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0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0866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議題e能談

標題:

 拼湊出身心障礙者的性別拼圖

作者:

 身心障礙聯盟專員汪育儒

日期:

 2017-02-10

內容:

 

談論到身心障礙者時,坐輪椅、拄枴杖、戴墨鏡、比手語…似乎代表著一切,身心障礙者是一個「人」不會第一時間被看見,更遑論被視為是一個有「性別」的人。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於2016年辦理身心障礙者性別意識培力計畫,計畫內容包含辦理書寫課程與性別討論焦點團體,從身心障礙者的作品與分享中,看到以下幾種現象。



一、只見障礙不見性別


◎》家人對於出生即有障礙的子女,明顯忽略其性別角色,視其為無性或中性,認為已經行動不便了,何必要在衣著打扮上下功夫。



『比如說他們會認為就是,你已經是障礙者不能走路了,就是如果你還跟一般的人就是要打扮的時髦打扮的帥一點的話,他們會認為你要…到底是要給誰看。…他們會覺得說,就是…就是這個只有直立人才有的權利,就是障礙者是…是好像打扮起來就是變成那樣的話,就好像變成…變成好像醜人多作怪的感覺。』(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男、腦性麻痺)

『…這跟性別好像沒甚麼關係,是媽媽對於不方便的人定義就…就是跟性別已經沒有什麼太大關係,他們是已經很麻煩,對,就…就不要再裝扮。』(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肌肉萎縮)

◎》家人對於出生即有障礙的子女在兩性交往、婚姻、生育的態度偏向消極、不談論或擔心障礙的遺傳與照顧問題。



『完全不(跟家人)聊的。會被罵。就跟我剛剛就是前幾個問題是一樣的,就是跟那個就是穿著打扮上,…他們會驚訝想說,怎麼可能。』(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男、腦性麻痺)

『他們是怕我受傷,然後也會覺得說,將來就沒有辦法照顧妳一輩子。…就是他會覺得說,他是以因為疾病來…來。』(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肌肉萎縮)

『因為爸爸媽媽也是聾人……其實應該是屬於遺傳的,所以如果要交男朋友的話,他們真的非常的不放心,因為他們會擔心對方的一些想法。』(內容摘自聽覺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聽覺障礙)

二、障礙與性別交織而成的壓迫、忽略


◎》家人對於女性障礙子女會更為保護,另若是自小即有障礙的肢體障礙者,即使是男性,家人也會擔心其外出的交通方式。



『我就是父母接送,直接父母接送了,就在家附近而已,大一的時候我媽媽是留職停薪陪我就讀上學。』(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腦性麻痺)

『就是他們會覺得說,坐電動輪椅的,就是像比如說,一般直立人像姐姐的話,他們要…要晚歸要怎樣的話,像他們去唱歌或者就是可以到天亮才回來,可是媽媽會覺得,媽媽會覺得如果在…在我身上的話,她會怕我沒有就是…沒有捷運可以回家或者是…』(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男、腦性麻痺)

◎》出生即有障礙或障礙狀況為外顯的身心障礙者,對於自己的兩性交往、婚姻、生育等,期待較低,或曾有不好的經驗,女性障礙者更會面臨許多壓力。



『從前,總是認為這樣的我不可能談戀愛,曾經有個肢體障礙的朋友說過:「妳長得很漂亮,若不是妳是那樣的障礙我一定會追妳。」我那時總算知道:原來障礙者也會歧視障礙者,於是我開始用盡各種方式隱藏自己真正的感覺,我總是擺出一付高傲、不屑態度去避開那些可能發展的戀情。』(內容摘自書寫課程-寫自己的故事作品輯「致,親愛的你」,作者:雁-女、多重障礙)

『骨折的復健既孤寂又創痛,當慕戀的男人因為看到腳上大鐵鞋,轉身離去,從此不再多看我一眼,那時的我,絕望到彷彿跌入水中快溺斃,痛徹心扉,而繼續悲傷過日子,還是終究無法改變任何事實,障礙就是障礙,又何必去僞裝這障礙。』(內容摘自書寫課程-寫自己的故事作品輯「展翅」,作者:磨磨-女、肢體障礙)

『在愛情這一塊,身障者時常很容易被忽略,或被當成不會長大的小孩,尤其是女性的障礙者常被要求要比男性障礙者更加獨立,因為男性障礙者若是沒有伴,家屬常會想說用錢去買賣婚姻(照顧)即可。換作是女性障礙者,對方家庭或是社會上一些跟妳無關緊要但極不明事理的人常會有多餘的擔心,像是妳若不健康要如何照顧家庭、妳的障礙狀況有辦法養兒育女嗎?妳生下來的小孩是否會和妳有相同的疾病?……等,有時甚至連自己或家人也已經直接認定妳(自己)不會有成家的可能。不一定是面臨婚姻,光是青春期身旁有些朋友在談戀愛時,就會直接認為妳一定無法像她們一樣擁有戀愛,自以為好意的避諱去跟妳談到這一塊。』(內容摘自書寫課程-寫自己的故事作品輯「也是從女孩到女人-障礙女性的相同與不同」,作者:逗魚-女、肢體障礙)

『(生小孩)可能要看政府的社會福利,或是長照方面,如果好的話,就會考慮生下來,如果不好,自己本身也沒辦法照顧的話,就不會吧。政府好像也不知道要怎麼作,好像只是一個口號…』(內容摘自書寫課程之課堂討論,分享者:女、腦性麻痺)

◎》曾遭受過性騷擾事件的身心障礙者,向師長或旁人尋求協助時,不被重視,尤其女性身心障礙者甚至會被輕視。



『說性騷擾的部份,因為國小有發生過。就被襲胸。是學長…在資源教室發生的。老師不在。後來老師有出面處理…就是老師也有跟家長講…可是我媽沒有說什麼,…最後是,就是避免兩個人。…就是上課不要有交集。』(內容摘自聽覺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聽覺障礙)

『我們以前國中的時候,同學很喜歡玩脫褲子的遊戲。…我國中,我不喜歡,別人想碰我,我不喜歡別人碰我,我同學就故意拉我褲子,我一直不給他脫,我就被他揍了。…我就跟老師反應說,他說只有玩遊戲而已。』(內容摘自聽覺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男、聽覺障礙)

『在現實社會中,男女權力不平等,女性障礙者更是弱勢中的弱勢,罕見的有人願意相信女性障礙者會遭遇騷擾和侵害,而我們政府更無任何申訴、保護處理的專責機構!』(內容摘自書寫課程-寫自己的故事作品輯「符咒」,作者:磨磨-女、肢體障礙)

『從古至今男女的不平等、女生被騷擾的狀況,身障女性也是少不了,有時不僅僅是肢體上,言語、眼神更是造成當事人不舒服,再加上妳本身有障礙,有時還會被輕視、被騷擾得理所當然,若妳懂得適時反抗、向外尋求協助都還好,更糟的是,有時候妳好不容易提起勇氣、放下恥感告訴了旁人,旁人還會因為妳不健康的身體隨口說一句:「不可能啦!」那真的是很痛的二度傷害。』(內容摘自書寫課程-寫自己的故事作品輯「也是從女孩到女人-障礙女性的相同與不同」,作者:逗魚-女、肢體障礙)

三、性別教育中未提及身心障礙者


◎》學校的性別教育較為片面淺層,也無管道提供對障礙、功能差異的更多訊息,身心障礙者要自己透過網路或詢問障礙同儕來獲取訊息。



『因為我…我大學有修兩性,兩性平等,…我記憶以來是不會討論這個,就是不會討論障礙這個問題』(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脊髓損傷)

『我印象是到高中生命教育我上過(性別教育),大學…大學的部分因為我上學期有再加修,所以有開始接觸過。…(老師)不會(特別針對障礙狀況跟我談),就是大家都一起上這樣子。』(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腦性麻痺)

『我是受傷之後,我很愛問傷友這個問題。…性方面…如何進行性行為』(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脊髓損傷)

『有關性或性向的問題…有看線上的一些那個,因為我們很多論壇。…(大學)沒有,而且我剛剛想一想高中好像也沒有,是國中健康教育上的。因為我又不方便,我不是很方便,我們家不是很方便出門,就大部分也是在家,就大部分…習慣從網路去得到相關的知識。』(內容摘自肢體障礙者焦點團體,分享者:女、肌肉萎縮)

◎》性別教育沒有身心障礙女性相關議題,身心障礙女性在面對女孩到女人的身心變化、進入婚姻與家庭可能面臨的問題並未獲討論與重視。



『有障礙的女性在面對這些過程往往比一般女性更為辛苦一些,好比平常上廁所已經極為不方便了,更何況是在月經來臨時,如廁時間更是磨人,平時忍受著身體上的病痛外,又要承受月經來時的腹痛難止、因手部功能不靈活,也無法精準使用衛生棉,好不容易都處理好後,又總是坐立難安擔心自己沒處理好,它隨時會漏出來。購買胸罩和其他的衣物也是一樣,更常會有一些阻礙,可能要找夠寬敞夠友善的店家買,否則輪椅無法順利進出走道或更衣間…等,或是和我一樣,通常是由媽媽幫我、帶我去購買…』(內容摘自書寫課程-寫自己的故事作品輯「也是從女孩到女人-障礙女性的相同與不同」,作者:逗魚-女、肢體障礙)

雖然書寫課程與性別討論焦點團體都屬小團體性質,無法推論為身心障礙者性別議題的全貌,但不論是性別主流化下的性別政策,亦或《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所提出的國家報告,均未見身心障礙者的存在。為去除身心障礙者長期以來被視為無性別/中性/孩童等現象,政府應當提出全面性且更細緻的身心障礙性別統計,如人口(如初婚率、離婚率)、健康(如自殺率、生育率、結紮率)、司法(如詐騙、性騷擾等)、教育(如科系、輟學率)等,更應加以分析,以了解差異原因並施行相關政策。除此之外,我們尚建議:性別教育除了介紹生理變化外,應加入愛戀關係建立、婚姻與家庭、身心障礙者等議題,且政府應與關注身心障礙性/性別議題的非營利組織合作,開發適合身心障礙者之性/性別教育課程,並建立資訊交流平台,以利於障礙者更了解自己、獲得支持。再者,不論是校園、職場、社會各領域從事性侵害、性騷擾及性霸凌之防治工作的從業人員,均應認識身心障礙者,尤其是身心障礙女性,為受性騷擾、性侵害及性霸凌的高危險群體,從業人員不但應增強處遇知能,政府也應建立各項服務網絡與政策。

期待身心障礙者的性別圖像與生活情境能夠被完整地拼湊,讓雙重身分下的獨特需求被看見。

   
 
 
看所有回應 (119) 回應本議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