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8年02月19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01770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議題e能談

標題: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4~【人物專訪】聽讀工具躍進,助視障者開啟閱讀大門

作者: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日期:

 2018-02-08

內容:

 
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

一般提到閱讀與校對,都認為是很耗眼力的事情,不過對於視障者來說,這並非是完全無法觸及的領域,國立臺灣圖書館就有一位全盲的館員廖翠玲,透過摸讀與聽讀,她的閱讀量遠高於許多人。
廖翠玲在9個月大被診斷眼睛有黑細胞瘤,一隻眼先進行手術,3歲時又摘除另隻眼,回憶起來,她對於3歲前單眼視力並沒有留下印象,這個世界的樣貌只能用想像的。

唸幼稚園時,住在鄉下的她以為大家都跟自己一樣,「跟我一起的小朋友沒有讓我認為與他們不同,當時鄉下沒有車,跟著小朋友走,一路走都會唧唧呱呱,我就跟著聲音走。」

從摸讀開始愛上「看」課外故事書

直到小一時帶鉛筆紙本上學,她才發現同學看著黑板就能寫字,但是她卻辦不到。這時她的巡迴輔導老師出現,教她學點字,「摸讀」成為她主要的閱讀習慣,尤其感謝的是小四轉學到花蓮就讀時遇到的輔導老師,幫助她愛上「看」課外故事書,利用教育廳的特製點字版本,她開始大量閱讀。

能夠減少閱讀的障礙,媽媽也是重要推手。廖翠玲表示媽媽是雙視圖書的始祖,小一閱讀時,原本她不大會摸點字,由於摸讀慢對閱讀有影響,輔導老師建議媽媽在書上寫國字,媽媽就很用心在每個點字下面寫上國字,於是唸書或背課文時,媽媽可以看她摸得對不對。

廖翠玲小學時讀教育廳的故事書,都是輔導老師給的,直至國一時,導師是輔仁大學的畢業生,有一次帶著她到台灣盲人重建院參觀,認識一個大哥,推薦去圖書館,因此國一她開始有借書證,「郵局寄圖書免費,因此故事書寄到家裡,我讀完就寄回去,圖書館再寄下一批,會有1週左右的空窗期。」

由於不知道市面上有什麼最新的書,廖翠玲多是透過圖書目錄上的作者名和書名,去判斷喜不喜歡,有時也會聽其他視障朋友的介紹來選書,她笑說比起一般同學都看參考書,她的閱讀量,尤其是課外書的閱讀量算是相當大的。

廖翠玲曾在文藻語專就學一年,她說那時唸書很辛苦,因為唸啟明系統以外的大學或五專學生,書都是要自己打字,因此寒、暑假都要打教科書,「班上兩個視障同學可以分著打,一次打兩張分工;此外,寒暑假時我會找親友報讀,平日住宿舍則要靠同學,當時同學一有空就主動來找我打字。」

後來她去念啟明學校,啟明有小圖書館,接觸課外讀物沒問題。之後淡江大學歷史系只唸一年,想改唸英文系,但未能如願,隔了很多年唸空中大學才把大學學分修完。

視障並沒有減少廖翠玲對於閱讀與文字的興趣,一開始她先在台灣盲人重建院工作,教點字和做點字校對,當時做的都是教科書,從小學到高中階段都有。廖翠玲笑說自己是天生來做校對工作,她的摸讀速度不亞於一般人,校對過程中對文字敘述敏感度高,「每次跟別人介紹我的工作,就是每天一直看書,政府就會付錢給我。」

手機電子書 視障者更快接觸新書

在閱讀的路上跌跌撞撞,廖翠玲表示在語音手機出現之後,大幅提升視障者的閱讀資源,因此現在很多視障者的閱讀量比一般人多。事實上在她就學時,中華電信和淡江曾推出報讀,但她聽過很快忘了,還是習慣透過手摸讀,直到27、28歲後才學習聽,「聽是一個趨勢,中華電信研究院和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的語音是男生的聲音,一開始我聽不慣,但現在聽別的聲音反而聽不慣。」

雖然現在在圖書館工作,不過接觸新書,廖翠玲主要靠手機上有個LINE群組,裡面有許多電子書供視障者閱讀,「這是很多人去買書掃描,轉成TXT檔上傳到一個聽書工具的電子書,群組裡面的檔案量很多,在那裡才閱讀到2016年出版的新書。」這幾年國立臺灣圖書館也開發「視障隨身聽」APP,用手機閱讀太方便,增加很多讀者,至於中華電信研究院與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推的是「語音隨身助理」APP,甚至就是由視障者開發的。

「你昨天又聽小說聽到很晚喔!看起來精神不濟」,這是廖翠玲上班時與人聊天的開場白,她說自己對歷史有興趣,最喜歡民初到民國38年間的小說,但這類的點字書很少,大部分都是透過網路上拿到的檔案來聽,聽書讓她閱讀量更無侷限,「有朋友說現在的數量,是視障者三輩子都讀不完的。」

雖然視障者可讀的書數量多了,但種類有限,如果有需求,廖翠玲會請出版社提供電子檔,轉譯後校對;但例如算命類的書籍,有些專業名詞她也不清楚,需要找專業者來校對。

目前52歲的她,在國立臺灣圖書館工作16年,仍是最資淺的一位,負責校對的工作,「不論這本書是不是我喜歡的,都要認真校對,不能選擇的。校對過程中有好的句子我都會摘錄下來,變成智庫;此外,我比較龜毛,書中內容有明顯錯誤或疑問,一定會打電話去出版社求證,出版社通常都很友善,回覆都很好,
發現真有錯還會一直謝謝我。」

現在透過手機宣傳,國立臺灣圖書館的服務與活動都可以放到視障資訊的LINE群組,第一時間分享,「視障者只要向左滑、向右滑、點擊,三件事就結束了,不像用電腦的門檻高,要記很多指令。」。手機有語音,讓視障者隨時都能方便閱讀,線上使用的人數很多。

這樣的科技也改變了閱讀習慣,廖翠玲說以前要等書,有人借走了就要等好久,線上語音就不用久候。此外,視障者也可以選擇自己要的書,若不喜歡聽人聲報讀的有聲書,館內電腦報讀可以自己選男聲女聲,說話速度快慢也可以自己調整。

多元活動體驗 彌補缺乏視覺經驗

「有沒有視覺經驗,對閱讀仍是不同感受!」由於很小就全盲,廖翠玲不會寫國字,也沒有字形概念,她舉例當人家說「豎心旁」,這樣的解釋就沒有意義,因為她沒有看過,這樣的字句她無法想像。有時書上說「這是一台火車」,她摸過模型火車,還能從觸感大致想像輪廓,但「太空梭」就完全不知道了。

推廣視障者去閱讀,現在工具已經不是問題了,不過廖翠玲認為可以更多元進行,比如美食與饗宴的主題,幫助對美食有興趣的讀者,在其他書上知道更多美食;如果是辦按摩活動,讓有興趣的人參加,吸收跟按摩有關的專業、穴道經絡;介紹建築可加一些體驗內容,例如直接觸摸各項建材,會更吸引人。

廖翠玲建議視障學生不論是透過摸讀或聽讀,一定要盡量多閱讀,即使未來從事按摩工作,有閱讀能力去讀專業書,可以讓技術更精進,甚至有更多見聞可以和客人聊天。她觀察視障者的閱讀資源,隨著電子化就沒有縣市差距,但各項活動仍集中在臺北、臺中和高雄辦理,這部分仍有城鄉差距。

對視障者製作的書,廖翠玲建議應多給予有實效性的資料,例如她正在校對2009年左右介紹小革命的書,「但時間跟現在差太久了,提供這種書給讀者適合嗎?我很懷疑。」

此外,出版社不會提供暢銷書的電子檔,要等過了熱度才給,即使直接問過作者,但書的權利仍在出版社,除非是作者有機緣到國立臺灣圖書館演講,贈送紙本書,再請出版社提供電子檔,只需要2天就能轉製成視障者可以閱讀的版本了,不然都要等待很久,她期待有一天這種落差能夠被弭平。
   
 
 
看所有回應 (0) 回應本議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