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22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13400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議題e能談

標題:

 【人物臉譜】放手單飛去

作者: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

日期:

 2016-04-01

內容:

 
撰文:林玉娟

-「新竹市天主教仁愛社會福利基金會」服務使用者婉琳和英瑛的生命故事

編按:

近年來,台灣提供心智障礙者的居住服務模式已慢慢由隔離式的大型教養機構,轉型為小型的社區型居住;因為智障者在教養機構內,往往跳脫不出環境上的框架,容易情緒不穩定,也少了向外探索世界的機會,因此,轉而改採正常化、人性化的小型社區居住服務,並將其稱之為「社區家園」。

基於同樣的想法,「新竹市天主教仁愛社會福利基金會」2003年接受新竹市政府社會局委託,成立國內首座官辦民營的「智障者社區家園」,延續至今已設立八個社區家園,其中包含2013年成立的低密度支持性家園-「光復家園」。

「光復家園」住民婉琳、英瑛與另兩名女生都是具有生活自理能力、願意學習獨立生活的成年智障者,白天各自出外工作,晚上回到社區家園,彼此就像家人一樣定期召開家庭會議,一起討論菜單、分擔家務、準備三餐、從事休閒活動...,社工與教保員不同住,以『支持者』的身分參與在她們的生活中,給予這四位住民更多的自主權與選擇權。

不一定非得搬離原生家庭才是『自立生活』,然而,不得不承認『獨立居住』的確最能體現智障者青年在”社區自由自在生活”的樣貌。

智能障礙朋友可以過一般人的生活嗎?「光復家園」驗證,答案是肯定的。

實踐獨立居住的可能性


國宅社區裡,成排的公寓大廈,圍繞著中庭堅實矗立,緊鄰清大夜市,生活機能方便卻又不失寧靜。婉琳、英瑛與另外兩名室友共同的家(光復家園)就隱身國宅裡。這一天輪到英瑛煮飯,廚房不時傳來炒菜的聲音,室友趁著空檔輪流梳洗,婉琳則是躲在房間上網轉換心情。尋常百姓的家庭生活,大概就是如此吧!

四房一廳的空間配置,四個女生擁有專屬自己的房間,依各自喜好選擇的傢俱與生活用品,每個房間都透露出不同的品味與個性。社區居住服務組督導傅佳琍說:「這裡沒有門禁時間,教保員和社工也不和她們同住,因為經過長達六年的觀察與訓練,這四個女生已經具備獨立生活的技能。」

不過,「光復家園」仍保留教保員的配置,教保員的責任在於維持一個家輕鬆和諧的氛圍,不是『舍監』而是更貼近於『陪伴者』,給予四位住民金錢管理、家事指導、情緒等方面的支持,一週兩天,時間從下午四點至晚上九點。佳琍說:「來自不同成長環境的四個人被安排生活在一起,難免發生摩擦,教保員賈阿姨會參與她們的家庭會議,適時地協助消弭各種紛爭,有時候扮演仲裁者、有時候扮演和事佬。」

佳琍笑著說:「獨立居住初期,她們還是擺脫不了依賴的習慣,家裡沒米,我們會接到她們的電話,鑰匙忘記帶,她們直覺反應也是找社工或教保員,經過一次次練習,社工、教保員從幫她們做、陪著她們一起解決、到最後『放手』,「兩年過去,如今碰上門鎖故障,她們不會找社工和教保員,而是自行找鎖匠來處理。」佳琍說,許多智能障礙者的問題在於沒有社會經驗,也沒有人給予他們機會或信任,但只要我們願意給機會、願意等待,他們的潛質會慢慢發揮出來。

因為不斷有人在旁邊『敲邊鼓』,「光復家園」四個女生變得願意『相信』自己,因而磨練出更多能耐與環境適應力。把生命交給自己的女孩們,此刻正用自己的方式活出尊嚴與自信,想到這,佳琍心裡總覺得蠻幸福的。

逐夢路上我們相互扶持


住民婉琳和英瑛,一個熱情直接,一個溫柔害羞,她們是生命共同體,互相依靠、互補不足,也像姊妹一樣愛拌嘴、生悶氣。她們帶著各自的故事來到基金會,不約而同在此縫補生命的缺口、也一起探尋自己不同的未來。以下是她們的故事:

靠一通電話,婉琳改變自己的命運!婉琳從小在教養院長大,21歲那年,她想外出工作,提出請求卻遲遲得不到教養院的回應,婉琳想起高中時曾經拜訪過「新竹市仁愛基金會」,於是去電表明想法,就此展開不一樣的人生。

王婉琳遂其所願來到基金會,白天待在工作隊接受職業訓練,晚上回家園,佳琍說:「婉琳的認真、好學我們都看在眼裡,婉琳知道在工作隊表現好的人,將有機會到外面的公司上班,她一直是個很有想法的女生,」兩年後婉琳順利被引薦至友達光電的員工餐廳工作,她是『友達』正式員工,擁有穩定薪水。除了養活自己的成就感,婉琳在『友達』最大收獲莫過於她在那裡結識不少好朋友,讓她原本平淡的生活瞬間豐富起來。

「環境的刺激,讓婉琳有機會從別人的生活經驗去學習和模仿,」佳琍有感而發地說,愛打扮、養寵物、上網、興起結婚的念頭...這些都是例子,事實上,這些年在外面歷練,婉琳的想法與生活模式已經趨近於一般人。

陪伴智青邁向自立生活,佳琍坦言,社工也需要學習,「我曾經極力反對婉琳買機車,因為婉琳是腦麻患者,我擔心她的安危,」佳琍笑著說,我拐彎抹角試了各種說法勸她放棄,她仍堅持已見,「借不到改裝機車練習,也不見她死心,為了取得駕照,婉琳帥氣地掏出7萬購買改裝機車,看她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你很難不被打動,她那麼想學、我就陪她練,也帶她去考照場觀摩,筆試她考了兩次才過關,不過路考她很爭氣一次就過,為了這件事我們倆磨了將近一年,」一路走來佳琍體會『放手』真的不容易,很多時候社工必須提醒自己跳脫既定的思維,去想一想『是否真的有做到”尊重個案的想法”?』。

相較於婉琳的倔強,英瑛顯得認份,佳琍用『極度順從』四個字來形容英瑛。英瑛是台南人,因為結婚才搬來新竹,公婆相繼過世後,夫家把她送到家園,週末再接她回家,「夫家是英瑛生活的重心,任何事她都讓大伯替她決定,」佳琍苦笑著說,其實只要安全無虞,大伯幾乎不會有意見,偏偏英瑛又是一個慾望極低的人。

沒想到,對『回家』的執著,後來竟成了英瑛成長的動力!「只要大伯沒空來接她回竹北小叔家,英瑛就會一副失落的模樣,」一次佳琍問英瑛想不想學習搭公車自己回家,婉琳在一旁聽見,馬上對英瑛說:「我教你。」喜歡黏著婉琳四處趴趴走的英瑛,很自然地順從,婉琳帶著英瑛從新竹搭公車去竹北,來回兩趟總共練習四次,英瑛就學會了。有一回大伯撞見獨自回家的英瑛,嚇了一跳,為求安心大伯讓英瑛回程帶著他,這次測試成了鐵證,從此英瑛想家,隨時都能回家。

學會搭公車回家,讓英瑛添了幾分自信,心願一下子變大了!她跟婉琳透露,與娘家只有偶爾的電話聯絡,已經好多年沒回去,十分想念那裡的家人。婉琳於是趁著去苗栗找乾媽的機會,拉著英瑛陪她一起去,順便練習搭火車。

教保員賈阿姨笑著說:「基本上『光復家園』的住民都具備求救能力,我們不會干預她們的行動,婉琳和英瑛偷偷摸摸跑去竹北和苗栗,都是因為太興奮不小心說溜嘴,我才知道。」

賈阿姨說,英瑛雖然不會認字,但是膽子夠大,她敢開口問陌生人,「婉琳看中這點,她讓英瑛去買票、問站務人員搭車的月台,不會認字沒關係,坐上車後她要英瑛注意聽報站名的廣播,就這樣來回練習數次,去年過年大伯陪同英瑛返回台南娘家,大伯嘗試讓英瑛一個人從台南自行搭火車回新竹,過程順利也讓大伯放心。」

英瑛需要的不是變聰明的魔力,而是機會與榜樣,幸運的是,她的好朋友婉琳剛好可以幫她補足這一塊。賈阿姨說,最近她問英瑛新的一年想學什麼或做什麼?向來沒什麼想法的英瑛,這次居然用堅定的口吻跟她說:『想學認字,因為學會認字就可以去更多地方,「很感動對不對?!是婉琳給了英瑛作夢的勇氣與能力。」

拜訪「光復家園」那天,意外得知婉琳下周將搬到上班地點附近的出租套房,開始嘗試一個人在外獨立居住。賈阿姨摟著婉琳的肩膀,跟我聊起過去八年她與婉琳相處的點點滴滴,說著說著突然動了情,「看她們那麼掙扎、那麼努力想要融入一般人的世界、想在這個社會上『立足』,說實在的會很心疼她們,我在她們身上看見一般年輕人沒有的韌性,」說完,賈阿姨低下頭抹去眼角的淚水,最後,賈阿姨依依不捨地跟婉琳說:「你長大了,我相信你可以照顧好你自己。」一句話說盡慈母的心。

離去後,我的腦海不斷浮現剛剛那一幕動人情景,甚至開始懷疑賈阿姨眼眶泛出的光芒,其實不是淚水而是愛!
   
 
 
看所有回應 (2) 回應本議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