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0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09486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議題e能談

標題:

 身心障礙者的兒童節專刊報導二~「看不到」的學習 「看得到」的需要

作者: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日期:

 2017-04-26

內容:

 
在臺灣,一般孩子們2歲唸幼兒園,6至12歲上小學,遊戲和上學很日常,可能也很相像。那麼身心障礙兒童呢?他們都在哪上學?平常都去哪裡玩呢?和你我有沒有不一樣?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的文章一探究竟。

「看不到」的學習 「看得到」的需要


先天視神經萎縮、眼球震顫、視網膜病變,王士朋一出生就註定要看不到。如今已是東吳法律系學生的他,總是帶著笑容,包括娓娓道來一路求學歷程。即便其中挫折、挑戰不斷,似乎對他來說,不過是一道道該解的練習題,解開了就雲散天晴,再開心地迎向下一個課題。

開心回憶的童年生活


因為可以好好念書、老師同學的友愛,王士朋的童年多是開心回憶。即便先天眼疾,他在高中前還是有光覺的,至少與他面對面時,他還能判斷得出對方有多高、眼前似有似無的顏色,直到高中三年級的學測前,「視力才真正歸零了」。

對視障生來說,點字教科書的取得非常重要。王士朋小時候勉強還能看七十二號字(大約十元硬幣大小),父母認為孩子遲早會完全喪失視力,四歲時就讓他開始學點字,那是母親特地從臺中上臺北借教材、學習來的,直到2001年,臺中才有了視障協會,才有更多視障學習、生活的資源。

對他來說,這是很重要的關鍵,「因為點字,我只有學業問題、沒有閱讀問題」。這奠定王士朋的學習基礎,因為「摸字」快,通常不用延長考試。就讀普通國小時,學校協助向教育局申請點字教科書。不過考試時得考場獨立,小一、二透過點字試卷考試,需要父母協助轉譯,且配合教育局的巡輔時間。但因為謄寫需要時間,考卷都得晚一兩天交。小三以後,有了電腦方便些,但座位就需要特別大,以容納下點字書、電腦。

至於體育課,「顧及我幼小的心靈吧」,王士朋開玩笑說,籃球等球類運動,雖然只能坐在場邊,但老師總會安排同學輪班陪他聊天,平時多是做些基本體適能、健康操,期末考試也就考考基本動作。有時候也會由同學牽著一繩子、帶著他跑步。這多少也呈現學校不知道如何為視障生安排體育課。

他就讀的陳平國小在當時成立不過四年,不過王士朋上兩屆就各有一名全盲生。也許因為如此,老師們都很體諒視障生的特殊需求,「其實也沒有因為視障,就什麼事情不能做」。當時主任特地訓練他演說朗讀,還派他去比賽,小學五年級就拿下臺中市演說比賽冠軍。

小時候的王士朋多是參與靜態遊戲,小學的戶外活動也在老師支持、媽媽陪同下都有參加。校外活動曾有的障礙反而是高中,即便高中照顧視障生周到,但畢業旅行前夕,卻憂慮了起來,擔心墾丁之旅風險較高,同學若照顧他不就不能好好玩。沒想到,班上十幾位同學向班導、校長陳情,個個都表示志願照顧王士朋,他們不會覺得是在幫一個身障者,而是幫助一個好同學,最後他才得以參加畢業旅行。

國中學校的差異


對比小學,師長、同學的諒解及陪伴多,回到臺中縣潭子鄉的國中,日子就沒這麼好過。

國中課業較重,但王士朋反而得不到更多的學業幫助,尤其是圖型閱讀、透視、三D四方體等課程,實在「霧煞煞」。當時國中老師認為,未來基測考試不過延長二十分鐘,不願意給王士朋平時延長考試,得再三詢問才能完成他必須的考試需求。開始學習使用白手杖時,卻因為問問題被巡迴輔導員罵,又因同樣的「多問」,被資源班、班級級任老師再各罵一次,對一個國中生來說,層層的心理壓力,讓他更不敢問問題。老師卻公開指責他學習不認真、拖累班級成績。

學習的挫敗,讓王士朋一度以為自己不適合念書。然而二年級轉到臺中市的特殊重點學校北新國中後,則是一番新天地。

如今想來很幸運,即便原來學校「交代」新學校,王士朋是個學習態度有問題的學生,北新國中老師並沒有如此定位他,充分協助他的學習,巡迴輔導老師剛好也是化學老師,懂得如何讓視障生理解、學習理化課程。甚至由該專科老師協助該專科的考試,因為老師知道考試重點再轉化文字,讓他更能理解題目。至於平時沒有點字的講義,有同學自願幫忙念,成績優異、考試快的同學,也可協助報讀,讓他參與小考。成績突飛猛進的王士朋在十二年就學安置的考試上,還考了全國第四名。

老師特別通融讓王士朋帶考卷回家掃描,爸媽再協助校對、做成電子檔考卷給老師,其實即便科技進步,一張較複雜的數學考卷校對可得花上四小時。

考上文華高中、臺中一中的王士朋,想選擇第二志願的前者,讓父親不諒解。其實小小年紀的他,有一個非常「現實」的理由,因為從小到大最有耐心協助他的都是女同學,他實在無法想像上男校會遇到什麼的「障礙」。

實際上,在入校前的會議,其實也可見不同學校對視障生的待遇。臺中一中強調的是課業自行處理、與所有同學學習方式相同。另一所學校臺中二中卻是告知沒有開缺,甚至老師「提醒」,因為學校沒有人車分道、擔心撞死視障生。曾經收過不少視障生的文華高中的確最友善,說明相關資源、課業輔導及特殊考場。

教育、學習資源的問題


在國中,即便獲得許多協助,王士朋及老師第一次遇到了著作權的問題,將廠商的考卷等自行製作電子檔,是否違反了著作權?

升上高中,王士朋也實際面對教育經費的縮減,視障生僅能申請十六本點字教科書。不過光是專業科目的課本就超過十本,加上講義、習作少說應該要二十本,更別說英文雜誌等教材。

無法閱讀,對學習是何等大的障礙。王士朋與協助他的師長,開啟了「與書商爭戰的過程」,他總是可以用幽默的方式說明。

他們得先提出,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與著作權牴觸時,法令是有彈性的,出版社教科書應優先提供教育機關電子化的檔案,「三十條之一、之二是規範保障視障生的」。在這裡,法律系學生的他,可是從自身經驗記憶法條的,「至於著作法第五十三條…」,可因視障生學習需要,教育單位合法重製點字等閱讀格式。校方甚至與書商談判,不協助的廠商講義、書籍全校都不用。加上空中英語教室等英文雜誌也樂意提供,讓他的學習真正「無障礙」。

這些經歷,也是讓他決心要念法律的契機,特別是著作權問題。即便法律規範,視障者仍要花時間跟廠商陳情、向老師說明,他更想要知道如何根本改變問題。

兒童節的願望


王士朋小學時,因為家離學校較遠,放學便坐校車回家,「也不能跟女同學回家阿」,他笑著說,好動的男同學不太會理他。也曾經嚮往國中同學,都可去朋友家玩。

「還是玩得少阿」,他想想,還是很希望能與同學多多出去玩。不過他印象深刻的,應該還是愛盲、伊甸等團體舉辦的學童旅遊活動。2007年第一次視障夏令營,很有啟發。在宜蘭舉辦的夏令營為了促進明盲之間的交流,找來同樣年紀的小學生、國中生,引導著視障生,營隊大哥哥大姐姐只在旁邊觀察。

王士朋說,一般生其實很少、或根本沒有看過身心障礙生,即便上了大學,他也常遇到剛認識的同學說,擔心他們不會坐機車,看到視障生搭車感到驚訝。他覺得讓明眼的孩子,更早認識身障者,會比上課更有幫助。

身為視障生,王士朋以過來人經驗思考,一定要及早培養點字「摸讀」能力,增進自己的摸讀速度、配合語音輔助。還需要增進電腦能力,因為這是與社會溝通最重要的橋樑。
   
 
 
看所有回應 (1) 回應本議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