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0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1047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議題e能談

標題:

 身心障礙者的兒童節專刊報導一--Woody的兒童節願望 無障礙的出遊

作者: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日期:

 2017-04-21

內容:

 
在臺灣,一般孩子們2歲唸幼兒園,6至12歲上小學,遊戲和上學很日常,可能也很相像。那麼身心障礙兒童呢?他們都在哪上學?平常都去哪裡玩呢?和你我有沒有不一樣?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的文章一探究竟。

Woody的兒童節願望 無障礙的出遊


小學五年級的Woody,乘著手推輪椅迎來。因為中重度腦性麻痺,他大部分行動得依賴輔具,面對陌生人,他一開始話不多,要仔細聆聽才聽得清,直到聊到他最喜歡的運動–地板滾球,他笑得燦爛,比手畫腳地要說明地板滾球的有趣。

地板滾球的趣味


地板滾球不太需要大量的肢體活動,而是著重於動作協調、球路的判斷與團隊合作,因此十分適合腦性麻痺或肢體障礙者,依據身體狀況分級,坐在輪椅上的運動員投球,離目標球距離近高分,累積最高分獲勝。

「自己丟,還真不如想像得簡單」,Woody媽媽說,家長們也曾親自下場體驗,很少人能一開始把球丟對方向、位置,需要眼、腦協調力、手部掌握力道。除了中華民國腦性麻痺協會(腦麻協會)大力推廣活動,學校特教班的老師王瑛婷,還會帶著特教班去比賽,最近還得了第三名。

熱愛地板球的Woody,當獲得1萬元獎學金時,堅持要拿出9千8百元買自己的專屬球,手縫、皮製的進口地板滾球保養不易,平時得除濕,避免溫度過高。「不過他很捨得借人家」,Woody媽媽補充說。

就像所有小學五年級的孩子,Woody對喜歡的運動很執著。在學校,他平時在普通班上課,數學、國語等課程,則特別至為身心障礙、學習困難學生開課的學習中心上課。早自習就得到學習中心報到,下課十分鐘也要上課,這些日子,Woody的九九乘法、國字輕重音等,都是在學習中心補習上的,學習有很大的進展。

換班的時候,包括每周一次的電腦課,都是由特別助理協助移動,平時也由助理協助上廁所、生活協助。學習中心也會特別避開普通班的游泳課時間,讓救生員拉著他一對一上課,「我會憋氣喔」,Woody看來也蠻享受游泳課的。

不過,Woody的小學生活不是一路平坦的。剛開始入學時,Woody的父母考慮很久,要進特教班還是普通班,兩人想至少讓孩子快樂,少點學習課業壓力,最後選擇了特教班。

「回歸」並不簡單?


特教班專任老師很有耐心,不過Woody念了兩年,老師因為生產休息很長的時間,小小的Woody每天吵著,「老師不見了、不要上課」,但媽媽只能硬著頭皮把他留在班上,趕緊去工作。就這樣代課老師一學期一學期的換,直到一位新的代課老師發現Woody的潛能,跟Woody媽媽說,「為什麼把Woody放在這班?他還可以使用成語,不應該念這班」?她也發現孩子直到二年級,連123、ㄅㄆㄇ都不會寫。

「回歸」普通班融合教育,是適合Woody的教育選擇。然而,即便制度已如此設計,實際的回歸之路並不順利。Woody媽媽說,她聽聞回歸不容易,家長會長也勸說維持現狀是最好的。結果老師比她還著急,為了孩子好,「總要一試」,媽媽希望學校召開前置會議,因為校內的阻擋,她才另尋支援,聯絡教育局的特教中心。

西區特教中心人員提醒Woody媽媽,為她心理建設,校內總有支持及不支持的老師,不支持的老師會告訴家長,孩子會不開心、會造成老師困擾,會影響班上成績。Woody媽媽回想,不過實際上仍有不少老師們願意讓這孩子回歸,她就先把孩子送到同意的老師班上,由於特教班沒有課本、沒有制服,她還儘快的備齊全套課本、制服。

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教育局及腦麻協會等單位,各專家評估召開會議,從觀察影片可見,其實Woody大部分生活自理能力都不錯,可以坐電梯移動,學習動機很強。但校方聲音雖然說尊重父母決定,仍有不少冷嘲熱諷「往我身上丟」,Woody媽媽說,校長還開玩笑「你讓我們全校都動起來了」。

即便障礙重重、辛苦有了代價,Woody順利轉至普通班融合教育。不過即便Woody缺乏國語、數學的學習基礎,連一年級課程進度都沒有,但緩讀的規定僅能一年,所以他學籍仍要放在二年級,降級一年。實際上仍讓他從一年級讀起,一位老師願意認領,讓他「讀了快樂的兩年」。

Woody媽媽提到,其實現在學校的老師都很棒,不過總是擔心孩子遇到「地雷」老師。而新校長甚至一路縮減特教班,擴充、加強資優班,讓特教班的學生一一轉學,則是一大隱憂。

特殊教育、兒童生活的無障礙


像Woody這樣的孩子,需要特教助理員的陪伴。不過有一天Woody爆哭,大人們才發現,因為特教助理員總是拿筆戳Woody的背,不舒服感覺多時的孩子一直忍耐著。媽媽與資源班老師討論,普通班的級任老師馬上找特教助理員與Woody談話。其後,特教助理員對孩子卻是冷淡,理由是「不敢碰他、等下又說我怎樣」。直到後來家長會的家長留意到Woody經常只有志工媽媽陪伴,沒有特教助理員在身邊,才知道這位特教助理員無故缺席,請沒經驗的志工代班。

過去還得工作的Woody媽媽也感到無奈,類似「特殊對待」事件也在安親班發生。因安親班老師至家裡懇談,Woody有一段時間下課至安親班補習,但最後發現,特別教他功課的,不是老師,「而是煮飯的阿桑」,當然也只會直接給答案,根本不知道怎麼教導孩子功課。

小學的戶外教學,擔心為難老師,Woody媽媽一定是全程陪同,平時也會參加許多活動,包括腦麻協會舉辦的各式活動,近期例如一起做Pizza、機器人,「他們有假日、我是沒假日」,媽媽笑笑地說。她最近也開始了解國中的無障礙教育軟硬體,發現有些明星學校直接拒絕身心障礙學生,但有特教資源的學校,其相關設施看來就非常有問題,無障礙的空間居然在堆置物品、壁癌可見的地下室。

問到Woody的兒童節願望,他想了想,「想去BabyBoss」,因為上次跑去樂園沒有開,就此更想要去體驗看看。媽媽及姐姐帶著Woody也到過許多兒童樂園,即便行動不便,「他還是什麼都想玩到、總之不喜歡宅在家裡」,媽媽幫他補充。

就像一般男孩,玩樂當然是不可少的,也想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但也擔心造成他人困擾。從他們家人經常出遊的經驗其實可知,即便是所謂便利的臺北,無障礙的空間仍稀,甚至是經常復健的醫院,還得冒險與車爭道;看電影、展覽也都不容易,「有些服務人員想幫忙也不知道如何幫忙」。
   
 
 
看所有回應 (0) 回應本議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