書上寫國字,媽媽就很用心在每個點字下面寫上國字,於是唸書或背課文時,媽媽可以看她摸得對不對。 廖翠玲小學時讀教育廳的故事書,都是輔導老師給的,直至國一時,導師是輔仁大學的畢業生,有一次帶著她到台灣盲人重建院參觀,認識一個大哥,推薦去圖書館,因此國一她開始有借書證,「郵局寄圖書免費,因此故事書寄到家裡,我讀完就寄回去,圖書館再寄下一批,會有1週左右的空窗期。」 由於不知道市面上有什麼最新的書,廖翠玲多是透過圖書目錄上的作者名和書名,去判斷喜不喜歡,有時也會聽其他視障朋友的介紹來選書,她笑說比起一般同學都看參考書,她的閱讀量,尤其是課外書的閱讀量算是相當大的。 廖翠玲曾在文藻語專就學一年,她說那時唸書很辛苦,因為唸啟明系統以外的大學或五專學生,書都是要自己打字,因此寒、暑假都要打教科書,「班上兩個視障同學可以分著打,一次打兩張分工;此外,寒暑假時我會找親友報讀,平日住宿舍則要靠同學,當時同學一有空就主動來找我打字。」 後來她去念啟明學校,啟明有小圖書館,接觸課外讀物沒問題。之後淡江大學歷史系只唸一年,想改唸英文系,但未能如願,隔了很多年唸空中大學才把大學學分修完。 視障並沒有減少廖翠玲對於閱讀與文字的興趣,一開始她先在台灣盲人重建院工作,教點字和做點字校對,當時做的都是教科書,從小學到高中階段都有。廖翠玲笑說自己是天生來做校對工作,她的摸讀速度不亞於一般人,校對過程中對文字敘述敏感度高,「每次跟別人介紹我的工作,就是每天一直看書,政府就會付錢給我。」 <h4 class="c_Purple">手機電子書 視障者更快接觸新書</h4>在閱讀的路上跌跌撞撞,廖翠玲表示在語音手機出現之後,大幅提升視障者的閱讀資源,因此現在很多視障者的閱讀量比一般人多。事實上在她就學時,中華電信和淡江曾推出報讀,但她聽過很快忘了,還是習慣透過手摸讀,直到27、28歲後才學習聽,「聽是一個趨勢,中華電信研究院和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的語音是男生的聲音,一開始我聽不慣,但現在聽別的聲音反而聽不慣。」 雖然現在在圖書館工作,不過接觸新書,廖翠玲主要靠手機上有個LINE群組,裡面有許多電子書供視障者閱讀,「這是很多人去買書掃描,轉成TXT檔上傳到一個聽書工具的電子書,群組裡面的檔案量很多,在那裡才閱讀到2016年出版的新書。」這幾年國立臺灣圖書館也開發「視障隨身聽」APP,用手機閱讀太方便,增加很多讀者,至於中華電信研究院與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推的是「語音隨身助理」APP,甚至就是由視障者開發的。 「你昨天又聽小說聽到很晚喔!看起來精神不濟」,這是廖翠玲上班時與人聊天的開場白,她說自己對歷史有興趣,最喜歡民初到民國38年間的小說,但這類的點字書很少,大部分都是透過網路上拿到的檔案來聽,聽書讓她閱讀量更無侷限,「有朋友說現在的數量,是視障者三輩子都讀不完的。」 雖然視障者可讀的書數量多了,但種類有限,如果有需求,廖翠玲會請出版社提供電子檔,轉譯後校對;但例如算命類的書籍,有些專業名詞她也不清楚,需要找專業者來校對。 目前52歲的她,在國立臺灣圖書館工作16年,仍是最資淺的一位,負責校對的工作,「不論這本書是不是我喜歡的,都要認真校對,不能選擇的。校對過程中有好的句子我都會摘錄下來,變成智庫;此外,我比較龜毛,書中內容有明顯錯誤或疑問,一定會打電話去出版社求證,出版社通常都很友善,回覆都很好, 發現真有錯還會一直謝謝我。」 現在透過手機宣傳,國立臺灣圖書館的服務與活動都可以放到視障資訊的LINE群組,第一時間分享,「視障者只要向左滑、向右滑、點擊,三件事就結束了,不像用電腦的門檻高,要記很多指令。」。手機有語音,讓視障者隨時都能方便閱讀,線上使用的人數很多。 這樣的科技也改變了閱讀習慣,廖翠玲說以前要等書,有人借走了就要等好久,線上語音就不用久候。此外,視障者也可以選擇自己要的書,若不喜歡聽人聲報讀的有聲書,館內電腦報讀可以自己選男聲女聲,說話速度快慢也可以自己調整。 <h4 class="c_Purple">多元活動體驗 彌補缺乏視覺經驗</h4>「有沒有視覺經驗,對閱讀仍是不同感受!」由於很小就全盲,廖翠玲不會寫國字,也沒有字形概念,她舉例當人家說「豎心旁」,這樣的解釋就沒有意義,因為她沒有看過,這樣的字句她無法想像。有時書上說「這是一台火車」,她摸過模型火車,還能從觸感大致想像輪廓,但「太空梭」就完全不知道了。 推廣視障者去閱讀,現在工具已經不是問題了,不過廖翠玲認為可以更多元進行,比如美食與饗宴的主題,幫助對美食有興趣的讀者,在其他書上知道更多美食;如果是辦按摩活動,讓有興趣的人參加,吸收跟按摩有關的專業、穴道經絡;介紹建築可加一些體驗內容,例如直接觸摸各項建材,會更吸引人。 廖翠玲建議視障學生不論是透過摸讀或聽讀,一定要盡量多閱讀,即使未來從事按摩工作,有閱讀能力去讀專業書,可以讓技術更精進,甚至有更多見聞可以和客人聊天。她觀察視障者的閱讀資源,隨著電子化就沒有縣市差距,但各項活動仍集中在臺北、臺中和高雄辦理,這部分仍有城鄉差距。 對視障者製作的書,廖翠玲建議應多給予有實效性的資料,例如她正在校對2009年左右介紹小革命的書,「但時間跟現在差太久了,提供這種書給讀者適合嗎?我很懷疑。」 此外,出版社不會提供暢銷書的電子檔,要等過了熱度才給,即使直接問過作者,但書的權利仍在出版社,除非是作者有機緣到國立臺灣圖書館演講,贈送紙本書,再請出版社提供電子檔,只需要2天就能轉製成視障者可以閱讀的版本了,不然都要等待很久,她期待有一天這種落差能夠被弭平。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5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3~【人物專訪】大量閱讀訓練,使用手語增進理解能力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5 <h5 class="c_Blue">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h5> 聽不到常常會形成口語障礙,甚至是閱讀的障礙,不過對於重度聽障者許庭榮來說,雖然語言表達仍不夠清楚,需要透過手語翻譯與他人溝通,但從小大量閱讀的經驗,讓他不僅是認得單字,更可以深入理解文章脈絡,因此陳述事情時條理分明,還取得運動管理的碩士學位。 許庭榮出生沒多久就被發現是聽障,只能聽到消防車那種喔咿喔咿的高頻聲音,聽不到會嚴重影響語言能力的培養,許庭榮表示自己聽和說的能力確實不足,幸好透過學校的教育訓練與家庭支持,讓他從小就積極加強讀和寫的能力。 <h4 class="c_Black">大量閱讀與寫作練習 累積文字能力</h4>很小的時候他就去語言訓練中心,就讀國小、國中時是半天讀普通班,然後再去啟聰班做加強,老師從小一開始要求他每天寫日記,「那時覺得很痛苦,不知道寫什麼。」,中年級寫作文以及寫讀書後的心得,高年級開始參加作文比賽,上了國中也要寫日記以及每週交1篇週記,他認為語言不是一夕就懂,自己的文字能力是靠大量練習累積下來。 老師也用集點獎勵的方式鼓勵他們借閱圖書,小學時他就對《亞森羅蘋》、《東方特快車》等小說感興趣,更意外是國中時,還透過讀小說讓自己電動破關,「那個電動裡面是金庸武俠小說的人物,要過關必須了解不同角色的武功秘笈,這個過程促使我增加許多閱讀量。」 許庭榮指出在啟聰班時,老師不只要他們懂得書本上面的字,還會有些評量或問答題,比如《西遊記》孫悟空一行人遇到什麼樣的妖怪,要寫出來並依序排列出來,「這樣的練習讓我對文章的脈絡比較清楚,真得讀懂書上在講些什麼。」 高中後由於就讀的學校沒有啟聰班,他就和一般同學共同上課,問他學習是否遇到困難?他笑說自己因為小時候大量閱讀訓練,字彙能力不差,不過有些名詞真的不太懂,比如生物課本提到的細胞膜,「字我看得懂,但我不理解這是什麼。」 另一個難題是英文,他表示其他科目靠著「背多分」就可以過關,但是語言的科目,聽不到的情況下只靠著讀唇形,很不容易學習,也難以馬上互動,他能做的就是靠著勤做筆記以及看參考書,或是額外跟老師詢問來加強。 大學時他念管理科學系,印象深刻有一堂必修課是「消費者行為」,授課的是外國老師,這也是他第一次接觸全程講英文的老師,他先拜訪老師告知自己是聽障者,詢問有什麼方法可以加強學習,沒想到老師是臺灣女婿,和他一對一溝通時可以講中文,在課堂上也盡量把互動的英文問答寫在黑板上,減少他的學習障礙。 「高中後就要靠自己學習,大學時我才學手語,一直到大三時學校才有資源教室;我畢業11年後再念研究所,相關協助資源就豐富許多,可以申請手語翻譯與聽打服務。」他表示透過這些輔助,研究所時和老師的互動最沒有障礙,可以透過翻譯及時問答。 許庭榮笑說,或許因為自己是先大量閱讀、之後才學手語,這兩者的文法不太一樣,閱讀文字就是和一般人同樣的理解方式,手語是用圖像表示、要配合上下文去抓意思,如果是不熟悉的議題如政見發表會,他看手語反而需要解碼,讀即時字幕比較能幫助吸收。 <h4 class="c_Black">演講提供手語翻譯服務 促進聽障者參與</h4>由於對閱讀很有興趣,他也積極去參與書展、講座,許庭榮表示很多服務必須靠自己去爭取,比如今年他去台北國際書展聽作家謝哲青的演講,原本以為可以跟社會局申請手語翻譯服務,卻被告知書展有販賣門票,是一種商業行為,不符核銷原則。 不過社會局幫他轉介聯絡文化部,從這個管道另外提供翻譯費用,順利與書展談妥提供手語翻譯人員,「透過爭取讓我們聽障者更方便參與這樣的活動,文化部承辦人說第一次遇到這種需求,我進一步提出希望明年書展的主題活動演講都能安排手語翻譯,他們承諾會回去思考看看,我很期待。」 然而他也有過不愉快的經驗,曾寫信給一個講座的主辦單位,希望安排坐前排,以便他可以看清楚分享者的唇形,並且允許他帶手語翻譯員進場,沒想到該單位要求他去小房間看電視就好,以免影響他人,「我們的要求真的會影響到別人嗎?這是很主觀的想法,也造成聽障者長期缺乏社會參與。」,他期許社會大眾以更友善的態度看待聽障者的需求,這就是最好的支持。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4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2~【人物專訪】專責圖書館,助身心障礙者閱讀無礙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議題e能談 Thu, 01 Jan 1970 08:33:38 +0800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314 <h5 class="c_Blue">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h5> 國立臺灣圖書館(簡稱:國臺圖)從1975年就設有視障資料中心,40多年來製作出版視障者讀物,並提供視障資料流通借閱、參考諮詢等服務,2011年12月被教育部指定為全國視障專責圖書館,肩負推動視障電子化圖書資源整合與應用的重要使命,2014年11月28日被擴大指定為落實及推動《身心障礙者數位化圖書資源利用辦法》的專責圖書館,服務對象從原有的視障者,擴及聽障、學習障礙及其他閱讀困難障礙者。 這是國臺圖與國內其他圖書館最大不同之處,現任館長鄭來長過去在國教界服務,與圖書館界的關連性,就是在學校推閱讀運動,實際轉任到圖書館服務初期是陌生的,抱著學習的心態前來,他才發現在國臺圖,推動閱讀的對象不只擴及全民,更因為這邊是身心障礙專責圖書館,更關注障礙者的閱讀權益及資訊需求。 <h4 class="c_Maroon">障礙者沒機會提出需求、也缺乏服務</h4>幾年前,鄭來長騎機車時不慎跌倒導致腳部骨折,拿柺杖走路的時候,深刻體認身障者行動上的不便,需要各界協助創造無障礙環境,他們才方便出門,且圖書館也需要提供障礙者可閱讀的材料,他們才願意前來,「對障礙者的服務,我定義為積極性的差別待遇,也就是需要給予更多幫助。」 周淑惠主任從輔仁大學圖書資訊系畢業,一直從事跟圖書館有關工作,1993年1月進入國臺圖,2012年8月開始接觸視障服務。她指出特殊讀者服務,是圖書館服務重要的一環,但國內圖書館界在這一部分一直還在起步階段,「多數障礙者因為行動不便,沒有機會提出需求、就沒有提供服務,所以我們應去發掘障礙者的需求,或轉介他們可用的資源。」 國臺圖最早服務的特殊讀者就是視障者,2014年擴及其他身心障礙者,目前館藏的點字書、錄音帶、有聲書、雙視書、電子書等各類型資料,累積達15萬多件,提供障礙者閱讀資料的多元性與豐富度,是國內最具規模的。 然而周淑惠表示,臺灣一年總出版量約4萬種圖書,但每年障礙者的閱讀資源新增量,全國加起來大約幾千種而已,國臺圖內能轉製的也不到1千種,足見為障礙者轉製的數量和實際出版量,仍有很大落差,這是因為國內沒有專門為障礙者提供的書,必須靠圖書館或身障團體轉製成有聲書或電子書,製作都要花蠻久時間,因此近幾年也跟視障團體一同呼籲出版業,發行時就能提供障礙者可閱讀的資源,比如無障礙格式電子書,幫助視障者更快取得閱讀資源。 <h4 class="c_Maroon">轉製圖書耗工費時 有賴出版業支持</h4>目前《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30-1條,對於障礙者閱讀權利的保障,指出「考量資源共享及廣泛利用現代化數位科技,由其指定之圖書館專責規劃、整合及典藏,以可接觸之數位格式提供圖書資源,以利視覺功能障礙者及其他特定身心障礙者之運用。」,也就是圖書館必須提供這樣的資源給障礙者。 鄭來長表示轉製速度沒有辦法加快,是因為《圖書館法》、《著作權法》都沒有強制出版業者,必須提供電子版本以轉製成障礙者可使用的資源,因此圖書館只能鼓勵捐贈,「確實電子版的流通需要配套措施,以免傷害到著作權益,倚靠捐贈,可拿到的數量就很有限,此外,有些正夯的出版品,因為利潤的關係,出版社也不會馬上給你,需要更完善的法規來幫忙。」 事實上早期的出版業者,對轉製還限制格式,比如只能做點字書,或是授權有年限,鄭來長指出現在雖然愈來愈多出版社願意協助,但還有很多出版社不願意,或不清楚在目前的法規下,他們的權限可協助到什麼程度,因此轉製資源才會進展緩慢。 其實國外也有類似的困擾,以芬蘭國家視障圖書館為例,雖依著作權規定允許相關機構可為障礙者轉製圖書資源,但同樣無法向出版社強制徵集電子檔。我國目前的《著作權法》第53條明定「中央或地方政府機關、非營利機構或團體、依法立案之各級學校,為專供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障礙者或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障礙者使用之目的,得以翻譯、點字、錄音、數位轉換、口述影像、附加手語或其他方式利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因此像圖書館轉製出版品,因為不是為了商業利益,所以是被允許的。 除了自行轉製特殊版本圖書資源,開發無障礙「視障電子資源整合查詢系統」及「視障隨身聽」APP,為提供障礙者更多元閱讀管道,國臺圖也積極和出版社洽談電子書提供平臺,周淑惠表示,國內多數電子書平臺收錄圖書以PDF格式為主,亦未提供無障礙閱讀器,不適合障礙者閱讀,2015年底曾和遠流出版社洽談合作,在遠流的雲端書庫進行了無障礙專區的程式開發,剔除館藏重複的書籍以及言情小說,目前大約提供了1千多種無障礙格式的電子書,預期未來雲端書庫的數量能逐漸增加。 「障礙者閱讀資源的不夠豐富與不夠即時,一直都是問題,透過這些努力使障礙者的閱讀權益逐漸被重視與獲得改善,尤其希望影響出版業界提供無障礙格式的電子出版品。」周淑惠強調大家一起努力,才能讓障礙者的閱讀門檻慢慢減少。 為了提供障礙者更舒適、友善的環境,國臺圖近幾年陸續進行整修工程,除了全館廣設無障礙廁所、無障礙通道與電梯、無障礙停車位,演藝廳也設有無障礙觀眾席、服務鈴,提供代步輪椅等,也在視障資料中心增設有聲書聽賞區、APP使用區及雙視書閱讀區等。 此外,在研習教室、簡報室等都設有聽障感應線圈,讓聽障者戴助聽器來這邊聽展演時,接收聲音可以更清晰;火警警示一向都是以聲音為主,國臺圖則加裝緊急閃光,讓各種障別在這個環境都能接受到緊急資訊。 除了硬體改善,鄭來長表示,希望讓不同障別的特殊讀者,有更方便參與的管道,國臺圖對於來館內參加研習或閱覽的障礙者,提供部分交通接送服務,若初次來不熟悉館內設施,也有一對一解說服務,並且舉辦許多講座活動,提供相關輔助服務措施,如:口述影像解說、手語翻譯、聽打服務等,讓障礙者與一般民眾都能參與。 甚至考量視障者用餐的需求,國臺圖目前跟附近13間店家合作,把菜單雙視化,方便視障者點菜。若視障者不方便來圖書館,也可上網查詢需要的圖書資料,透過免費的瞽者郵包直接送到家,看完後寄回來也是免費的,這項服務已經行之有年。 <h4 class="c_Maroon">服務特殊讀者 圖書館需要跨領域人才</h4>這些服務確實讓障礙者更願意走出家門,有一次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公演廣播劇,與圖書館合作邀請視障者到場聆賞,3天的演出活動,有個視障者天天出席,館內人員詢問才知道他其實住在臺中,必須先搭巴士到高鐵站,到臺北後再搭捷運,這麼長的通勤時間只是為了聽1.5小時的廣播劇,這位視障者說:「別人多覺得盲人就是待在家裡,但我想跟大家一樣欣賞有趣的世界。」,後來還寫了一封很長的回饋信給館方,可見視障者對於與世界連接的渴望。 還有一次真人圖書館講座,由惠明盲校音樂助教、本身是多重障礙者的呂文貴分享「音樂帶我去旅行」,對參與的民眾展現他如何從一個不容易被看見的小男孩,直到天賦被發現,才有機會踏上音樂路,有民眾聽完後淚流滿面去抱住他。透過這樣的講座傳達障礙者有無限的可能性,藉此教育社會大眾,能夠理解與懂得協助障礙者。 鄭來長認為,圖書館除了要有固定的編制與經費支持,才能留住人才與穩定運作,人才也不應侷限於圖書管理,比如應該增加特殊教育以及資訊方面的人才,讓障礙者更方便取得館藏資源,這是未來的發展趨勢,「有人說從公共廁所的整潔與設計,可看出這個國家社會的文明程度,我從圖書館的角度來說,對特殊需求讀者的服務程度,同樣可以看出這個社會的文明程度。」 目前全臺圖書館對障礙者的服務,因為隸屬單位的不同,仍然是各做各的,鄭來長期許未來應走向策略聯盟,隨著不同圖書館的館藏重點不同、分布地點不同,應互相合作,或是成立身心障礙者圖書資源中心,有正式編制人力與穩定的經費,延攬跨領域人才來合作。 周淑惠認為目前學校圖書資訊相關系所課程,對於特殊讀者服務提到的很少,學生也相對少有這樣的實習服務機會,她認為專業人才的養成應從學校基礎教育著手,讓到圖書館服務的人一開始就有這樣的概念,「好的館員應具備提供服務的專業知能,才能為所有讀者做好服務規劃。」 她強調專責圖書館的設置,並非只要這間圖書館提供障礙者服務就好,其實更帶有示範推廣作用,近年持續開設訓練課程,針對障礙者服務相關規劃提供授課,希望帶動圖書館界提升服務專業知能,未來透過服務合作夥伴關係的建立,期盼所有的障礙者都能在地取得圖書資源,就近享受各種無障礙閱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