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案

今天是西元2017年11月18日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Logo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團體專區 設為首頁 回首頁 用藥安全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您是第00006548位訪客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公益服務

殘盟中時部落格

政府資訊公開

身障鑑定新制專區

身障人權部落格

CRPD專區

礙找碴

新聞e能追
活動e能報
資源e能找
議題e能談
e能大搜查
e能放大鏡
民意e能暸
有話e能講
議題e能談

標題:

 輪椅前進法庭的法官席﹗﹗

作者:

 殘障聯盟秘書長/王幼玲

日期:

 2010-11-10

內容:

 
99年9月28日的上午,考選部的4樓會議室人聲鼎沸,10幾個部會都派人來出席,要討論【公務人員考試體格檢查規定相關事宜】,會議由曾慧敏次長主持,40出頭,聰明幹練,氣質姣好及合宜的穿著,讓她在一般的公務體系裡顯得很不一樣;她主持會議決議很果斷,但是也充分感受到她對發言者的「禮貌」,或者說是「冷淡」,這點又跟一般公務人員非常相近。一同出席的還有兩位具社會學及醫學背景的考試委員。當然還有風塵僕僕由媽媽陪同自新竹北上的陳俊翰,他是這個會議的主角。

雖然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第39條,規定考試院要取消公務人員考試對身心障礙人員體位不合理限制,但是一切都從陳俊翰向馬英九總統當面陳情後開始啟動。陳俊翰是一位肌萎縮症的病友,他脊椎側彎,左半肺失去功能,晚上要帶著呼吸器睡覺,大二那年還截肢,他現在坐在輪椅行動,雙手無力,靠著媽媽協助;可是他成績優異,2006年是律師高考的榜首,還考上了會計師,但是他不能當法官。因為台灣還有14項公務人員考試需要實施體格檢查,司法人員(包括法官、檢察官 )體檢排除重度肢體障礙及視力不及0.1,聽力不及90分貝的身心障礙者。2009年6月陳俊翰向馬總統當面陳情,考試院隨後在7月22日召開第一次「身心障礙人員考試改進專案小組」會議。一直到今年(99)五月,考試院才又發函這14項考試的用人機關,徵詢取消或刪減、放寬體檢標準的可行性,這次會議距上次已相隔一年多。

殘盟在會議一開始就先提出異議,指出出席的多是行政單位人員,沒有專業的物理或職能治療人員與會,也沒事先徵詢他們的意見,因為科技輔具的研發可以協助處理許多以往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另外用人機關所提的說明資料,沒有詳細的工作職務分析,無法瞭解從事這些職務需要的能力,所設立的視力、聽力及肢體活動的限制,缺乏科學的根據。但是主席表示用人單位長久以來的經驗法則,並非全然不可參考,討論後有必要仍可以再請相關專家共同研商,裁示照原訂議程進行。

由於未進行詳細的職務分析,所以用人單位對出席團體代表的質疑,如監所管理員視力為何要達矯正後1.0,0.8不行嗎?為何與監獄官條件不一樣?調查特考規定的「五官有嚴重畸形者」,如何認定?有無抵觸就業服務法第5條「五官」不得歧視的規定?鐵路特考規定「四肢機能不健全者」,要怎麼定義?為何原住民警員的身高可以矮10公分?色盲為何不能擔任外交、新聞特考及商務特考人員?有的問題用人單位答不出來,或說是採中庸,法務部調查局對五官畸形的回應是考慮行動蒐證時容易引人側目;駐外人員不能色盲,是因為他們都要接送國內外的貴賓,需要開車,另無法分辨駐在國國旗顏色也不太妥適………。

不過最精彩的對話還是在討論司法人員特考,法務部出席的代表是一位檢察官,他說法官獨立審判,檢察官獨立行使檢察權,很多是都必須由司法官親自完成,包括證物檢視、人員訊問、卷證收集,檢察官需要到外地訊問,所以免不了要步行、搭機、坐船甚至入山,無法由書記官或隨行人員代勞,有時還要進行大體解剖、化驗;而且案量多,以台北地檢署為例,一個月收案150件,一般要3個月偵結,有上百頁的書狀…,所以有各種體檢項目的要求。

會上出席的陳皎眉考試委員表示,檢察官或許要作更多現場勘驗工作,但是法官比較靜態,可是有些人認為檢察官、法官代表國家形象,所以不宜進用身心障礙者,這是不對的想法;也有人說視障的法官無法閱卷,不能觀察人的表情,可是明眼人也無法精確的從別人的表情來判讀說話的真假。目前有1300個法官,難到無法容許有10位肢障人士?不能合作調整,一定要派他到深山偏僻的地方勘驗嗎?視障聯盟蔡副秘書長也替視障者請命,強調可以透過職務再設計來決解,國外都可以接受全盲的法官,希望不要排斥他們;醫生背景的考試委員則要求用人機關要詳細分析,不管是視力或肢障的問題,光勞保就分15級,要有明確的規範。

陳俊翰表示,許多職務限制中、重度的肢障者,但是這跟他是否勝任工作職務沒有關聯性,法務部代表所說的工作,他在擔任律師期間全部都做過,為何重度肢障者不能完成?至於現場勘驗,那些車子到不了的地方發生的機率會是多少?有沒有5%?就為了這5%,致使不能當檢察官,法官,有符合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要求嗎?陳俊翰說他是讀法律的,法律運用得當可以實現公理與正義,可以幫助弱勢需要幫助的人,相對的法律也可以成為一個壓迫的工具,維持既得利益者特權,合理正當化不公不義,如果學法律的人,對於這一點人權跟公理的要求都沒有任何自覺的話,這個國家沒有救了﹗

主席則結論,請法務部,司法院針對重度肢障是否可以放寬標準慎重考量。有趣的是雖然會上有提到視障者應該也要有擔任司法人員的機會,可是可能不在主席被授意處理的範圍,或者視障者沒有向馬總統陳情,未獲「關照垂憐」,所以沒有研議討論的機會。6年前台灣第一個全盲的律師李秉宏,還有現在就讀東海法律系四年級全盲的林哲維,他們法官的願望還要再等等,或者去求見總統,或者去申請大法官釋憲,都有一番漫長的路要走,倒是11/15日是各部會回報給考選部研處意見的日期,輪椅進得了法官席嗎?這個國家有救嗎?大家來關心吧﹗
   
 
 
看所有回應 (4) 回應本議題

殘盟粉絲專頁

殘盟電子報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通過第二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 美工圖案