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4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7729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議題e能談

標題:

 【人物臉譜】其實我可以

作者: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日期:

 2016-05-23

內容:

 
撰文:林玉娟

「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輔導個案:阿輝(化名)

我做三份工作。平日一大早我在台北市各大捷運出口發傳單,七點就要抵達派報地點,所以我每天五點就得起床,等到九點上班人潮散去,我再趕去麵店收碗筷,忙到下午一點半,假日白天則是去花市當保全。我沒有周休二日,但是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因為有長達十年的時間,我的人生是空白的,那十年我在醫院度過,我是思覺失調症患者,還沒更名之前它被稱作:精神分裂症。出來外面討生活是我自己爭取來的,五年來我努力工作,把日子過得充實,空白的人生於是慢慢地出現了一些色彩。

三十歲前我的人生跟大家一樣,是一名平凡的上班族。我做過人壽保險業務員、房屋仲介,可是業績一直做不起來,很長一段時間沒能拿錢回家,心情很沮喪,後來我改做保全,九個月後開始輪夜班,我猜想可能是日夜顛倒把身體搞壞加上工作壓力大才導致發病吧!在醫院的急診室和慢性病房住了一年,之後便待在「日間留院」時間長達九年。(註:日間留院治療是介於住院治療與社區生活的一個過渡站,是一種非全日住院的治療模式,醫療團隊會依個案的個別需要,訂定照顧計畫及治療目標,並配合職能訓練、工作能力評估、工作訓練及社區就業輔導,協助患者重返社區。)

坦白講,「日間留院」那九年,日子過得輕鬆又愉快,可以用無憂無慮來形容,但是那樣的生活也很空洞,人會變得沒有動力,失去生命力的人生還挺讓人絕望的。進入「日間留院」打從一開始我就設下『外出工作』的目標,可是醫生評估我的病情並考量我有低血壓病史,曾暈倒過好幾次,始終認為我不適合外出就業。

四十歲那年,「日間留院」的同學在外面找到一份月薪一萬九的工作,我十分羨慕,請他幫我引薦,對方公司卻以年紀太大為理由拒絕,我難過了好一陣子。我不死心後來翻報紙找到現在派報的工作,但醫院要我在住院與工作之間做出抉擇,於是我選擇離院,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正式回到社區生活。

離院時,姊姊正好打算搬家,她把套房讓給我住,每個月只收我一千塊租金。當初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沒想到居然會成功,就這樣持續工作、獨立生活快五年了。頭一兩年,我偶而會因為藥物副作用感覺嗜睡、精神無法集中而影響到生活,2012年我開始接受「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的輔導,才逐步改善精神不繼的狀況。

我是「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個別化自立生活行動計畫所輔導的個案之一,社工嘉珮每個月會跟我面談一次,嘉珮大概是我遇過最有耐心的工作人員,也因為她願意傾聽,我才有機會藉由不斷跟她對話、去思索可以改善精神狀況的方法。後來我嘗試運動發現效果不錯,我的思覺失調症伴隨憂鬱、焦慮、強迫思考三種症狀,運動可以緩和我的憂鬱與焦慮,所以每天下班之後我會到住家附近的公園跑步一小時,嘉珮很貼心幫我設計一張表單,請我記錄每日的運動量與精神狀況,每周我都會寄表單給嘉珮跟她討論,遇到問題我也會請教她。

除了設定運動的目標,我跟嘉珮說也想戒掉喝飲料的習慣,嘉珮於是陪我一起做計劃,並定期與我檢討每次的改善行動,以前我一天要喝十包鋁箔包飲料,經過一年的努力漸漸地從十包變成四包,一年前我進步到一天只喝兩包,但到麵店工作後,為了舒緩緊張情緒,我又恢復一天四包,我也想過改喝天然果汁,可是以我現在的經濟能力很難達成,喝含糖飲料對健康實在不好,我還在想其他替代方法。

我吃素,三餐我會用微波爐做一些簡單的料理,搭配罐頭,吃罐頭是為了想多存點錢,但吃罐頭不太健康,所以我把戒掉吃罐頭的習慣列為下個年度的目標。我大多吃糙米飯,我上網查過糙米有抑制憂鬱的效果,除了糙米還有南瓜、香蕉...等,我一直很留心這方面的資訊。

當初我決定離院時母親是持反對意見,我理解她的擔憂,「但是我不能因為她的擔心,讓姊姊和弟弟養我一輩子,這樣對他們不公平。」出來工作的這五年,我想了很多,過去發生的種種在我和家人心中都留下一些傷痕,讓我和家人變得疏遠,我不想將來遺憾,所以我選擇主動去關心母親,現在我和母親的關係很好,每天都會通電話,姊姊和弟弟也覺得我和十多年前相比判若兩人,覺得我進步很多。

生病讓我經歷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其中包含社會的歧視。我曾經在兩年內投了四十封履歷,表明自己是精神障礙者的身分後,願意給我面試機會的公司只剩兩家。後來去應徵保全和麵店的工作,我只說自己有憂鬱症,大家就比較容易接受,工作一段時間後,我鼓起勇氣跟主管說:「我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主管聽了只說他覺得我和一般人沒兩樣。那次坦白為我帶來不少信心,沒由來的恐懼其實都是因為不熟悉、不了解,只要相處過、別人根本不會有負面反應。

以前的我不曉得展開笑顏有多重要,住院十年我老早習慣用冰冷的心去面對周遭的事物,我向來不苟言笑、不擅交際,可是隨著工作越接越多、必須面對的人也越來越多,我發現不能再板著臉孔見人,嘉珮也發現這個問題,她就像朋友一樣,除了傾聽,給我更多的是支持和鼓勵,讓我敢為自己立下的承諾負責,有動力持續朝目標前進。

人與人相處帶著笑容是一種潤滑劑,大家都懂這個道理,但對我來說卻是這一兩年才深刻體會到的事。這些年,我時常想著自己做的決定、立下的目標,也會用嘉珮帶領我的那套方法去解決問題,學著慢慢走出自己給的框架,學著去感受放鬆是怎麼回事。

日子再艱難,身邊總是有貴人相助。自從兩年前找到保全的工作,我開始每個月捐款給曾經幫助過我的「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以及「身心障礙聯盟」,一個單位捐五十元,半年前找到麵店的工作,我把捐款金額提高至一百元,雖然金額不多,但我仍想表達我的感謝之意。

最近「身心障礙聯盟」的工作人員問我:猴年有沒有什麼新計畫?我告訴他:「我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例子去影響更多人,幫助更多人站出來,講出雖然我生病,但是並不是沒有得到權利的機會。」

我還跟他說,現在只要有時間,我都會盡量接受社福團體的邀請去做分享,也會陪社工去做家訪,「藉由家訪我想讓家屬和精障者看一看現在的我,可以獨立在社區生活、病情穩定、看起來像正常人一樣...」

說到『看起來像正常人一樣』,工作人員突然打斷我的話,用有點激動的口吻跟我說:「不是看起來,你就是正常人...」,對呀,我幹嘛老是被『正常』與『不正常』的評斷給綑綁住,我就是一般人,很多事情我努力做到,我也相信我做得到。
   
 
 
看所有回應 (27) 回應本議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